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眼界的人自然之道,实质的战意代表什么,那是进入帝境的一个关键因素,而且夜殇这样没有其他负面气息的战意很难得,只有战意没有杀气,这怎么修炼出来的,很多人无法明白。

  反观李元就不一样了,他身上也有特殊意境在身,是在血战台最为常见的杀意。

  在两人对视的时候,一声锣声响起,战斗开始。

  这一声锣声,在血战台有个名称,叫索魂锣,因为这个锣声响起就代表着一个人的陨落。

  随着锣声响起来,李元身子凌空,手里的丈二战刀就朝着夜殇斩来。

  夜殇身子踏出了几步,让自己离着斗笼后边远一点,裂空枪迎着李元的战刀刺出去。

  这斗笼的边缘不能靠近,因为都是各种倒钩和利刃,倒钩和利刃都是黑红色,那是染血后干涸的颜色,有的地方还有着黑色的物体,那被利刃和倒钩拉下来的血肉,身躯被轰到上边,一定会受到重创。

  两人武器交接,夜殇后退了两步,李元身子也是被击退,被击退的他身子一个翻转,再次出刀朝着夜殇斩杀。

  在血战台积累了十场不败,李元已经适应了斗笼内的气息,这里已经成了他的主场。

  李元的刀法很暴戾,一刀连着一刀不断的朝着夜殇斩杀。这就是他的绝招连斩,越斩气势越浓,直到将对手击溃斩杀。

  李元的连斩是发出来了,但气势并没有积累起来,因为夜殇没有被击溃,你出一刀我挡一刀,一步不退。李元攻击出一刀就要被震退一点距离,然后出第二刀,这样就无法积累起气势。

  转眼李元就斩出了百刀,可结果还是这样,夜殇就是挥枪格挡,他在享受着斗笼的感觉,因为随着战斗,这斗笼内的压抑气息越来越浓烈,不断的朝着夜殇和李元冲击,那是如同实质的杀意。

  夜殇也不想表现的多强势,因为他还要混血战台,如果出手就直接击杀,以后就没得玩了,表现的差不多就可以,这李元他真不看在眼里,李元优势是身躯比较强,攻击势大力沉。如果被他击退,那就需要受他血战百连斩的压制,越被压制就越难发挥实力,结果就是被斩杀。

  战斗一阵子后,夜殇出了杀手,在李元朝着他斩杀出一刀的时候,他脚下跨出了两步,左手成爪朝着李元的战刀抓去,接着裂空枪加持了时空意志避开了李元的战刀,施展出了空间旋龙杀朝着李元的丹田刺去。

  惯性思维害死人,李元还认为夜殇会封挡他的攻击,因为不封挡就会让他积累气势,就没想到夜殇会变招,也没人想到夜殇会用左手硬抗他的战刀斩杀。

  夜殇的左手抓住了李元的战刀,虽然被震动流血,但右手的裂空枪直接灌入李元的丹田,然后爆发,将李元的丹田刺破。

  场面定格,夜殇还站在那里,抓着李元战刀的左手在滴血,但右手的裂空枪却钉在李元的腹部丹田。

  此时丹田被破的李元双腿乱蹬,但没有能量支持他反击,只能垂死挣扎着。

  “饶了我,我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李元原来全满是杀意和暴戾的双眼中,出现求饶和恐惧的神色。

  “进血战台,下恩怨战书,你没有死的觉悟么?人可以战死,但不能屈辱的活着。”夜殇右手一抖,抽出了裂空枪接着再次一刺,将李元的脑袋刺穿,将神海刺破。

  从头到尾,夜殇真正的出手攻击,只有一招,主动出手一招就将对手击杀。

  一方死亡,血战结束,斗笼的门户大开,收了战利品的夜殇走了出来。

  “宫府主对尸体有兴趣,那具尸体送你了。”夜殇对着宫羽凡喊了一声。

  宫羽凡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夜殇,随后满是怒气的脸上又挂满笑意,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真怒了。

  :看√)正版章节上V酷(匠)G网w

  “这位大人,方便的话,那请结算一下圣灵石,如果有人继续给我下战书,那我接。”夜殇对着主持血战台的老者拱拱手。

  “好!来人,将下注赢了的红利,给各位达人送过去。”主持血战台的老者对着夜殇点点头,然后对着血战台的工作人交代了一声。

  效率很高,只是片刻的时间,下注赢了的人都收到了红利,夜殇收到的最多是一百二十万。

  “大人,这是六万圣灵石,有人送来观月府的天君名单,还请大人帮我收一下。”夜殇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血战台的老者。

  “这是举手之劳,没问题。”主持血战台的老者诧异了一下后点点头,这本身也不算什么事,只是他没想到夜殇是要玩真格的,这事情确实有点大。

  不只是主持血战台的老者诧异,其他围观的人也很震惊,大家原本以为夜殇就是用话语打打宫羽凡的脸,谁想到夜殇是玩真格的。

  “阿罗,我们走了!找个酒楼,吃他个几万圣灵石的大餐,这圣灵石赚得也不难。”夜殇对着曼陀罗点点头。

  “几万圣灵石的酒席,你要喊着为兄。”无锋站起身来喊了一声,然后跟着夜殇出了血战台。

  姜瑜要说什么,不过被姜天恒按住了肩膀,他是看不惯杨天烈和宫羽凡,可毕竟是同为七府主之一,如果公然跟夜殇走一路,明显是不合适,对城主府那边也不好交代。

  血战台还在继续,不过围观的人相对减少,夜殇和李元的战斗,因为关系到七府之一天阳府的脸面,所以前来观看的人比较多。

  此时在最高的阁楼内,一个老者送来了一个储物戒指,然后退了出去。

  “府主,那个家伙确实很强大,对自己够狠。”站在苍宁府主身边的小星说道。

  “善于藏拙,血战台未来的一段时间,将是血雨腥风,有无锋罩着,无锋又拉着本座,杨天烈和宫羽凡不能施展什么手段,就要承受接下来的挑战,这有点意思,杨天烈和宫羽凡眼瞎怪谁呢,有道是莫欺少年穷。”苍宁府主看着杨天烈和宫羽凡离开的背影说道。

  “府主大人意思,这家伙真会不怕死的继续挑战?”小星开口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