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你要当心点黑龙王,他很有可能是庞靖夺取中域早早就安下的一颗棋子。他的话可以信,但不能全信。”

  “你的意思是说?”秦冲一愣。

  看到有人过来,陆撵一个闪烁就不见了。

  秦冲把思路重新捋了捋,自己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离不开黑龙王的指点,他把这一切都对庞靖和盘托出,两人的关系似朋友更似兄弟,他会不会早就和庞靖密谋好了什么,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入局中……

  看似每一步的发展结果都是好的,说不准忽然一步就踩进了悬崖。黑龙王之所以指点自己,是因为他本想复制这场成功,结果混的不如意没什么机会了才拱手让给了自己,要是他早就是庞靖的人,早就期盼着庞靖对抗天盟,那么这背后……

  不得不说,黑龙王这个人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

  更3#新R最fD快B上w#酷)匠☆网

  秦冲吹着夜风,迅速冷静了下来,在心里告诫自己,至少走到目前这一步是自己所期望的,后面该怎么走,自己完全有选择的余地。

  不过有了这么多的人,可不像之前那样想走就走,他现在走不了,除非情愿内部分裂开。

  “秦弟怎么一直站在外面,还不进来?”屋内传来庞靖的声音。

  秦冲不在胡思乱想,迈步走了进去。

  屋内只有庞靖一个人,看到秦冲坐下,他开门见山地说道:“老关的计划已经私下告诉我了,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想抽身却没有太好的理由,承不承认?”

  秦冲点头道:“我打算近期就挥师南下,立刻反水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要南下必须师出有名,不然会遭到本土武者们的联手对抗。其次,我对手底下这帮人也没有一个战下去的说法。”

  庞靖提醒道:“而且在我看来,天盟的老牌豪门太叔家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不论如何也会施压让你我两方较量一场,到时候想走恐怕都很难了。”

  “靖哥,可有办法?”

  “有!”庞靖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特地邀请你过来就是来为你分忧解难的,顺便也给自己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看看,我给那些想要对付我的家族长们准备了一份怎样的厚礼。”

  庞靖把一个盒子推了过来。

  秦冲接过,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很多份机密情报,还有好几份有影音文件,记录的便是今日双方的会面,记录的话很多都存在歧义,被单独捡出来。

  不用想这东西交上去等于是落人把柄,让人相信秦冲和庞靖似乎已有什么协议,秦冲要不是心思根本不在效忠天盟上,看到这些早就拍桌翻脸了。

  这是把人架在火上烤啊,秦冲查阅完冷汗都下来了。

  “靖哥,你这是……”

  “你想抽身离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逼走,你现在就是想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明天天一亮这些东西就会出现在那些有头有脸的家族长的桌上。”

  秦冲双手虚握成拳,在桌上敲了一下,“好!不痛不通,靖哥的做法很合我的胃口。”

  “哈哈,咱们老哥俩能不能做个约定?”

  “约定什么?”

  “我和凯皇那个老东西会有一场生死大战的,如果我赢了,那你就来跟我争夺这雾国最高的位置。如果我输了,能不能替我干掉这个老东西,到时候能够跟他抗衡的也就只有你这儿一家。我即便败了,也要弄掉他的半口气,岂不是拜拜便宜了你?”庞靖说的无比认真,提到凯皇这个名字,让他的情绪都难得出现了波动。

  秦冲呵呵一笑,“靖哥想的可比小弟远,我和王室的一战,你怎么知道我会是最后的赢家呢?”

  “反正就两个,赌一个呗。我肯定是要赌你的,凯皇想利用你去灭掉王室,肯定藏着什么底牌让你去用,跟他较量一定要藏得比他的牌还要多,不然没有任何赢的希望。还有的就是……”

  庞靖停顿了一下,忽地一笑,“你藏着一张谁都不知道的牌,十有八九有扭转乾坤之功效。总之,王室毕竟经营多年根深蒂固,但实力是能够看到底的,而你初生牛犊来到这边才多久?你的底我就看不透。”

  “好!我答应你。”

  庞靖满意地笑了,伸出手去,“那提前预祝我们胜利会师,可要加把劲了,你离开中域之后,我的动作可是很快的。”

  “放心吧,那就一言为定!”

  秦冲和庞靖又聊了一个多小时,旁人根本不知他们私下达成了什么,秦冲回去见到其他的追随者们也是只言片语也没有提起。

  第二日一早,他便带着人离开了,匆匆折返回到业火城。

  据塔城内。

  太叔横最近的心情明显好转了不少,人马聚集的差不多了,自打大伯被关入监狱,连同着支持着他的一党被打压,做事效率高多了,他颁布任何条令再也没有人叽叽歪歪了。

  最近加盟的队伍当中多了炎王的名字,不过现在的炎王已经传承了炎凤,基本上北域有头有脸的实力都参与了。

  麻雀抵抗着从迷雾森林大肆涌出的魔兽,忙得焦头烂额,本来呢这十支队伍当中是有麻雀的名字的。

  一个人蹬蹬蹬地跑进来,手上拿着一个装东西的盒子。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太叔横不悦道,“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禀报家主,这是安插在庞蛮子那里带回来的机密情报!”进门的人还不忘补充一句,“是关注新任豪门之主秦冲的。”

  “狗屁的豪门之主!一条外来的贱狗只是运气好而已,不能忽略他的确有一些本事,但别想着能够跟我平起平坐,不是盟主一心护着他,他算什么?”

  “是是,家主说的是!快看看吧,他这次可别想撇的清!”

  太叔横取下盒盖,一件件的看,越看越兴奋,脸颊都有些白里透红。

  “哈哈,盟主大人不是护着他吗?他最近不是春风得意吗?让我带领十方联军去和庞靖死磕,凭什么他秦冲就不需要出一把力。他进天启大殿的时候,我就好心提醒过,一定要防着他,他居心叵测,搞不好就是庞靖的人,或者跟他有什么秘密来往,果然被我说中了吧!”

  太叔横咬牙道:“这一回,我看谁还敢站出来替他说话?我要让他流血,流很多很多的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