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更e新√z最}H快i;上酷V匠w网☆

  麋鹿城是个比较有文化气质的一座城市,这里的百姓安居乐悦,是吟游诗人、宫廷乐手们的集散地,作为城主的井自道还专门修建了表演的剧场,让这些艺人们登台献艺,有的赚的钵满盆盈,有的赚不了几个子,只够勉强度日。

  现在王城那边政治风云巨变,没过几天就会有人被抓捕,搞得人心惶惶,很多艺人们有的只是写了几句宣传语就被扣上了反动的帽子,很多官员们人人为摆脱嫌疑做着各种努力,表演的机会大打折扣,很多艺人不得不选择到外环来混口饭吃。

  麋鹿城自然成为第一首选,这里是典型的崇文不崇武,算是实属罕见了。

  安顿好住处之后,巴鲁直接问哪里好玩,先是去地下黑市转了转,巴鲁的装备每一件都造价不菲,所以看了一圈一样都没看上眼。

  晚宴定在了八点半,而七点刚过,巴鲁便忍不住好奇跟着晋文乐去了鹿角剧院。

  他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来这种地方,估计跟其他伙伴说会被笑掉大牙,之所以要进来,主要还是被一个人一条消息吸引来的。

  鹿角剧院最终关注的便是当家花旦,美人不管在哪儿都是备受关注,更不要说是才貌双绝的女人。这个剧院一个星期前的当家花旦还是一对双胞胎的姐妹花,城中的有钱人捧着大把的钱去找剧院老板,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要跟这对姐妹花共同春宵,哪怕只有一晚的机会。

  可就在五天前,被一个神秘女人踢馆了,成了新宠,只要是她的演出,票就会以最短的时间卖光,人们都在猜测她的名字、来历,但一无所获,只称呼其为玉玲珑。

  更值得一提的是——有大胆僭越的,想趁着玉玲珑表演结束离开悄悄尾随,但结果尾随的这位世家公子哥包括同行的三名护卫横尸街头,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不过这件事平息的也很快,并没有发生什么后续,因为作为城主的井自道明令静止这种行为,后果自负,玉玲珑之所以这么有吸引力,除了傲人的物资和特殊的气质和神秘的背景之外,一直都没有露过真容。

  神秘感吸引着更多的人走进这里来,多少人梦寐以求能够一睹芳容,更幻想着能够一近芳泽。

  而巴鲁得知这件事之后,顿时觉得有趣极了,对他而言,这更像是一场游戏。

  以他的性格,看中了的二话不说就会出手去抢,除非这个女人来头不一般,不能抢的自然就得放弃。

  一个在剧场表演的女人背景能够大到哪里去?他就是抢了,然后跟井老头打个招呼,自然也就行啦。但他既然都坐进来了,作为游戏参与者的心理,也想参照一回游戏规矩,把这些没用的废物踩在脚下。

  票早就卖完了,晋文乐是这里的贵宾,有专属于自己的看台,视野不错,坐在这儿便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对于他而言一切都是新鲜的,冰过的西瓜由侍者端进来,还有各种酒水食物,巴鲁翘着二郎腿大吃特吃起来。

  很快,剧团的团长登台了,今晚的表演开始了。

  作为当家花旦,玉玲珑自然是安排在最后登场,不过这回众人没有等待太久,她在中间时段便出来了。

  穿着一身近乎透视的长袖衣,左右各有六名伴舞,她跳的是霓裳飞天舞,这支舞画面非常有冲击力,动作起伏也很大,不得不说更多的人仰直脖子是希望从裙摆的空隙里去看到一点点的春光,只有少数人真正能欣赏舞姿的律动。

  这支舞可以看做是一支艳舞,难得的是艳而不魅,吊足男人们的胃口,玉足、玉臂、红唇、凤眼……每一处细节都撩拨着男人们的神经。

  男人们往往品尝美丽的女人,喜欢一点点地剥开,而不是一下子扒光再也没有任何遮掩,完全的赤裸裸地展现在面前,玉玲珑真是把控到了这一点。

  当舞到飞天的时候,她有如仙女下凡,荡着一根白纱起起伏伏,周围飘着花瓣,每一个尺度大的动作台下都会响起整齐的吞水声。

  虽然看不到女人的真容,但看眼睛、嘴唇、身材,无疑是个美人,飞天结束后事坠落凡尘的舞段,会有水从高空洒下来,只有几次,但每一次都会让近乎单薄的衣服更加的透视,身体的一些部位更加完美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巴鲁在看台上看的津津有味,他看到的东西远远要比其他人多得多。

  譬如说最后这段在雨水舞蹈的戏份,这个玉玲珑对身体的控制非常精妙,她具有一定的实力,不算很好,但也算是看得过去了。

  能够精准地预判到水落在哪里,简单来说她想让自己身体哪一个部分暴漏都是可控的,这样的挑逗让他兴奋地直舔嘴唇。

  女人只是脸蛋好看还不能算是极品,懂得情趣会挑逗男人的才是尤物,巴鲁在心里暗下决定,今天晚上他一定要见到这个女人的真容。

  他要这个女人,下身已经在发出强烈的信号了,这是一种真正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和他之前玩弄的那些女人根本没有可比性,甚至娶他做妻子也可以。

  这样的想法跑到脑中,让他笑的更加愉悦。

  “鲁队长,可看的尽兴?”晋文乐摇晃着一把扇子问道。

  “不错不错,来这里消磨时光是个很好的选择。老弟,你跟剧场的老板有多熟?”

  “还算不错,有几年的交情吧,不过也不是提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我。”

  “你怎么知道我要提要求?”

  “都是男人,鲁队长看玲珑姑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头猎物。”

  巴鲁哈哈大笑,“不瞒老弟,这个女人我喜欢,有味道!有魅力!毫不夸张的说,美女我也玩过不少,但身上总是少不了一股来自市井的钱臭味。说吧,我要单独见见她,办不办得到?”

  “这个……不敢说百分百成功,我会去帮你说一下,尽力而为。”晋文乐说完转头从包房出去了。

  整支舞蹈终于表演结果,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玉玲珑朝着巴鲁坐在的看台上瞥了一眼,正好对上了一双火热的眼睛。

  巴鲁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指着舞台上的女人,大声地说道:“嘿!小妞,你是本大爷的!”

  玉玲珑舞毕,立刻有工作人员把毛毯送过来,把身体层层裹住,快速地退到了幕布后面。

  面具下那张俏丽带着一丝冷笑,秦紫萱起初很不适应,几乎是咬牙苦撑,现在已经开始习惯这个新的身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两更完毕,明天没有意外的话,四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