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柄上的眼睛嗡嗡地震动着,这是高度预警的信号,夜姬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硬拼肯定是没希望的。

  对方几人的站位很有目的性,基本上封住了逃走的路线,那名圣域女刺客对夜行者的思维非常熟悉。

  难道说必须得启动魔纹的力量了?夜姬脑中快速地盘算着,后背上移植的魔纹给她带来了强大的力量,但使用的时候对身体的伤害同样巨大。

  本能上她抗拒启动魔纹之力。

  “杀!”女圣域刺客吼叫道。刚要发起冲击。

  巷子口传来嘿嘿嘿的笑声,“夜姑娘真是让人好找啊,原来是躲到这里来吃独食啦,看目前的情况小虾米都快让你给吃光了,只剩下几条大鱼了。”

  夜姬看到说话的人,微微松了一口气,援兵终于发现了这里。

  祁洪顶着个光秃秃的大脑袋,摇头晃脑地走进来,一位圣域四重天的护卫二话不说杀了过来,被一拳砸进了墙缝里。

  “这几个人有点扎手,祁洪,既然是你第一个赶过来的,那就你先挑。”申公弑后脚跟进来,衣服上占满了血迹,他盯住了那名用剑的剑客。

  这算是秦冲成为豪门快速壮大之后,暴露在世人眼中的第一场战斗。

  这几大营都牟足了劲,俗话说得好养兵一日用兵一时,每一位成员穿戴、配备都是秦氏商铺赚来的,私底下这些武者们也总是在讨论,这几大营到底谁是王牌,总得有个高下吧。

  狮营和豹营暗暗在较劲,申公弑加入的是狮营,冲锋永远都是在第一线,他撞见一位暗营的人,得知首领夜姬去向不明,摸着大概的方位找过来,和祁洪正巧不期而遇。

  祁洪摸到这里纯属意外,他从旁人口中打听到青丘城的第一美人就住在这一片,虽说战斗时候干这种事犯纪,露馅了少不了挨批评,但这儿事儿干的隐秘点谁又会知道,把美人抓在手里先控制住了,之后才慢慢享用。

  “你们两个竟然还有这样的闲心。”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几乎同时一道轻盈的影子踩着屋顶,不断地腾挪跳到了一处高墙上。

  祁洪仰着头看了一眼,笑呵呵地说道:“哎哟,狮营豹营的人都来啦,幽婵,你不跟着翼哥去围攻城主府,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大光头,你的话真多,多余的话等收拾掉他们再说吧。”

  几人很有默契,一瞬间就分工完成,夜姬直接撞向女刺客,两人快速移动,叮叮当当连对了十几下,一面墙头直接裂成了数块。

  申公弑则是扑向了寒霜剑客,他是这几个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交手几个回合之后便被压制了。

  这名刺客的武器一点不亚于刑豪手里的红莲刀,申公弑的双极天赋,靠着强大的推力可以把扫过来的剑气震开。

  但对方越攻越快,剑气也从一开始三道变成无道,力量简直不会枯竭一样,对着申公弑一顿狂轰滥炸。

  “你确实有两把刷子,看来秦冲招募到的一些帮手也不全是酒囊饭袋,不过——”寒霜剑客的气势陡然间蹿升了几倍,他直接抛出了杀手锏。

  “霜虎吞日!”

  数道剑气从宝剑中以及体内激射出来,凝结出一头猛虎的形态,猛虎扑来,所过之处万物成冰。

  申公弑脸色一白,躲闪是来不及了,他原地站定,快速聚气啊的一声大吼。

  “宝象双极功——守护!”

  叮叮叮叮,护罩一层层的快速形成,双极守护是太叔家绝学的防御招数,强大的地方不在于护罩的层数,而是在于阴阳两种力量相容,就如同申公弑开启了一个大阵一样,他可以不停地输送力量来不断地修复防御层。

  其他人的防御术一旦展开便达到上限了,直接消耗掉很大的一部分力量,而双极守护是持续性的,由弱到强循序渐进,没有上限的明显划分,只要人体能够不但地输送力量过去,防御力就会不但地增加。

  剑气如同一柄钻头一样洞穿了双极守护,很快凿穿了几层护罩,但申公弑咬牙撑住了,最后一层就是不破,缺口不断地修复,又不断地被洞穿,在十秒钟之内反反复复几十次。

  霜虎的形态去了三分之二,申公弑嘴角慢慢流出了一道血丝,气血完全紊乱,他还是被冰霜之力给侵蚀到了,手臂和腿部开始结冰。

  这名剑客拥有二挡的实力,再加上他的武器不一般,硬碰硬,申公弑多少还是吃着一定的亏。

  一道人影直接撞了过来,申公弑顿时觉得压力小多了,稍一放松下来,双极守护直接崩碎了。

  祁洪双手放出一面光盾,他是主防御形,对着略显狼狈的申公弑咧嘴一笑,“瞧你的小身子板就不行,刚才被几个小虾米缠上了,还别说真挺难缠,让你久等了。”

  祁洪双臂用力地一抬,霜虎最后的一点余威被弹到了天上,局面此时变成了二对一。

  r更9新最z快上,u酷W匠Z网f

  “虽说看着有点欺负人,这个剑客确实很强。”祁洪嘿笑道,“不介意联手吧?”

  “不介意,你正面掩护,我来击杀他!”

  夜姬和圣域女刺客打到了一处无人的街上,到了最后对决的时刻,两人移动速度达到了最大,身影彻底扭曲长了一团影子。

  两团影子撞在了一次,触之即分。

  鲜血撒在了冰冷的石板上,大朵的血花开的妖娆。

  圣域女刺客笼罩在身体上黑雾嗖地消失了,她的双目瞪得大大的,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艰难地低头看着胸口,骨刃刺穿了她的身体,这柄邪恶的武器能够抽取她的部分力量,同时把毒液送入了心脏。

  鲜血堵塞住了喉管,她仰面倒地,全身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夜风吹开了她的面纱,那是一张满是伤痕的脸,原本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不知何种原因被毁掉了娇好的容颜。

  当夜姬回到巷中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地上躺着十几具尸体,和幽婵对抗的法师,被蛛网黏在了墙上,死状凄惨。

  祁洪惋惜地说道:“那名剑客的武器真是不错,本来我是打算给老大抢的,真可惜被他逃了。”

  “这是丹药。”幽婵取出一个小包,分给其他人,“估计已经打到城中心了,稍微休息一下,我们赶快赶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