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燕不由得多看了男人两眼,她的剑术就是得到幽悠的提点才突飞猛进。

  据她所知,幽悠身体有多处暗伤,只能作为教官,而不是主战型的,而这个叫慕安的无疑是战场上的强者。

  这三个人都非常强,真不知道庞靖身边还有多少个这样的人。

  礼尚往来,秦冲也介绍起这次带过来的几个新面孔。

  “她是幽婵,幽王的孙女,是我从山中监狱带出来的。”

  庞靖嘿地一笑,“白雪夫人的女儿吗?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过你,我还纳闷这个小丫头长的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你不说还真想不起来了。”

  “见过霸王。”幽婵直呼其名不太礼貌,毕竟面前这个人是同母亲一个时代的豪杰,他行事霸道在天盟里无人敢惹,私下那些豪门给了个霸王的美名,其中也不乏讽刺的意思。

  自从庞靖判出天盟以后,霸王就变成了熊蛮子,成了众人眼里人人畏惧的野蛮人,庞靖听到这个久违的绰号不禁哈哈大笑。

  “你的事情我听说啦,敢去行刺凯皇,你是我见过的胆子最大的女人。你母亲虽然听从了家族的安排,嫁给了她并不真心爱上的男人,但她骨子里其实很不安分,不然也不会和爱慕她的另外几个人纠缠不清,你很好地继承了这一点,不错,身手也很不错,可惜我没有孩子,连个义子都没有,要不然我一定命令他,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娶过门。”

  幽婵听到如此夸奖,心里还是有点小虚荣的满足的,甜甜地一笑,顿时把在场的女人们比了下去。

  冯殷打趣道:“秦兄好艳福啊,英雄救美,要是郎有情妾有意,不失为一桩美好的姻缘。”

  秦冲刚要摆手,谁也没想到幽婵欣然一笑道:“好啊,我的年纪也不小啦,作为女人谁不想找一个值得依靠又文武双全的英杰,我真想嫁他的话,霸王是不是要做我们的媒人呢?”

  庞靖哈哈大笑,“当然!除了我,谁还有这个资格!秦弟,人家幽姑娘都主动说出来啦,你答应不答应给句痛快话。”

  秦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人会拿他开玩笑,这不是胡闹嘛。

  幽婵一向是个很大胆的人,应该就是随口一说,自己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与拒绝,是不是太驳人面子了,会让人觉得自己太开不起玩笑,但万一被当真了怎么办?

  秦冲语塞,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沈南燕作为秦冲的师姐,按说是该站出来岔开话题的,但她的心思细腻,看着幽婵说这句话的时候,犹豫着一下便没开口。

  这个师弟什么都好,就是命犯桃花,其实这也不怪他,师弟在她眼里过于优秀出色,能够得到很多女孩子的仰慕也正常不是。

  z$酷8匠%网永久☆U免费Z看小*/说I)

  火狐一向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嚷嚷道:“只要男人眼睛没瞎,有正常生理需求,我就不相信像幽姑娘这种条件这种姿色的送上门能不心动?别装啦,赶紧承认了吧。”

  “不可以!”下首位置忽然想起一个嘹亮的女声。

  众人抬眼望去,秦冲直揉脑门,她来填什么乱啊……

  说话的是秦紫萱,她一脸的不高兴道:“秦冲身边已经有新欢了,开玩笑也要适度,我们来这边是来商谈生死大事的,可不是来牵桥搭线撮合什么姻缘……幽姑娘,我可得说了一句,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不要扯什么毫不相干的事儿,再说了,你们一点都不般配,根本就不合适!”

  庞靖顽皮地眨着眼睛,“老渡啊,你这个义女真是牙尖嘴利呀,我和秦弟作为主角都没说不合适,她反倒教育起大家跑题跑得太远。要不这样小丫头,我不给幽姑娘做媒了,给你做媒怎么样?”

  “我?”秦紫萱楞了一下,脸都红了,“我、我……”

  黑龙王无奈地耸了耸肩,“女儿大啦,我这个当父亲的除了给她选一条好走的路之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别的了。我再去多说什么她也不肯听了。”

  秦冲呵呵一笑,“大伙可不要再跟我谈儿女情长了,我师妹失踪至今,音信全无,在找到她之前,我真的是没这种心思。金燕儿选择跟着我,我就要对她负责到底。”

  众人都不再拿他打趣了,秦冲随后又简单介绍了一下祁洪和申公弑。

  酒宴之上,庞靖只字不提两方对立谁进谁退的事儿,只是吃吃喝喝谈天说地,这次约谈更像是一次老朋友的聚会。

  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私下说,秦冲索性放开了,谈笑自若,和庞靖不断碰着酒碗。

  酒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秦冲一行人被安排好了住处,秦冲被单独邀请进了庞靖的内院。

  秦冲先回到房间休息了一会,才有女婢过来叫门,通知他过去一叙。

  内院就算是很机密的地方了,能够见到的人不多,走着走着忽然从假山后面闪出一道人影,快速逼近过来。

  秦冲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一个熟人。

  “陆撵!”秦冲大吃一惊。

  陆撵是被剑盟中的一员,被长年囚禁在监狱,秦冲杀掉太叔琼之后逃离的时候趁机救出来的那批囚徒中的一位。

  陆撵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之后,才上前跟秦冲来了个拥抱,“好小子!虽然不知道你的长相,但你的声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是秦兄弟,瞒了我们那么久,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你是谁的人吧。”

  “没错,你是第一个。”秦冲笑了笑,“你回来还受器重吗?”

  “当然!”陆撵傲然道,“我可是比你在酒宴上看到的那几个人都要高一个级别,庞靖很多的秘密我都知道,就比如说他邀请你来子午城的真正目的。”

  “能说吗?”秦冲问。

  “忘了我曾经发过的誓了?这件事不损害靖哥,自然可以说。黑龙王似乎跟靖哥说了什么,特别谈及了你,好像提到了一个很大的计划,让他非常感兴趣,也想掺和进来,放心吧,我们之间打不起来。”

  “他想要做什么?”

  陆撵回答道:“靖哥说要助你一臂之力,顺便也给我们行个方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最近下班都太晚了,只有一更,抱歉了,让我缓缓,等稍稍不忙了就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