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拽里拽气的说着。同时脸上还冒出点点热气,脸上也是红通通的一片。要是说小人是缩小的人可能都有人会相信吧。

  “那是,我怎么可能被你给打晕呢?”严誉涵也累得和一条死狗一样,横躺在床上,只不过换到了另一张床上。满满的懒散之感。

  突然门被打开,走进一个身影。彪悍,唯一一个可以形容的那就是彪悍了。膨胀的肌肉好似要炸开衣服一般,把这人雄壮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至。要是和小人比起来的话,无疑是巨人一般的存在。

  “哈哈哈,没有想到是和我一个房间吧!”那人大笑道。

  严誉涵抹了抹脸,满脸的无语。可不是那个刚才还踩着他的陈自豪嘛!

  刚才严誉涵是被陈自豪踩了一下,不过只是看了一下陈自豪的脸面,一如既往的猥琐。可严誉涵没有想到陈自豪的身材居然这么好,和他比起来严誉涵就算是两个都没有陈自豪壮。

  “咔嚓!咔嚓!”一阵磨牙的响声,陈自豪磨牙。

  而严誉涵呢?还是在打架的热血中没有解脱出来,叫嚷着要和陈自豪打架。

  “打“那一霎那,严誉涵猛地抓住陈自豪,这一霎那,陈自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被严誉涵来一记勾拳。

  小人早已经是惊呆了!呆呆的看着严誉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严誉涵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毫不犹豫的冲向陈自豪!

  严誉涵不是陈自豪的对手,所以一下局势改变了。陈自豪一个翻身,抓住陈自豪的严誉涵瞬间被撩倒。牢牢的按在地上。

  小人却还在一个劲的拍掌,叫好。反正他就是喜欢看严誉涵打架,这些都是缪从从赞同的,所以他也没有阻拦。

  严誉涵被按在地上,还不安分,不停的准备翻身。但是陈自豪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比严誉涵强太多太多!

  陈自豪看严誉涵的眼神,已经傻了,他不知道严誉涵为什么要找他打架。难道是因为刚才他踩严誉涵?陈自豪很疑惑。

  要是他知道严誉涵只是想和他打一架的话,估计他会更加无语。

  “你干什么,还不停手吗?”陈自豪吼道。

  严誉涵冷哼一声,双手的托起地咆哮一声,双手重重的和地面硬拼在一起!与此同时,严誉涵身前的陈自豪,也是没有什么反应,严誉涵和陈自豪比拼力气斗的不可开胶。

  严誉涵在陈自豪身下如同一只泥鳅一般的圆滑,不停的扭动着,并用双脚使劲的踢着陈自豪。

  陈自豪有些怒了,开始真正的动手,陈自豪比起严誉涵境界高上许多,打起来也是更加的有利。不一会儿严誉涵已经被痛揍了数十次。

  严誉涵的身上多出了几处红肿,有些甚至还冒出嫣红的血。看起来比较惨。反观陈自豪只是全身大汗淋漓,汗水滴满了衣服。

  陈自豪心中大惊,他没想到,严誉涵竟然这么有毅力。一时间也是有些手忙脚乱,虽说严誉涵没有自己厉害,但陈自豪也是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还需要浪费好长时间,此时再加上严誉涵像是疯了一样,陈自豪也是无可奈何!

  严誉涵心中阵阵兴奋涌起,也是越来越勇!战争的天坪,一点点的冲着严誉涵倾斜!

  陈自豪有些无语了,这是什么事啊!别人就是要找自己打架,还打了半天,虽说是自己在打严誉涵,可打人也是很累的,知道吗?陈自豪喃喃道。

  严誉涵乘着陈自豪发愣的时候,张开自己的大口,直接咬在陈自豪的右臂上。

  啊?在严誉涵面前的陈自豪都没反应过来,严誉涵的这个行为,陈自豪直接傻了,连喊疼都忘了。

  片刻后,“啊呜啊呜,你属狗的吗?牙齿这么厉害。”陈自豪站起身哀怨道。

  没有了陈自豪的压制,严誉涵迅速爬起身,对准陈自豪的腹部,暴力的来了一击直拳。

  “昂”陈自豪的哀嚎更加痛彻。停顿了半刻。严誉涵也在这个时候继续暴打陈自豪,把刚才被陈自豪打的尽量还回来。

  陈自豪醒转,继续和严誉涵撕打起来。

  。。。。。。

  不知打了多久,两人横躺在各自的床上,大口的呼吸着。两人的呼吸声像一首交响乐曲一般连绵不绝。

  再看看他们的嘴脸,这还是脸吗?两个人都是皮开肉绽。犹如地震一般塌陷的五官。让人简直不忍直视。头顶着一块大包,面显乌青。要是以着这脸,相信都可以去参加十佳丑逼的大赛和那种胖乎乎的动物去竞争第一。

  “喂,你刚才为什么要和我打架。”陈自豪不解,内心的好奇让他向严誉涵问道。

  严誉涵双手还揉着脸,呲牙咧嘴,满脸的疼痛之色。随意的说道:“没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那你还打的这么认真,要不是在房间里不好运用沌力,怕伤到你和弄乱房间,你绝对被我打扁的”陈自豪说着。

  “你这是在挑衅我吗?要不咱们再打一架!”严誉涵挑了挑媚眼,玩味的说道。

  “算了算了。和你打架还是算了,人都要累死。”陈自豪连连摆手,拒绝着。心中自然是不敢和严誉涵打了,光凭借肉体的力量,打严誉涵实在是太累了。

  。。。。。。

  他们那里知道正是这次的打架,才让他们交流起来。成为好兄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看\!正f版{U章y{节上A酷匠{网

  第二天,天蒙蒙亮,直到一丝的亮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洒在床上。严誉涵才醒来。而严誉涵才一醒来,就被小人拉了起来。

  “打一架吧。”

  。。。。。。

  陈自豪先出去,一早就到了教学的地方。而房间内,严誉涵却还在和小人打斗着。直到打累了,才大口吸着氧。

  忽的记起了今日要去教学的地方,对于那个地方,他可是期盼了许久。带着臃肿的脸朝着外面飞奔。严誉涵不知道去的地方在那里。不过看着别人是去那里跟着去就是行了。

  大喘着粗气,到了目的地,严誉涵惊奇的发现,这不是常见的建筑物一般,反倒是在一片青葱中的一个场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