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宇坤办事一向雷厉风行,清楚他虽然手握大权,但作为新派的代表,在外环凭资历、背景都入不了一些人的法眼,好在有一个合适的中间人,只要那个老人愿意协助,组建外环的联盟还是轻而易举的。

  那个老人没有理由拒绝,他自从效力王室之后便一直兢兢业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和天盟偶有摩擦,涉及到谈判问题都是由他来亲自出面的。

  最有利的一点便是这个老人没有子嗣,也就没有所谓的家族,他在外环的资历可能说不上第一,但若论好名声那觉得是毋庸置疑的,在这个地方混的,谁不得给他一个面子。

  手下们陆续退出去了,巴鲁搓着手显得比任何人都兴奋,“自打来到这个地方闲的都蛋疼,总算是又有仗可打啦。老霜,你不会是故意提醒冯大人,所以夸大其词了吧?秦冲那帮人真的有那么厉害?”

  霜赫都懒得看他,抱着家传宝剑,爱理不理地说道:“夸大其词?我在青丘遇到的那四个人,没有一个等闲之辈。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刺客,她的武器非常诡异,感知敏锐到可怕,是目前我见到的不算战力最强的,但绝对是潜力第一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光头男,话有点多,防御力非常惊人,他的能力能够把伤害聚合在他制造的防御壁上,把所有攻击都吸到自己面前,这种能力你可曾见过?”

  巴鲁摇着头,咧着大嘴笑道:“有点意思啊,估计这个防御壁有一定的上限,打爆它就好啦。”

  “我相信在这件事上你一定办得到,但你不要忘了,秦冲展现在世人眼前的只是自己的一小部分,圣域武宗如果说水准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那我们这边要明显弱上半个等级。”

  更"S新最Nj快!上酷匠…"网

  “管它呢,反正有仗可打就好啦。对了,刚刚冯大人说去找那个叫井自道的中间人,一个麋鹿城的小城主,直接叫来就好了,何必还要我们派人亲自过去一趟?”

  “拜码头懂不懂?虽然我们来外环那么久了,却一次码头都没有拜过,虽说冯大人是明面上外环的执掌者,但一些城主并不承认。这并非是能力的问题,跟政治有很深的关系,跟你说太多也是浪费口舌。”

  “听说这个老头很强?”

  “他的强不是在武力上,在眼光和头脑,秃鹫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曾经一些在王室有头有脸的人捅了篓子,遇到了大麻烦,这个人每次出手都是一击致命,弹劾下去过两位将军,一位国舅,他能够闻着味嗅出来下一个要死的人是谁,然后在最脆弱的地方下刀子。过去,很多人都畏惧他,因为年纪大了,得罪的人又多,老国君才把他调到麋鹿城来养老。”

  “不是倚老卖老不中用的老家伙就好。冯大人让我亲自去一趟,起初我还不大情愿呢,经你这么一说,去见见面倒也不错。怎么样,一起走吧?”

  霜赫一口回绝道:“我们俩的个性本就不太合适在一块干事儿,我就不给你帮倒忙了。”

  巴鲁切了一声,直接朝着城门方向走去,同行的随从们早已等候在那里了。

  麋鹿城只能算是一座中小型城市,建立在一片四平八稳的平原上,在一条大河的最上游,中下游则是广袤的森林,多沼泽湿地,麋鹿众多。

  坐船也是直达的路线之一,几日的下午,一艘船刚停靠在岸边,已经有人在这里等候着客人了。

  麋鹿城城主的人,衣着服饰皆是统一性的,衣服上都有一个鹿角的标识,巴鲁一双脚刚站在地面上,等候在此的一位年轻人立即迎了两步,笑盈盈地说道:“欢迎鲁队长光临麋鹿城,算算日子,冯大人派来的使者也该到达这里啦。”

  “哟呵,没想到井大人还有算命的本事,我什么时间来都能算的的一清二楚不成?”

  “哈哈,要来麋鹿城,无外乎走水路和陆地,城门口那头也有人在候着,这样总不会落空不是。”

  “哈哈,难怪……这位老弟怎么称呼?”

  “当地士族晋家——晋文乐,出自宫廷乐师世家。”

  “哦,就是弹奏乐器给那些无聊的官员打发时间的那种人是吧?”巴鲁嗤之以鼻,要是习武的士族他可能还会高看两眼。

  其实在麋鹿城,宫廷乐师晋家地位还是很高的,只要是存在国家存在王族,就少不了一些雅士,当然这对巴鲁这种粗人来说,弹奏什么都是对牛弹琴。

  晋文乐倒是一点也不着恼,呵呵一笑道:“最近,哀乐演奏的多一些,特别是王城那边,总是有落马的。”

  “你这儿小子还挺有趣,不过你这个人我是真没听说过,恕我孤陋寡闻啦。我这个人呢做事说话都喜欢开门见山,不喜欢玩那些弯弯绕,井大人什么时候可以见我?”

  “就在晚上,井大人已为鲁队长备好了酒宴。现在跟着我来吧,先把鲁队长安顿好,余下的一点时间可以在城中随意转转。”

  巴鲁点点头,“那就前面带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