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是屠夫营闪亮登场,明眼人很快发现之前随着秦冲一起北上的那些熟面孔去了十分之九,这其中的险恶不言而喻。

  “刑豪已经是圣域武宗了!”丁宣震惊道。

  沈南燕倒是没有太过吃惊,刑豪自从加入进来之后一直就处在突破阶段,这次北进之路对他又有多次的锤炼,如果没有突破才不正常呢。

  屠夫营的那些旧人也见不着几个了,譬如阿龙、钱奇星等,刑豪与之前想必也有了一些变化,不再那么孤僻沉默,熟悉的人见面还会主动打声招呼,寒暄两句,手中的武器也换了,一看就是出自师弟的杰作。

  “这一路辛苦了。”沈南燕没有拥抱,知道这个家伙会不太自在。

  “没什么,今后的路还长,我还想一直这样走下去。”刑豪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和我的兄弟们一起。”

  阎霸带来的那几个菜鸟自从见到狮营后,嘴巴就一直没有合拢过,狮营给他们的感觉是勇猛有序,豹营则是协作高效属于正规军队,而这个屠夫营是最没有章法路子可言了,就像是一群草寇流匪,但他们一个个就像是噬人的野兽,散漫无序但疯狂强悍。

  人们造型各异,队伍毫无阵型,有的勾肩搭背,有的骑在同伴的脖子上,也有的驾驶者驱动的机械,军旗也没有一面,但让人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

  “快看,左边那个人的武器好奇怪,那是扇刀吗……看起来起码有几百斤重吧……”菜鸟年轻人叫嚷道,“老天,他也是圣域武宗!”

  “瞧你大惊小怪的模样,真是给咱们闫老大丢人。右面那个彪形大汉也是圣域武宗!天呐,屠夫营是这几大军团之中最强的,我要是也能加入就好了……”

  “别做梦了,你加入也是当火头兵!”同伴忍不住冷嘲热讽。

  闫霸老脸都红了,还觉得这段时间以来的经营总算是给秦冲挑选了几个不错的好苗子,竟然现在一看,根本拿不出手啊。

  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什么豪门和城主区别这么大了,手底下的将和兵质量都差着很长一段距离呢。

  狮王当年说,如果他能得到盟主大人的许诺,会直接一步登天,当时中域哪些威胁到他的人都得乖乖地投降或者滚蛋,现在看所言一点不虚。

  屠夫营也入城了。

  猛将如云,兵如猛虎,本土的士族百姓们疯狂了,特别是很多家族待嫁的千金小姐们,看着那些英武地位超然的男人们,一个个眼睛都冒起了小星星。

  如果说秦冲灭掉薄仲秋超过城内各大家族的意料,那秦冲荣升成为豪门巨柱的事儿,已经超越了他们预想的极限。

  最后走来的秦冲一行人了。

  沈南燕忍不住朝前跑了百米,和师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金燕儿触景生情,留下了几滴眼泪。秦紫萱站在一旁欣慰的傻笑,她的内心又有几分怅然,她和秦冲之间似乎很难走到那一步。

  萧姚、蓬轩以及狮王都没有公然露面,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城中,这场盛大的欢迎会随着秦冲的压轴出场,很快也进入了尾声。

  入城之后,秦冲把追随者叫到一起,把一路北进的将士们的尸骨妥善安葬,整理出一份死亡名单,只要名单上面能够找到亲人家属的,皆会得到一笔丰厚的抚恤金。

  秦冲回到业火城之后,近两日并没有大动作,生意依旧照做,如今下面庞靖虎视眈眈,城中的士族百姓之间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说庞靖会先去中域,再北进决战,这是毋庸置疑,若不然会腹背受敌。

  该如何排兵布阵众人都期待秦冲壮大之后的动作,可他出人意料沉得住气,似乎一点都没在意这件事。

  夜姬可懒得理这些闲言碎语,晚上忽然有人过来传话,让她去一个地方有重要事情详谈,递话的是乙方的人,至于是谁身边的倒是忘了,倒也没多想便去了。

  地方在一处很幽静的四合院,院内有一颗年头很久的松柏,她进门的时候里面黑漆漆的,甚是古怪。

  夜姬不由得警惕起来,什么事搞得神神秘秘的,该不会这里面有埋伏吧?

  手臂上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动,夜姬能够感觉到小黑所传递的信息,这里有人的气味,要当心了。

  “有人吗?”她叫了一声。

  没人回答,她朝前慢慢走着,小黑的眼睛带着极强的感知能力,忽然滴溜溜地晃动起来。

  夜姬同时动了,她身子向后仰,近乎平行,一道银色的弧光擦着脸颊划过去。夜姬拧身抬腿一脚踢在袭击者的小腹上。

  对面闷哼一声,想要遁走,她直接突袭过去一刀刺向了敌人的后颈。

  “住手,是我!”女人叫出声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和满足。

  夜姬楞了一下,搬过女人的身子,仔细一看竟然是夜瑾。

  四合院的其他几件屋子随即灯火通明,暗影的几个小队长纷纷走了出来,都是女子,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对着夜姬竖起大拇指,还有的随时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酷匠g网A永C久免*费;|看z小V(说

  “你、你这是干什么?”夜姬把武器放下来,一头雾水的地问道。

  “哈哈,试试你的本事。不错,是今非昔比了,跟秦冲那小子一样。你们初入隆城的时候仿佛还是昨天呢,还记得在我的酒楼我们两个过招吧,我可以随意地戏耍你,再瞧瞧现在,现在反过来啦,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了。”

  夜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要找你是有正事的,知道你这个人不好打交道,我要退了,打打杀杀的有些厌烦,想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找个憨厚老实的小男人把自己给嫁了。你是天生的刺客,暗营交给你我很放心,秦冲那边我已经把事情都说了,他同意了,要给我很多很多东西报答我,我没要,他若能陪我一晚上倒是可以考虑的。”夜瑾还是那副女流氓的样子,像个傻大姐一样。

  “暗营……交给我?”夜姬忽然反应过来赶忙摇头,“不行不行,我只懂得独来独往,带着一群人……”

  “必须是你!”夜瑾一字一顿道,“在这件事上,你是无人能够取代的,而且你的潜力无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