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姐妹们,我给你们新找来的头儿,看着还满意不?”夜瑾笑着打断道。

  “不错不错,除了没有姐姐的火爆脾气,身手真的是没得挑,至少我是很服气的。”一个身材火爆的红头发女子接话道。

  “同样姓夜,难不成是姐姐走失多年的妹妹不成?”另一个瘦削的绿衣女人咯咯笑道,“夜姑娘我一直都有留意,是城主身旁的近臣,姐妹们都瞧见了进程的那几个营的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领头的基本上都是圣域武宗,咱们暗营不知要被置于何地。”

  她顿了一下说道,“姐姐考虑的还是蛮周全的,夜姑娘也是圣域武宗又是同级等中唯一的夜行者,只有你来做这个位置才能把我们暗营给提起来。”

  夜瑾点头道:“没错,夜姬,我不仅仅只是看中你的能力,还有你的身份和地位。我离开了不要紧,这帮姐妹跟随我多年,她们追踪、暗杀、搜集情报、侦查等等都是好手,用的好了一样能够发挥大的用处。我虽然不知道城主下一步要做什么大动作,但我知道一定会是个更大的挑战。一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之前你只能靠自己一个人护翼城主的左右,现在你有了上百人,跟着你一起,这岂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夜姬不知该怎么回答,她被说服了。

  这一路北上经历的大小战斗无数,团队协作她不仅仅是一次两次参与这种的行动了,群体的氛围已经感觉到非常自在,而且内心里还很享受。

  以前的她,就像是秦冲身旁的一个监视器一样,和其他人并无什么交集,只要完整自己的使命就可以了。而现在她有了很多朋友,还能闲谈两句,她的内心是迫切寻求改变的。

  她接受夜瑾的委托,最大的目的还是想拼尽一切去帮助主人。

  “我答应你。”夜姬开口说道,“而且我想你保证,我会对待她们就像是对待我自己一样。”

  “我相信你。”夜瑾对着夜姬眨了眨眼,“好啦,我最后的任务完成啦,大伙都是一家人,彼此熟悉熟悉。你的住处就搬到这里来吧,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我去跟几个老朋友道个别。”

  夜瑾说完懒洋洋地朝着院门外面走。

  夜姬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一早。”夜瑾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这个人呐,有个毛病就是心肠软,不早点下决心,说不定又要胡乱找个理由继续耗下去。姐姐年纪大了,挥霍不起了哟,哎呀,秦冲这个臭小子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巨柱啦,我都不能调戏他了……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老流氓!”其他几个女伴一起对着夜瑾的背影大骂,随即咯咯咯地笑作一团。

  Xq酷z匠网;正(版Ag首发b

  夜瑾出门走远了。

  几个女的相继走上来,对着夜姬行礼。

  夜姬想了想道:“你们就把我当成她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照旧。”

  城主府内,秦冲正和左驹谈论着下一步的动作,南下对抗王室需要先要行背叛天盟之事,成为叛徒,这个转折点需要好好筹划一下。

  不能太过表面,也不能用力过猛,最好是自然一些。

  金燕儿快步进来了,旁边陪伴的是左驹的夫人。

  “燕儿,什么事?”秦冲抬眼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

  “从西面来人了,还是之前你认识的熟人,说是旧友来访,我没敢怠慢把人安排在客厅了。今晚要不要见一见?要是时间觉得晚了,我可以让他们明天再来。”

  “不必。”秦冲摆手,独自沉吟道,“从西面来的……早晚要见的,一方面也是为了来探探我的底吧,去通知一下,把阎刹、申公弑和刑豪叫过来。”

  金燕儿转身去了。

  左驹似笑非笑道:“难道说是庞靖派人来下战书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冲叫上他朝着会客厅走去。

  两人一进去,里面正坐着四个人,有说有笑,一看见秦冲走进来,为首的男人赶紧拿起椅子旁边的拐杖,朝前迎了两步。

  他一条腿已经废掉了,显然是个瘸子,气质儒雅,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笑道:“哎哟哟,这不是秦兄弟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真是没想到,英雄出少年,当时我就在城主跟前断言,放虎归山他日必成大祸,果然是应验了,哈哈。”

  “冯护法,多日不见,别来无恙。”秦冲颔首,晚上来拜访号称是旧友的不是别人,正是冯殷。

  再见到他,秦冲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好感的,他聪明睿智,灭掉西门朽木就是他献的计策。只是,秦冲从萧姚那里得知庞靖隐藏的那些底牌之后,对面前这个男人感到有些惋惜起来,心里头还有一点点的不爽。

  冯殷用拐杖敲了敲短腿,“你也都看到啦,我倒是还好,只是和你比起来,我可就活的有点太可笑了。”

  左驹呵呵笑道:“冯兄这么比较可就没意思了,不能光看到有人摘果,不看怎么浇灌培育,你们唯一的相同之处,都是九死一生,至少目前还活的不错。”

  冯殷右面的女人看见秦冲还有点不自在,头发剪得很短,脸上有几道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平添几分英气。有点像是小一号的沈南燕。

  秦冲看向她道:“差点没认出来,这不是洛秋吗?看来被调教的不错,你比以前成长了很多很多,差点没认出来。”

  “好久不见了,秦冲,不,我是不是该叫你秦大人了?”洛秋话里多少带着点敌意。

  她原本是遮云国的公布,被秦冲所救一起流浪到雾国,后来经历了太多的事儿,她心里其实是纠结无比的,对秦冲,她的命都是人家救的。

  怎么也没想到,现在两人分道扬镳各为其主,还走到刀兵相见的这一步,人生还真是奇妙,还真是有够残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