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即便巴鲁没有出现,蓬轩也有足够的时间出手救下保护人,龙守星来的太快,而嚎风城那边却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计划没有顺利的推行下去,他今天就会带着秦紫萱离开了。

  秦紫萱二人回城后,去跟井自道特地去道别。停留一晚之后,两人便会去往嚎风城。

  眼前大敌当前,正式的婚礼没时间举办,所以老人说了,等危险平息过后再隆重地办一场,一定要体面热闹。

  晚上,秦紫萱特意出来,要去鹿角剧场跟相处时间不长,但关系不错的那些朋友人见一面。

  晋文乐很早就到了,在府院门口等待着,白衣翩翩,惹得不少路过的女人注目。

  一见到两人,他便对着巴鲁挤眉弄眼道:“鲁队长,恭喜啦,你能够抱得美人归,第一个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若不是我把你带到剧场,可没有这样的缘分。”

  巴鲁哈哈一笑,“你说吧,要我怎么谢你?”

  “随便说说而已,哪里还要你真的送我东西,俗不可耐。我本来以为,玲珑姑娘是要嫁给官居城的龙家大少了,相较于那位花花公子,我更喜欢你一点。”

  “那个姓龙的已经被我狠狠地揍了一顿,估计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了。”

  “好本事!真是大快人心,凭啥漂亮女人都被他一个人搞,鲁队长真是帮我们这些可怜的单身汉出了口气呀。”晋文乐一摆手,“走吧,边走边说,鹿角剧场的头牌大角要走的,老板特意今天封了馆,这可是其他人可都没有的待遇。”

  刚走没几步,一高一矮两个人快步凑了过来,是巴鲁的人,运输队的其余人都回去了,巴鲁毕竟是突击营的首领,身边随时都会跟着几个心腹手下。

  晋文乐看到突然多了两个人,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鲁队长,你跟过去就够了,再多带两个人可就不合适了。剧场的那帮人都是搞艺术的,对武者心里头还挺畏惧和反感。”

  “哦,这样啊,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巴鲁一挥手,“你们不用跟着去了,回住处休息去吧。”

  “老大,剑盟的人快速地扫荡周边的势力,很多人都跑来麋鹿城来了,这段时间治安有点乱,搞不好敌人也派人混进了城内。人流混杂,还是当心点好。”

  这种情况倒是真的,这几天城中明显多了一些生面孔,抢劫、偷盗的事情频发。

  因为麋鹿城市一座文化气息很浓的城市,平时的治安都很少会维护,人们都井井有条地做着事,都遵守城主的规矩。但一些从外面跑来的人,狂妄自大,有些人明显不守规矩。

  富商和漂亮女人是重点下手的目标。

  “你是在质疑,我没有保护人的能力喽?”巴鲁不以为意,自己的女人在旁边,被手下顶了句嘴难免会感到有点没面子。

  “属下……不敢!”

  “你小子跟过来,不会也想从剧场里掳个美人走吧?别什么都学老子,别给我添乱,滚滚滚,你们身上也都有钱,我允许你们今晚去找找乐子!”

  酷R匠M网Zy正√版p‘首Z发z☆

  两人大喜,打了个招呼就溜走了。

  两人一合计,各取所需,城内的香楼暖阁有好几家,在街头匆匆地分开。

  高个子男人一边走一边物色目标,街道上会有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一块空地上招揽顾客,他看了几眼都没看上。

  忽然一股幽香飘了过来,男人用力地吸了吸鼻翼,忍不住朝着香味飘来的方向看去,在一条暗巷的边上站着一个罩着面纱的女人,虽然隔着一层纱,但男人能够感觉到,对方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

  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直觉上感觉到这是一个美人,迈步走了过去。

  女人挑逗地对着他勾了勾小指头,转身钻入了暗巷里。

  男人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小游戏,今晚他一定要揭开面纱看清楚她的脸,不由分说地跟了上去。

  越走越深,女人忽然站住了,男人也饶有情趣地停下来开口道:“你是不是很缺钱?做这一行被逼无奈,害怕被熟人知道。放心,钱我有的是,其次我不是本地人,只在这里停留一晚,我只想缠绵一夜泻泻火,就这么简单。”

  女人发出一声轻笑,“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想一头发情的种马。”

  “哈哈哈,我在那方面很厉害的,一会你就知道了。长话短说,什么价直说吧!”

  “你有的是钱?”女人问。

  “当然,绝对会让你非常满意。快把面纱拿下来,美人,让我看看你的脸。”

  “既然你不缺钱,那我想问一问,你的头究竟值多少钱呢?”

  男人的脸色大变,忽然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你什么意思?你是谁?!”

  女人把面纱缓缓摘下来,确实是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幽蝉咯咯地笑道:“我是谁?我是来送你下地狱的!”

  噗!噗!噗!

  男人刚想要动,幽蝉直接抬手一拉,巷子顶上看不见的蛛网直接罩了下来,鲜血肆意喷洒,男人强行撞了出去,不过他狼狈地滚到在地上,一条腿断了。

  幽蝉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三两步已经逼到了近前。

  一声并不算响亮的惨叫很快落了下去,幽蝉拖着他的尸体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几乎同时,突击营的队员走着走着听到不远处传来男女的喘息声,他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后背忽然一凉,一把骨刃狠狠地扎了进去。

  他的全身瞬时瘫软了下来,终于看清楚确实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对男女抱在一起,男人就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卖力地挺腰冲刺着。

  中计了!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骨刃从前胸穿透出来,他大口地吐血,倒在了地上。

  夜姬面无表情地把男人装进一个袋子里,无奈地说道:“主人派你过来,不是让你来享乐来的,尸体速度处理掉。”

  “你可真没情趣,看到这样的场面,就一点反应也没有?”祁洪爆发了一声大吼,最后的冲刺阶段了,女人已经被搞得快要昏过去,全身像是过电一样整个人都是飘的。

  “没有。在我眼里,你不是人。”

  祁洪舔着嘴唇,哦哦地长叫了两声,一泻千里。他心满意足地趴在了女人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