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放开我!”秦紫萱伸手想要抓破他的脸。

  龙守星早就准备好了绳子,直接把她的手腕捏住,三两下便捆了个结实,床头专门有设置好的挂钩,他在这辆兽车的大床上搞过了不少的女人。

  两只手被死死地绑住后,龙守星很快又把脚腕给绑牢,秦紫萱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救我!快来救我!”

  “你真是异想天开!”龙守星哈哈大笑,“该不会是你在喊那天跟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吧?他确实是把好手,一路悄悄跟着,不过真是可惜,我从父亲那里借来了人去阻挡他了,你真的还以为留着这一招后手救急,你太天真啦!”

  秦紫萱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如纸,真是没想到对方心思竟然这么细腻,早早地就把这个问题考虑到了,那自己现在岂不是要……

  “不……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龙守星把上衣脱了个精光,意犹未尽地欣赏了女人脸上惊恐的表情,“对对就是这样,你越是拼死反抗,征服起来才越有快感,如果你一味地配合我,只会让我觉得索然无味!”

  龙守星靠了过来,秦紫萱双手双脚都被绑了起来,拼命地扭动着身体,被这个畜生糟蹋干脆咬舌自尽算了!

  砰的一声。

  兽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龙守星差点没站稳甩了个跟头,车帘外面响起一声震耳的兽吼。

  龙守星脸色大变,直接钻了出去,驾车的是上次跟他一起来麋鹿城的随从,直接从被大力抛了出去。

  驱动兽的身体被射出了一个血洞,刚才那下剧烈的颠簸正是它屈膝造成的,它被训练的很好,苦撑着又跑了几米,终于坚持不住身子前倾跪倒在了地上。

  连接的锁链所拖拽的轮车,轰隆一声抛落在地,好在龙守星跳下去及时,一脚踹出去,让歪倒的轮车再次板直。

  “玲珑姑娘是不是在里面,把人交出来!”巴鲁漂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

  “你好大的胆子!我的兽车也敢拦截,还打伤了我的随从!”

  “联盟的事儿冯大人已经应允了,而且我已经把东西带给了井老,他亲自答应把女儿嫁给我。现在,我要带我的女人离开,我知道她就在里面!”

  “我不信!你是穷途末路才抛下所有追过来的吧?”

  “你自己看吧!”巴鲁把卷轴扔在地上。

  龙守星捡起来,打开,很快看完了,表情有点难看。

  “救我!我在这儿!”秦紫萱听到了外面两人的谈话声。

  龙守星哈哈大笑,“你不是想见她吗?好啊,我带过来给你看。”

  龙守星把大床从里面抽了出来,秦紫萱很羞耻地被捆绑在床上,衣服单薄,很多地方都被撕开了,巴鲁看到这一幕血气上涌,直接就怒了,“井老告诫我不能杀你,冯大人也交代过,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好大的口气,别以为我会怕你。”龙守星指着床上的女人,“就在这儿,谁赢了谁就上她。”

  “闭上你的臭嘴!”巴鲁直接扑了过来。

  两人的攻击大开大合,动静搞得极大,杏林被快速地破坏,从地上打到天上,全都豁出去了。

  砰!

  龙守星吐出了一口血,狠狠地抛飞出去。巴鲁强悍的武力直接秒杀了他,拳脚相加,龙守星每退一步就要挨几下,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

  随从彻底吓傻了,少爷的必杀技被对方硬是接下,之后局势就朝着另一头倾斜,巴鲁在暴打少爷,不,是在虐杀!

  龙守星被打的不停地咳血,半边脸都肿胀了起来,巴鲁一把抓住他的领子,“你现在过去给玲珑姑娘道歉,我就饶过你!”

  龙守星一脸疯癫,一边咳血一边疯笑,“想让我低头,做梦去吧!你这是在替她出气啊,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死我!”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

  “你不敢!胆小鬼,你这辈子注定都是给别人当狗,一条咬人的狗,哈哈!”龙守星一口带血的浓痰直接吐在了对方脸上。

  巴鲁啊的一声大叫,一拳打在龙守星的身上,咔嚓一声,肋骨至少断了好几根。

  随从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少爷要被杀了,再不跑他也是小命难保。

  龙守星被这一拳打的贴着地面滑行了数米,再也爬不起来,巴鲁真的要杀他的话,刚刚那一拳就会击向他的脑袋。

  “懦夫……你、你不敢动手……”龙守星还在说着。

  巴鲁不再理会他,走过去把绳子切断,把自己的宽大的风衣扯下来为女方披上。

  秦紫萱真的是被吓坏了,想起离开青丘城的时候,井老问过她,参与此次的任务要随时最好牺牲的准备,这个牺牲除了身体之外,还包括生命,但真正面临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准备好。

  若是巴鲁晚来几分钟的话,自己就会被这位花花大少给玷污了。

  “我来晚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巴鲁铿锵有力地说道。

  这一刻,秦紫萱忽然觉得有些难过,计划之中这个人是必死的,他是冯宇坤身边非常重要的帮手,还是一支队伍的首领,可一想到要杀他,内心便无比的纠结。

  Y&最}新》章节tV上$酷匠《网k

  秦紫萱都有点讨厌这样的自己了。

  “跟我走吧,你委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

  “今天还不行,至少要跟我养父道个别……”秦紫萱赶紧拒绝。

  “好,那我们先回城。”

  两人飞走了。

  龙守星不甘心地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他的笑容有些渗人,“总有一天……你迟早会落在我手上,哪怕今后我这半辈子就只做这一件事!”

  “很遗憾,恐怕你没机会去实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龙守星吃力地扭动脖子,看到身后走过来一个男子,正是那天清晨站在秦紫萱身后的那个人。

  “是你!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藤叔前去阻拦你,他是追踪的高手,不可能被你甩掉!”龙守星震惊道。

  “哦,你是说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圣域刺客吧。”蓬轩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扔在了地上,“确实有些本事,不过,他错估了我的实力。”

  “你……”

  蓬轩冷笑道,“在临死之前,告诉你一个秘密,玉儿姑娘并不是井自道收养的干女儿,她是剑盟的人。”

  “什么?!”

  “被设计的滋味不好受吧,不单单是你,巴鲁也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而已,他跟你一样,没有机会活着回去了。你的死会彻底搅乱外环的局势,所以好好安息吧!”

  “你……”

  蓬轩一拳击穿了他的心脏,走到一颗树底下把打晕过去的那名随从扔到一堆树叶底下,做完这一切后,蓬轩原路返回,追着秦紫萱二人而去。

  按照计划,指派的人今晚应该就会到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