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誉涵这一路可谓是坎坷啊,被一个大汉背着,而大汉则是满身的大汗淋漓,透入出一股汗味。没多久便是在一巅一波中醒转来。

  首先严誉涵看到的是自己自己已经在了一个庄园里,而四周城墙环绕,更还有瞭望塔这类的东西,更是让严誉涵不解,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而后,前方的一个巨大牌匾让他知道了所在地。

  温府!

  严誉涵就一直呆在大汉的身上,之所以不让他们发现自己醒过来了,仅仅是为了呆在上面多休息一下,虽说汗味不好闻,不过比起走路来,还是这样比较舒服。

  薄云淡彩,天高水境,在加上周围树上的知了鸣叫声,更是添了几分奇异的色彩。前方树木成林,各自分布在一条小径的两旁,而那亭下若有几个鲜艳的花种,花瓣上有着七彩之色,对于严誉涵这种没有什么见识的人来说,肯定是不知道的!

  而关顾了半天,人间价值千金的奇花异草算是看到不少。不时又可见到一个个气宇轩昂的男男女女来往,其中一些的穿着一身宽大袍子,而手中持有一些扫帚之类的,显然是家丁侍女之类的。那些人面带微笑,僵着脸。看上去就是那种内心里不情愿的。

  不过他们看着严誉涵还是有些想要发自内心的笑出声的。

  “呵呵,这小子真有福气!被小姐抓来了。他可是爽歪歪了!”

  “是啊,算上这小子应该也是第两百来个了。不知道会被小姐怎么玩。”

  “据说小姐玩弄起人来相当之任性!据不完全统计,被暴打至打晕足足有四五十人。而心神紊乱之人则是占据了一百多人。而这小子看样子有些傻傻的,肯定是要被弄的毁了。”

  “哎!”

  这些话语声虽说不大,不过严誉涵恰好能够听的一字不差,首先他身上站出了许许多多的疙瘩。略微瞪直了眼,朝着前方的那名少女短视去。

  原本他只是认为这少女只是刁蛮一点罢了。却是没有料到这少女的手段狠辣至这般。着实让他心里一颤。要是被这个少女弄几下的话,自己不得玩完!

  而后,严誉涵直接被带进了一间偌大的房间。

  要说房间的话,实际上还不太确切,而称其为广场更为的恰当。是啊,仅仅只是这一个房间,就是占地约莫数千平方米。而其间的装饰满满的都是少女之物。什么香包之类的就是足足占了十分之一。何况还堆成了山状。而一张大床也是巨大无比,严誉涵估算了一番,大概可以躺下数百个自己,还不是叠在一起的。

  这到底是有多大!

  壮汉直接扔下严誉涵,随即便是离去。

  少女则还在一旁满脸鬼主意传溜的看着严誉涵。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哈哈,你这个登徒子,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你!”直到壮汉离去,这温岚的真面目便是展现出来。

  是啊,这少女就叫温岚,是这温府的千金小姐,平日里骄傲霸道,又有谁可以止住她?从而养成了这样的霸道性格。

  温岚搓了搓手,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长鞭。对准严誉涵当胸就是一鞭。

  鞭风瑟瑟,严誉涵自然是感觉到了凌厉的鞭风,而身形略微的一倾便是躲开了。不过嘴角处还是呼呼道。完全不知意的状况。

  温岚看到严誉涵睡着了都没有打到他,暗自跺脚,嘴角喃喃道:“哼,我就不信了,你这个被我服用了恍惚丹的登徒子还可以躲开。”话语正落,一记凌冽的鞭风随之而去。

  而严誉涵此刻嘴里还含着那个恍惚丹,就在刚才温岚扒开他的嘴唇硬塞进去的。而为了使其不溶解,严誉涵暗自给丹药施加了一丝的沌力,从而不会被口中的唾沫所沾染道。而正是这样,恍惚丹的效果才没有显现出来。

  严誉涵的身子一个翻滚,那一记鞭风又是落空。

  {最_‘新A●章r节上!酷o/匠网*

  “我打!”

  “我躲!”严誉涵心中暗笑道。

  温岚足足用鞭子抽打了数十次,可每一次,就要打到严誉涵的时候,严誉涵突然不是侧身就是翻滚,差之毫厘的没有打到。就算没有打到还好,不过温岚却是累个半死,看着严誉涵呼呼大睡的样子,内心中十分的气恼。

  自己这么累,而他倒是睡的舒服!哼!既然鞭子打不到,我直接用手上不行吗?

  温岚抛开鞭子,一个猛虎扑跃跳到了严誉涵的身上。花拳绣腿如同雨点般的侵略着严誉涵。

  这哪里是打他啊!明明就是按摩!严誉涵满脸的舒爽之色。温岚的力道和手法正正好好,既不疼又不痒,打在身上软绵绵的感觉,再加上上面还有那一抹美丽的画面,如果时间可以定格,严誉涵甚至想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不过为了配合这个温岚,他还是装模作样的娇喘了几声,啊呸,是哀嚎!

  温岚看到严誉涵的表现,有几分的小骄傲!

  哼,看你还敢不敢和我嚣张!我说的都是对的!就是你撞我的!

  严誉涵从身上传来的触感。而现在两人的姿势又有些微妙。

  温岚起初还不以为然,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力道越加的施力变大。自己身下不舒服。

  一瞥眼,看到了严誉涵的姿态。

  昂首挺胸!

  “呀!”一声惊叫大喊而出,这温岚说实在的也只是一个少女,而也不是没有寻常的常识,迷迷糊糊的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严誉涵被突兀的一声惊叫吓到了。身体上的接触更加的强烈。接触更加的惹火!

  温岚心神稍作一松,仔细看了看严誉涵,发现他没有醒!一种好奇感悠然而出。伸手便是朝着哪里探去。

  两者之间越来越近,仅仅只有咫尺之间。

  “有话好好说,别乱动!”严誉涵看着温岚的动作,有些无奈,只会发出声响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