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宁府主是得到属下传来的消息,就过来看看,她和无锋是好友,无锋的性格她了解,轻易不跟谁接触,更别说看重哪个人,所以她有好奇心,倒不是来考察什么。

  因为即便是夜殇不行,她也会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根本用不到考察。

  杨天烈来了,他朝着最高楼阁看了一眼,然后到了另外的地方观看,今天是他麾下的一个天君出战,那是一个曾经做杀手的天君,擅长的就是实战和杀戮,他觉得论战斗经验足够收拾夜殇,很多修炼者进入斗笼,气息会被压制,十分实力能发挥出七分就不错了。

  随后还有其他人陆续前来,血战台是可以下注的,也算是一个赌场,每天都给飘渺城主府带来不小的收入,不是税收,因为这血战台就是城主府的。

  首先有人站到了斗笼前介绍了这是恩怨战,起因什么没有说,没有必要,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双方。

  介绍的时候,说了杀戮剑李元在血战台的战绩是十连胜,介绍夜殇的时候,就五个字,血战台白丁。

  夜殇笑了笑,这太直接了,一点面子也没给,哪怕吹嘘几句也行,肯定没人下自己硬,这么说自己就是要赚一下。

  接着就是下注,很多人下注,夜殇这时候才知道,这里才是有钱人玩的地方,资本深厚很任性,随便开口都是下十万、二十万圣晶,不过都是下李元赢,哪怕是三赔一,也没有人下夜殇。

  片刻功夫,下李元的圣灵石就达到了一百五十万。

  “我能不能下自己?”夜殇看着工作人员问道。

  酷p匠X》网首C发!/

  “你别下自己输就行,那涉嫌打假。”工作人员开口说道,因为修炼者很多都修炼了分身,如果下大注,捞一大笔,也是有的。

  “当然是下自己赢,下他的总数一百五十万,我想要,那我就下四十万圣灵石,这样谁都有的吃。”夜殇拿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工作人员。

  “夜殇下自己四十万圣灵石。”检查了一下夜殇储物戒指后,工作人员开口说道。

  “你是有命下,没命花。”身上带着杀戮气息的李元开口说道。

  “是么,如果用嘴说就行,那大家谁也不用修炼了。”夜殇笑了一声,就没在意李元的话。

  “那我也下十万,我欣赏自信的人。”跟着姜天恒一起来的姜瑜开口喊了一声。

  姜天恒脸上还是挂着笑意,虽然女儿得罪人了,但他也得兜着,笑脸兜着。

  接着还有下注的人,不过还都是看好李元,下夜殇的没有几个。

  在血战台,你在外边的战绩几乎没有什么说服力,在这里是拼杀出来的,来这里的没有菜鸟,李元能完成十连胜,很说明问题,夜殇斩了杨宇的分身不算什么。

  “那本座二十万买夜殇胜。”无锋来了,一身青袍的他,虽然左手在嘴前不时的轻咳一声,但没有人能无视他。

  “那本座也来二十万。”在最高的楼阁上飞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所有人都朝着上边看去,但什么也看不见。

  “白丁是新人,新人总是要起航的。”声音再次从阁楼内传出。

  随着最高楼阁的人下注之后,没有人再下注了,以为没底,虽然下夜殇的人不多,但都是大注,没人会跟圣灵石过不去。

  一声锣响,斗笼打开了。

  “进去之后,分高下,判生死,没有其他规则。”主持血战台的老者走出来说道。

  “李元,这家伙身躯蕴内含的能量不错,你胜了,本座十万圣灵石买了尸体。”一直没有下注的宫羽凡开口说道。

  “我是外来者,但我不怕事,老家伙你跟我玩狠,玩不要脸是吧?”夜殇看向了宫羽凡。

  “哈哈!年轻人,这世道水很深,你进来就会被淹死。”宫羽凡大笑着说道。

  “想乱我心,你没资格!今天我就跟你玩一把狠的,三万圣灵石收购观月府所有天君名单,只收两份,谁有就送到这血战台,我会留下六万圣灵石,今天开始,只要我不死,每天收拾你观月府一天君,三十年后你观月府的天君不是被杀,就是被驱逐。”夜殇冷声说道。

  “嗯,如果夜殇你不小心入帝境,这个活我接着来。”站在夜殇身边的曼陀罗开口说道。

  打脸!

  这是反打脸,是宫羽凡伸出老脸给夜殇抽。

  另外夜殇的话和决定也是十分犀利,为什么?如果夜殇真能做到的话,那么三十年后的观月府可能只剩下了宫羽凡这个光杆府主,麾下没有天君可用,不是被击杀,就是被驱逐。

  三次拒绝的年限是三十年,如果实力够,完全可以一年内将观月府的天君轮一个遍,不是被杀了,那就是拒绝一次,三十年后就是尘埃落定。

  “哈哈!好魄力。”无锋拍了拍手。

  有人吹起了口哨,不管夜殇实力如何,能说出这话就是魄力。

  “好了,双方进入,锣声响起,就是战斗的开始。”主持血战台的老者手臂挥动,让李元和夜殇进入。

  李元身子闪动,一个飞扑就落到斗笼内。

  夜殇回身看看曼陀罗,随后身子一个飘闪也进入了斗笼。

  这时候主持血战台的老者手臂一挥,斗笼的门关死,并上了黑色的大锁。

  斗笼和大锁都是特殊材料打造,在里边是打不开的,不存在逃跑。

  夜殇右手一扬,裂空枪出现在手里,然后等候着战斗的锣声,同时也打量着这斗笼。

  斗笼内部不小,有着百丈方圆,在外边看和在里边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外边看着是一个充满了特殊气息的笼子,但在里边能够感受到强烈的血腥气和气势压制,这里是长年累月的血战产生的负面效果。

  夜殇裂空枪一展,身上战意迸发,如同实质的战意跟气浪一样朝着四面翻滚,那些肉眼可见的血色,黑色雾气都被冲开。

  “战意护体,这有点意思?”观看的姜天恒开口嘀咕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五更到!今天更新完毕!、

感谢这几天解封的兄弟姐妹,因为我没电,比较乱,就不一一感谢了。

我从不少更,按理说我不欠谁的,可最近没爆发,总觉的对不起兄弟姐妹,可能这是心态,今天通宵会写到明早断电,尽量完成后一个爆发。

再次谢谢一直陪伴我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