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密集。站在队伍之中,严誉涵抬头望着面前这幢庞大的阁楼,忍不转叹的摇了摇头,就在昨日他便是已经回到了妒壶小镇,修炼了九日算是将其突升的隐弊所排解了。巩固了一下修为。

  巨大阁楼的牌匾之上,绘有“霸日楼”三个颇显古气的字体,牌匾略微有些显黄,匾上的沟壑,显示着岁月的沧桑。显然这霸日楼所经历的时光不久了。

  而这楼就是严誉涵要来的霸日楼了,而为了争夺那十个名额。

  早在前几日,严誉涵就将缪从从所炼制的固本培元之药尽数囫囵吞下。而体内的磅礴沌力却是依旧难以突破到沌化境。只是在灵寂境巅峰徘徊着。

  酷匠}网永●久/g免J!费}看G小t说、

  突破并不完全在于沌力的雄浑程度,更着重的是机缘,要是领悟到了。那么那一层的屏障也就随风而破。

  据说霸日楼已经存在了数百年来,而在其内坠落的天才少年并不少见。但霸日楼仍然是让无数修炼者所挂念。

  其中的通道可以使人到往原始森林,原始森林,内沌兽丛生,其间的沌兽强者数不胜数,不过里面却是有着让无数人所期冀的机缘。据说数百年前,一位天才少年在原始森林内获得了一位强者的传承。而只是经历了数载,就可以和老一辈所抗衡,仅仅又过了几年,便是在方圆数万里内无敌手。

  霸日楼里不需要人的管理,一切自由天意。而进入的人年龄只能在十五周岁以内。超过的会被光幕所排斥,从而进不来。不然那些老妖怪都要争先闯入了。

  仔细算来,严誉涵也是到了十二岁了,进入霸日楼的资格是绝对有的。微眯着眼睛,严誉涵仔细的观察了四周。目光在众人身上停留片刻,便是有所了解。

  符合霸日楼资格的人有数千人,而要在数千人之中角逐出十个名额,谈何容易。

  不过虽说霸日楼不需要人的管理,但还是要外面有人来指引的,不然像一个没头苍蝇在里面乱转也是没有用的。

  当即一人脚踏虚空,循声而来。站立在霸日楼前方数米,宽阔雄浑的沌力侧身而出,以着一种低沉的声音缓喝道:“进入霸日楼的规矩,各凭本事,十个名额,只要留在最后的就是。”不言目光威严的扫视着下面的大群少年少女,满脸严肃的说着。这可不是儿戏。

  众人看着站在空中的人,自然得知这人是不言,是这个妒壶小镇的一介强者。唯有他的话才有几分重量,这样才让人所信服。

  “是!”少年少女兴奋的喊着,目光炽热的望着那巨大的楼阁,如果能在这么多人之中脱颖而出的话,那么也算是极好了。就能让自己在起步上领先别人,这样将来也会顺畅许多。

  “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少男少女的声音响彻云霄,正是青春年华的时间,当然是心潮澎湃。而站在其旁的围观群众们心中也是热血沸腾,有些人当初也经历过着霸日楼,而那也是他们修炼生涯最热血的一刻。

  “好!那就开始吧!少男少女们进楼吧。为了名额而战。”

  严誉涵倒是不急,跟着别人后面慢悠悠的进去。

  霸日楼原本紧闭的大门,随着少男少女的到来,迎接而开。不过里面却是无限的光明,于严誉涵先前想的一片黑暗有很大的差距。

  踏入大门,霸日楼之中,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房间。四壁挂着火红的晶体,光线就是从中所喷发而出。格外的刺眼。再加上充满奇异色彩的墙壁画,着实让人臆想连篇。虽说房间不大,容纳起千人还是足以。

  进入了霸日楼之内,顺便逛悠了一下这个大房间。严誉涵没有拖拉,随即顺着光幕的变弱而走之。光幕越到里面,所呈现出现的越是弱小。而后面的那些少男少女看着严誉涵孤身一人前去,也有了好奇心,争先跟着。就怕严誉涵直接取走了名额。

  严誉涵的目光在墙壁及扫而过,发现墙壁之上刻画了许多的汪洋大水。着实让他不解。稍稍留意了一下,便是踏步往前继续走。而后边的人,紧随着严誉涵,只是和严誉涵保持着数米的距离。可能就是那严誉涵来当替死鬼,先让他在前面探探路。

  严誉涵自然是察觉到了后面的状况,当即掩嘴偷笑,对于后面那些人是有些暗嘲了。

  就连这么一点点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何成为强者。

  何况要是前面真是有危机的话,严誉涵被沾染到了,难道就在严誉涵后方数米的距离的他们就沾染不到了吗?

  而前方却是出现了几条岔路。而其上方都有雕刻着几个字。从左到右分别是破、御、力。

  估摸着就是要严誉涵他们选一条路,严誉涵倒是不假思索,径直踏入了含有破的通道。后面那些人有些迟疑,不知选什么比较好。而突然听到了从破中传来的岩石碎裂声,便是有些心惊,不由得为先去踏入其内的严誉涵所祈祷。

  “这小子真衰!里面肯定危机起伏。”

  “哎,又少了一个探路的。”

  众人纷纷议论,从而不再顾破通道,而是纷纷径直踏入御、力。他们都是认为破里面很危险。

  不过先前传出的岩石破碎声虽有,只是崖壁之上堆积已久的岩石风化掉落触地之声。若是严誉涵得知那些人内心里的想法,估计都要笑掉大牙。

  萧炎缓步行在通道中,饶有兴致的望着两边奇形怪状的墙壁。而一阵沙沙声从前方传出。三三两两的嫩绿物体爬出。身体鼓鼓的,像极了会爬行的气球。

  而这嫩绿物体的身上还刻画着破字。旋即,严誉涵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声音:“破之道,用自身之实力将面对自身的数百气鼓虫破之打爆。”

  在这些通道内,御之道内出现的是成群的巨大蚀犀牛,力之道内出现的是坚如磐石的崖犸巨象。而目标就是一人打败一只。相比而来,严誉涵所应对的挑战轻松许多。只是需要打爆一百只小虫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