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战者有座位,夜殇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了靠近前排的位置坐下了。

  “我以后可能是这里的常客,麻烦以后给我带来的人安排一个雅间好么,费用我们自己出。”夜殇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好的,下一期给大人预留。”工作人员点点头说道,血战台这里很少有帝境修炼者出战,一般都是君王和天君,天君就是顶级的,所有上边有交代,服务天君必须谦卑。

  当然了血战台的工作人员是谦卑,但谁也不敢欺负和侮辱,那后果很严重。

  这时候主持血战台的老者开始了介绍,进行出战双方的介绍。

  鹫天君在血战台出战过四场,四场全胜,每场战斗都是一刻钟之内解决对手,这就彰显了实力。

  这次对夜殇的介绍,多了一点,不说是新丁了,因为有了一场胜利。

  介绍完之后就是下注,下注赔率还是一赔三,因为夜殇的一场胜利并不能说明什么,另外夜殇的上一场表现得并不耀眼,是中规中矩,只是最后一招对自己比较狠。

  工作人员提醒下注时间快要完结的时候,夜殇站起身,“不相信自己,那还能相信谁?我一百万圣灵石买自己赢。”

  “这话说得不错,我不相信自己夫君,我还能相信谁,我这里也有一百万,买夜殇赢。”曼陀罗也站起身来。

  接,血战台没什么不敢接的,因为下鸠天君赢的人很多,零散客户也有两三百万,就算是亏,血战台也赔得起,几百万圣灵石在缥缈皇朝城主府不算什么,不过这里也是一百万封顶,单场五百万封盘。

  无锋下了二十万,最高楼阁内的苍宁也下了二十万,他们也就是随意意思一下。

  下注结束后,夜殇站起身走到了斗笼前,他都没注意去看鹫天君。知道鹫天君是天阳府麾下成员这就够了,谁挑战他、谁要杀他,那么他就杀谁,就这么简单。

  这次宫羽凡没说话,夜殇脾气他知道了,如果他起来说话,那夜殇会毫不客气的打脸,所以话语上的打击就没有必要,也占不到便宜,用实际行动来打击是最好的选择,他今天还带着几个儿子和两女儿来看这次的血战。

  “大姐,就是这个人打了我。”宫玄月看着坐在宫羽凡另外一侧的一个女子说道。

  这个女子戴着面纱的女子,扭头看了宫玄月一眼,“这些事你跟父亲说,他都会支持你。”

  “玄影你怎么说话呢?”宫羽凡皱皱眉。

  “女儿有说错么?父亲您看看,她现在都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戴着面纱的女子也就是宫玄影开口说道。

  “好了。”宫羽凡打断了女儿的话,因为再说下去,就是他的不对。

  斗笼打开,鹫天君先进入了,接着是夜殇。

  夜殇没有跟鹫天君那样直接飞进去,而是一步步走进去,到了自己上场的位置站定,然后右手后仰抽出了裂空枪。

  随着索魂锣的响声响起,鹫天君动了,身子闪烁,带着一道道残影就朝着夜殇扑去。

  杨天烈为什么选鹫天君出战?是因为他发现夜殇身躯强横,所以选了个速度型的。

  鹫天君一出手,夜殇就知道了鹫天君的类型,速度强,可速度也不是他的弱项,不过为了接下来的战斗顺利,夜殇觉得还是用力量来战斗比较合适。

  夜殇裂空枪展开,大开大合抵挡对方的攻击,将鹫天君挡在了外围,不给其欺近自己身边攻击的机会。

  武器交接声不断传出,鹫天君的速度是快,但破不开夜殇大开大合的枪法,主要是武器相接,鹫天君就被震退。

  其实这不只是力量上的悬殊差距,夜殇自己也有速度,只是用力量掩盖,鹫天君的速度再提升也没用。

  曼陀罗笑了,她明白了夜殇是什么意思,她知道夜殇有着时空意志在身,速度极为擅长,鹫天君的速度就不够看,夜殇这么做,就是为接下来的战斗打基础。

  所有人都在思考着是速度战胜力量,是唯快不破,还是力量有着优势,一力降十会,大部分人想不到其中的必然。

  战斗噼里啪啦的进行的十分激烈,夜殇一直进行着防御,没有主动攻击。

  战斗进行接近了一刻钟,夜殇觉得差不多了,该结束了,战斗了一刻钟,给人主观印象已经足够。

  决定结束战斗,夜殇的打法就变了。

  在鹫天君又一次对着夜殇进行快速进攻的时候,夜殇的裂空枪没有去封挡,而是让开了鹫天君的长剑,继续朝着鹫天君的丹田刺去。

  “你去死。”鹫天君以为是夜殇的速度跟不上了,身子朝着侧面移动了一下,躲开裂空枪的攻击路线,长剑继续朝着夜殇的胸口刺杀下切。

  可这时候夜殇的左手抬了起来,带着浑厚能量的左手直接抓住了鹫天君的长剑,接着右腿暴起朝着鹫天君的丹田踢去。

  酷`匠d网3n永P久b免3费看小H说7t

  鹫天君进退两难,退要舍弃长剑,不退那就躲不开夜殇近身的一脚。

  不能退,没有了武器,跟要饭的没有了棍子一样,鹫天君左手出现了一把短刀朝着夜殇的脑门袭杀,他要以伤换命的打法逼夜殇退。

  这时候夜殇的力量优势就显出来了,抓着鹫天君长剑的左手猛的一抬,手肘就砸在鹫天君持着短刀的左手腕上,将鹫天君持着短刀的左手震得抬高,震得失去了攻击方向的同时右脚也轰在鹫天君丹田,直接将鹫天君的丹田轰裂,将鹫天君轰飞。

  鹫天君握着长剑的右手没有真气支持,就握不住武器。

  将鹫天君轰飞,夜殇脚下一震,特殊材料打造的地面发出剧烈的轰鸣,夜殇身子接着反震之力,一冲而起追上了鹫天君,直接一枪将其头颅贯穿,然后落地。

  “杨天烈,你选的人还是不行,你这是让我赚圣灵石呢?那我在这里谢谢了,明天我有场子,记着抓紧安排人。”夜殇看着杨天烈说道。

  杨天烈的拳头捏得嘎嘎直响,他可是缥缈皇朝堂堂七府主之一,多少年没有人敢跟他这么顶着来,现在儿子分身被毁,他还要受着别人的话语打击,面子掉了一地。

  血战台的主持者打开了斗笼,出了斗笼的夜殇,感觉到了两道寒芒看着自己。

  扭头看去,夜殇发现是宫羽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

我现在到了亲戚家,正在写,晚一点会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