夜殇和宫羽凡对视着,随后夜殇笑笑,回到了是座位。

  接着是红利的结算,夜殇和曼陀罗是大赚了一笔,不过夜殇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可能下次赔率就会改变。

  发放了赢者的红利,主持人接着说了夜殇明天的战斗,明天夜殇对阵观月府管昊天君,还是恩怨战,时间就是今天这个时间。

  傍晚是黄金时间,所以激烈之战都安排在这个时间段。

  缥缈皇城占地辽阔,有着无数的修炼者汇集在这里,但不管有多少修炼者,天君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天君之战并是很多。

  酷R匠V√网D“首t{发{F

  血战台的战斗不少,但大多数都是君王和君主,所以有天君之战血战台也是极为重视。

  听了下一场的宣布后,夜殇带着曼陀罗,姬刀和卢云就离开了血战台。

  “公子,今天这战斗看得是激动人心。”姬刀眼中满是向往。

  “你是不是也想去?但血战台是要命的地方,所以做事之前多想想,要谨慎一些。”夜殇看着姬刀说道。

  “那姬刀再想想。”姬刀点点头,他自然明白今天夜殇进行的是生死搏杀。

  无锋收了几十万灵石走了,不过今天没有和夜殇一道,夜殇也没有喊他,他也不想将无锋推到前边。

  苍宁还呆在血战台最高楼阁的顶层,手指敲着座椅的扶手。

  主持血战台的老者进入了阁楼,将一个储物戒指放到了苍宁身后的桌子上。

  “亏了不少?”苍宁开口问道。

  “五百万左右,被夜殇夫妻带走了六百万。”主持血战台的老者开口说道。

  “这是你们估算不准参战方的实力,所以产生了亏损,下一场调低夜殇的赔率。”苍宁开口说道,她是城主府这血战台的管理者。

  “那就改到一赔一。”老者欠身说道。

  “你叫符武对吧?本座说得是调低,不是持平,以后他的赔率改成二赔一。”苍宁看着主持血战台的老者也就是符文开口说道。

  “大人,那他的对手就要一赔二,估计没有人会下他赢,如果他输了,我们的损失会很大。”符武低声说道。

  “不会的,他只会给我们赚圣晶,就按本座说的安排,介绍的时候,着重说他的力量怎么惊人,其他的不必说,另外单场五百万的限制,暂时取消。”苍宁说完挥挥手打发了符武。

  “府主,这家伙今天赚了六百万。”小星开口说道。

  “血战台亏五百万不算什么,明天就会成倍收回。”苍宁开口说道。

  “是的,这家伙是个坑,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实力,我们知道的几场战斗,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这惊人太多。”小星开口说道。

  “宫羽凡现在应该是有察觉,不过他只能接着,夜殇挑战哪个是哪个,他或许会安排强者出面解决,倒是杨天烈不见得有觉悟,儿子被夜殇斩了分身,他还在气头上,会继续傻冲。”苍宁开口说道,小星跟她很久了,也是能跟她交流的人之一。

  夜殇和曼陀罗带着姬刀与卢云到酒楼庆祝了一下后回到了寻宝街。

  他们回来的时候,无锋到了,“你们又是去喝酒了?”

  “无锋兄来了,今天大赚了一笔,就去庆祝了一下。”夜殇开口说道。

  随后几人就进了商铺。

  “这里边是一些酿酒的材料,材料上都有标记,你妻子能酿酒,想必也明白那些材料的药理。”无锋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夜殇。

  夜殇伸手接下了,看着储物戒指他有些感慨的晃晃头。

  “怎么了?”曼陀罗开口说道。

  “曾几何时,储物戒指在我眼里是十分稀有的东西,现在呢?只是随处可见的装材料容器。”夜殇开口说道。

  “层次提升,眼界就改变了。”无锋开口说道。

  夜殇将储物戒指和一本兽皮手札递给了曼陀罗,“一会你回去一下,将材料送给六师姐,将这本炼丹手札也给她。”

  “好的。”曼陀罗点点头。

  “你现在是携带着大量财物,要小心、要藏起来,也不要想着买什么府邸,慢慢会有的,买得都是下品。”无锋开口说道。

  “无锋兄怎么知道我有买府邸的想法?”夜殇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们都是从底层拼起来的,内心都向往着安稳,所以安身立命之处都会首先考虑,你来到飘渺城不也是先买了一个小院。”无锋笑着说道。

  “那就先不买。”夜殇点点头,无锋这么说,那一定是为他好。

  跟夜殇聊了几句,叮嘱夜殇要小心,无锋就离开了摊铺。

  无锋刚离开,夜殇身上的气息有了一些变化,是本尊有了进步,时空意志领悟到九成九,再进一分就是时空天君。

  夜殇的第七个天赋血脉能量点也处于了活跃状态,他觉得等意志圆满,这第七个血脉能量点就会彻底激发。

  曼陀罗离开了,她要抓紧时间回去,然后快点赶回来,她不想错过夜殇的战斗,她也希望夜殇的每一场战斗都有她陪伴在身边。

  时空意志晋级了一分,夜殇很高兴,进入君主境后意志每提升一分都很难的,都会增加意志威力。

  心情大好的夜殇泡了一壶茶,另外他觉的有时间要去神魔城堡一次,跟纳兰长老、冷冽长老说一声,自己这段时间恐怕没时间接任务。

  此时神魔城堡内,纳兰长老和冷冽正在说话。

  “真是想不到,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小子,就是我们的成员。”纳兰开口说道。

  “这小子能折腾,也不是能受欺负的主,原本他没有人罩着,容易被人下暗手,目前看样子不会。”冷冽开口说道。

  “嗯,最近除非是非他不可的任务,其他的我们就不要给他安排。”纳兰长老开口说道。

  “还有一个事情,他上次执行任务,杀了暗影府少府主罗飞的本尊,这仇怨很大,他现在这么折腾,在每天都在血战台杀,暗影府不可能不知道消息。”冷冽开口说道。

  “是的,这件事是个麻烦,不过知道了又如何,大家也是心照不宣,他暗影府能施展报复,但一些事不敢说出口,最主要是那苍宁府主对他有兴趣。”纳兰长老开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