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城这样的边角之地,多年前是具有非常强的战略意义的,城内空间很大,作过要塞和重要补给基地。但之后和天盟一起统治这个多灾的国家,再无战事,慢慢地就无人问津了,几十年过去成了个养老的地方。

  南域的地形比较特殊,由低往高走,从盆地到平原,王室在南域地势最高的地方,王城坐落在一座雄伟的的巨大山峰上,是名副其实的山中城,建筑群比天盟的总部还要多得多。

  追溯到几百年前,这片土地上魔兽横行,只要高的地方生存的几率才大,雾气国的王室被冠以高山氏族的美称,姓氏也是取这个高字。

  从盆地到平原之间有一道分水岭,有一座名副其实的要塞,王室常年腐朽保守,高官大臣们只顾着享乐,要塞内部的一派歌舞升平,想要发财想出人头地的人挤破头也要跑到要塞以南的世界,被称作内环。

  而外环治安相对混乱,常有一些匪徒盗贼横行,王室对外环的城主持放任的态度,可以自己募兵交税可以减半,大有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就会诞生像贡达这样的土皇帝。

  至于城防装置——那是什么东西?那可是监管时刻保护一座城的防御大阵,建造就需要海量的金币,平时也需要不菲的金钱来保养,青丘城市没有这种烧钱的东西的,过去有,但那些大型的器械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城墙上那些杀伤力惊人的武器呢?答案也是——没有!

  一年之中碰到最难缠的一群流匪也不过上千人,还是偷偷摸摸地混到城中来作乱,那些能够屠杀五级魔兽的笨重城防武器留着作甚?

  更新n●最#快nf上酷匠v网K@

  所以当秦冲了解到这一切之后,攻城就变得更加简单了,他站在城门口几十米远的位置,听着城中越演越烈的喊杀声,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

  左驹作陪,颇为惬意地生起了火,架起了简易的炉子,在煮茶。

  夫人耿文瑶陪着金燕儿在说话,秦紫萱有了一个新职务,她招募了一批医疗人员,组建了后勤保障小队,受伤的人正源源不断地抬到这边,她正忙着治疗。

  死伤是难免的,就目前情况来看,死亡人数还算少,精良的装备对于武者来说就等于是第二生命。

  秦冲这次南行,倾巢而出,这么长时间的经营和积攒全都砸了这些兵团的每个人身上。

  “外环多是一群散兵游勇,虽说有几个王室的狠角色的,但多日子过的不如意。我已经打听到了,外环最难对付的一位城主叫冯宇坤。”

  “哦,什么背景来头?”秦冲问道。

  “王室任命的一位将军,当今国君最器重的少帅易阳少年时的伙伴,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易阳开始大肆整顿腐败风气、搞垮那些表面忠心,实则背地由人扶持的高官要员,有的高官树大根深,拔出会引发不小的反弹,甚至会招致外援的一些城主来援助,所以易阳把一部分的精锐分给了最信任的下属,也就是这个冯宇坤。”

  茶煮好了,香气扑街。

  左驹调好了两杯,拿给秦冲,晚上夜风还挺刺骨,现在的季节已经入秋了。

  秦冲咂了咂嘴,随口问道:“那就是说,我们下一个对手就是他了?”

  “我们以雷霆之势扫掉了青丘城的首领,外环其他的城主必然会成为惊弓之鸟,冯宇坤的身份地位比这些城主可要高得多,合兵一处就像是太叔横召集十方联军对抗西域霸主庞靖那样,我们是攻的一方,他们是守方,等他把外环的人聚在一起,我们的麻烦自然会不小。”

  “既然你都说啦,肯定有解决办法不是?”秦冲太了解左驹这个人了。

  “当然有。”左驹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名单,这东西可是秦冲从黄海其那里得来的,是盟主凯皇跟秦冲之间的约定,给与的另一项支持。

  凯皇用了多年时间安插的那些棋子,现在都可以留给秦冲来用了。

  “那就不让冯宇坤把众人聚到一起,我也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这件事由你来安排吧。”秦冲想起了一周之前跟天灾虫那次对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夜姬晋升成为圣域武宗之后,开启的第一个天赋闪烁突袭,一次性爆发全速,瞬间跳跃至对手跟前。全速爆发之后速度会降低五分之四,持续十五秒左右,所以这个能力不能仓促使用,很有可能把自己给害了,刺客最看重的是切入的时机。

  夜姬的后背被移植了强大的魔纹,要慎重开启,她现在的战力基本上对上二挡亦无压力。

  骨刺瞬间洞穿一位武宗巅峰的胸膛,夜姬穿梭在一条漆黑的暗巷里,本来这里埋伏了多位高爆发的法师。

  主街大道成为战场的中心,夜姬调动着暗营的人去袭杀隐藏在高处的射手,她的敏锐感知无意中发现了这里。

  她一个人一把骨刃,干翻了六位法师。

  夜姬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咬过来,身子轻盈地跃起跳到了数米开外,是一道弧光,一个丑男走出来,手掌上抓着一个能量球,这道致命的弧光就是从那个能量球内产生的。

  这是一名圣域武宗。

  身后的墙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夜姬心生预兆,朝前滚去,墙壁从被笔直地切开,一道霸道的剑气带着寒冰的气息,切口的岩石瞬间被冻结住了,被寒气侵蚀几秒钟之间碎成了冰渣。

  巷子一头窜出来一位剑客,他的武器不是凡品,冒着很强的寒霜之气。

  又是一名圣域武宗。

  夜姬发现自己冲到了狼窝里,巷子一头的建筑奢华富丽,看样子是住着一名大人物。

  骨刺握柄上的眼睛快速转动着,把信息传递到夜姬的脑中,她把目光用力地瞪向拱形的屋檐,一道模糊的影子倒立着黏在上面,正不断地朝着夜姬的后方逼急。

  是一名圣域武宗刺客,看身形是个女人,她察觉到被发现了,不再继续隐形,一团黑雾从体内蒸发,脸上带着绿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对冰冷的眼睛。

  “不知死活的女人。”剑客俨然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秦冲好大的胆子,这个叛国者口出狂言也就算了,竟然真的敢来!”

  女刺客冷哼道:“他是个外来户,对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感情,他是个野心的阴谋家!”

  丑男招呼道:“速战速决!一起上,这个女人很危险,千万要当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