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誉涵打量一下沌印牌,它是金属铸造,外形像一块令牌,下面有一个文字,通体流转着柔和的白气,不过极其淡弱。他朝旁边一看,发现别人的沌印牌也是差不多。大为兴奋。想想也是,毕竟这是严誉涵极其好运,进了这个北院。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没有目的地的乱逛。像一只没头苍蝇一般。路过雄伟高大的藏书馆,他淡淡地瞥了一眼,红彤彤的大灯笼射出柔和的光芒,映照在铜色的大门上,熠熠生辉。让严誉涵心中激荡起千涛海浪,无比的激动。

  在大门前面站立着两个门卫,他们身体绷直,双手持枪,满满的雄壮之色。

  不远处走来三个人,居中的那个身体微胖,脸蛋椭圆,长着一双咪咪眼,肚上的赘肉随着他的走动,挑逗起来。他叫做陈德康,左侧的那人是李健,长着一张梨子脸,脸颊泛红,身材中等,最突出的是右边那个浓眉大眼,穿着一件青灰色的袍子,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他叫程钉墙。

  三个人并肩走来,莫名的让严誉涵有种想笑的冲动,严誉涵倒是没有搭理,众人也没和严誉涵有所沟通,到底还是没有什么交集,各自为道。

  严誉涵询问了几个人,得知大伙应该在前方,约步行个5,6分钟差不多就可以到达。

  轰!好一记暴雷突然炸响,天空瞬间被乌云笼罩,让人心口就是一阵的压抑。滚滚烟雨附带上暴雷,让人急于寻找自己的处所。

  严誉涵耸拉着头,朝着别人说的地段飞奔而去。身上还是被打湿了不少。活脱脱的一只落汤鸡。

  数百人都在暴雨中奔跑,大多都是十分的凌乱,都没有意料到雨来的这么迅猛。陆陆续续地跑到了前面的巨大建筑物,是一个墨绿色的巨大建筑物,约有5层高。

  等严誉涵跑到了屋檐下,只见四面皆是一望无尽的雨水冲刷而下,远处不时有雷暴肆掠而过。一些怕响雷的胆小新生,更有甚者直接痛哭流涕,一把鼻涕一把的擦,看得严誉涵真是笑的不行。

  等数百名新生到了建筑物,建筑物却是没有一丝的拥挤之意,相当的空旷。这么一点点的人对它来说根本就不够。恐怕上千人都足以装下。

  严誉涵环顾四周,稀稀拉拉的人群吵吵嚷嚷的,实在让人心烦!只见有几个人瞧着自己的沌印牌,看出了什么端倪。

  “108号房间是我的。”

  “嘿嘿,我在103号房间。”

  “切,我可是在57号房间。”

  说着话的这些人,无不满脸的喜悦,各个高兴的用着沌印牌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欣赏起来。

  u…最新章+8节,b上酷pl匠Pi网Go

  严誉涵果断从口袋里取出沌印牌,仔细瞧了一会儿,发现在沌印牌的的底部有几个刻成的娟秀小字。“378号。”

  严誉涵对照了旁边的号码,大多都是在100与200之间的。于是他随着走廊,朝着里面缓步走去。往着号码更后面的地方走去。

  越到里面,光线越加的黯淡,寒风不知不觉的悄然抚过,让人就有些寒冷的感觉。

  “终于到了378号。”严誉涵嘴边楠楠道,可依旧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直接伸手准备推开。

  是啊,他终于是可以在这里呆下去了,他终于可以接受正宗的修炼的。难免内心会高兴。

  严誉涵走过来时已经看到了很多人进房间了,所以对房间里面更是好奇。他得知沌印牌就是房间的钥匙,而使用沌印牌首先就要先注入沌力。

  严誉涵从指尖凝聚出一丝的沌力,“吱遛”一声便闪进沌印牌。只见沌印牌的表面中心的数字变少了50。原本还是700的,可是就一下就变到了650。严誉涵没有在意。持着沌印牌再是用右手往门一按。

  大门便打开了,但里面还是一般的漆黑,让人有些胆寒。严誉涵紧接着凝聚出一丝沌力,沌力飘然然的溜到了油灯之下,“刷”的一下点燃了。随之房间的大概状况严誉涵是看得一清二楚。

  房间,大约有10平方米。雪白的墙壁,既干净又淡雅。一进门,右边放着一个架子,架子倒不是空着的,下放一双鞋。它的旁边放着两张单人床,一张床是浅绿色的枕套、整齐的被子,而另一张就绝对是空空如也。里面什么都没有放,不过没有一点点的灰尘。

  严誉涵自然知道那又被子的床绝对不是自己的,而必定是比自己来的早的未知室友的。他朝着空荡的床走去,从储物袋里取出被褥。平整的扑好。被褥上秀满了补丁。和那一全新的被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储物袋是严峻给他的,让严誉涵能够轻易携带一些东西,对于修炼者就是有储物的作用。

  严誉涵整理好了,坐下身,俯身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片馍,放在嘴里啃,发出“咯咯”的声响。严誉涵此次出来并没有带多少钱来,只是带了少许的沌铜元和一些吃的用的。

  沌铜元在沌界是一种通用货币。10个沌铜元等于一个沌银元,10个沌银元等于一个沌金元。

  啃完馍了,严誉涵到了房间才把小人给放了出来。小人可好,一出来就是活蹦乱跳,无比的活泼。在房间到处乱逛,严誉涵倒也是无所谓,只有小人不弄坏什么东西,他也是懒的管。

  “来打一架吧。”小人是新鲜感过了,恶狠狠的说道,想必一天被闷的有些火大,要打严誉涵发泄一下。

  现在小人不再是压制到灵寂境5段了,而是6段。是随着严誉涵的实力而变化。这样也才有修炼的效果。凭借他的技术稳压严誉涵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严誉涵自然知道小人的意思,一个虎跃扑向了小人,打了起来。

  房间内一场大战。。。

  房间因此变得凌乱了许多,和刚才比起就和老鼠进洞差不了多少。

  “呼呼,你不错啊,竟然可以顶住,没有被我打晕。”小人拽里拽气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