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山城的城主及时封住了口袋,抑制住更多的囚犯逃走,他被选中镇守这里可绝非是省油的灯,城中的军力快速地调动起来,把通向出口的区域一带封锁的密不透风。

  反抗的囚徒们被一次次打了回来,有些识时务的果断扔下武器举手投降,也有的向着反方向的城市中心杀开一条路,也有的纯粹为了杀人而战斗到最后一刻。

  局势正快速地被稳定下来,头像的人越来越多。

  小敏丝毫没有失手之后的沮丧,不疾不徐地走过来,苏燊有点狼狈,半边脸上都是血,无力再战,当他看到萧姚和蓬轩打退城主,轰穿了闸门,除了怒瞪着双眼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了。

  他唯一做的就是下了一道指令,不要再派人去追了,只会徒增伤亡。

  这次失利他要负很大的责任,等到返回主城之后自然会向太叔横如实禀报。黑衣武者只剩下了一位,四具同伴的尸体被单独挑拣出来,放在了一处空地上。

  这几位是惩戒所的人,惩戒所是太叔家族最神秘的部门,也是太保的私人武装机构。除了家主之外,太保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调动惩戒所的人员,苏燊是其中之一,现在惩戒所的控制权依旧掌握在太叔衍的手中,这也是他能够在家族稳如泰山的原因。

  太保当中并非都是太叔衍的人,也会有家族上层的其他成员,但这些人的私人武装和惩戒所比起来相差甚远。

  “难得看到大叔也有狼狈的时候。”小敏似笑非笑道,“不过呢,虽败犹荣,那个蓬轩我知道,也见过几次面,听说上层曾有意把他选入太保中来,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出身背景太差,可能就没再考虑了。一对一的话,我可没有信心能够赢他。”

  “贵族们就是这幅臭脾气,自命高人一等,一帮老混蛋!”苏燊呸了一口,“蓬轩能反,还不是被他们给逼的,若不是他突然反水,今日的行动也不会失败了,至少能抓住几条大鱼!”

  苏燊铁青着张脸,有人打了一盆水跑过来,他就着水洗了洗,对着城主的人说道:“这四个人的尸体密封起来,秘密运回到主城,至于送去哪里,问你的头,他毕竟也是我们惩戒所出来的,了解的很。”

  “是!”护卫队长立即叫了几个人来,把尸体给抬走了。

  “大叔,和你硬碰硬的那个使枪的人是谁?该不会……真是枪帝萧姚吧?看起来也不像啊,实力比传闻之中可要弱上不少呢。”小敏好奇道。

  “不是他……”苏燊没有说实话,之所以有所隐瞒是因为他刚才已经撇下私情和多年的交情拼死一战,结果失败了,不如就送一个顺水人情,萧姚这一走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

  “哦,我说呢。那没准是萧姚的徒弟吧?我看大叔和他开打之前还聊了几句,有点像是旧相识叙叙旧呢。”

  “是你听差了,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

  “什么?我们不追了?”小敏有点吃惊道。

  “追不着了,对方是谁我们都毫不知晓,哪里找去。这个任务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够解决的范畴,还是交给那些玩弄政治的老家伙们去烦恼吧。”

  小敏吐了吐舌头,“咱们回去之后,估计太叔谭知道这个结果定然会暴跳如雷,宝贝儿子唯一传宗接代的继承人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下手的人都不知道是谁,他这下是会把一切都豁出去了吧。”

  “别忘了,还有太叔臣。他同样也失去了儿子,好在他还有一个八岁的小儿子,今年可真是个多事之秋。西面的那个熊蛮子终于动手,中域又被一个无名小子横扫一路北进,获得了盟主的重赏,成为替补庞靖位置的新任豪门,太叔横忙着聚集十方人马,看起来也不是很顺利,我们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啦。”

  “新一任的豪门我知道,是一个叫秦冲的家伙,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对了,太叔直不就是被他们杀死的吗?这次强劲的袭击者会不会还是他们一伙人?”

  苏燊摇了摇头,“据可靠情报,他们已经进入炎城了。秦冲和炎王成为了盟友,现在估计在大摆宴席为他们接风洗尘呢,盟主已经放话,谁都不准再阻拦,他实在是没必要节外生枝。”

  “也对。很多人都知道秦冲和太叔家矛盾很深,杀了太叔琼,完全可以栽赃嫁祸给他,这样想的,只要是对太叔家有不轨之心的,都有可能是凶手。”

  小敏不再继续想了,管他是谁呢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这一晚很快过去了。

  第二日,城主在广场公然处决了越狱犯,只能杀一些带头的,砍下了十几个人的脑袋。其余人还是得继续关到监中,他对外的说法没有提到偷袭杀死太叔琼一行人的事儿,对民众只是解释说监狱内部出现问题,安抚一下民心。

  必然是不能当众把事实说的了,对太叔家族的声誉不好,也会给自己惹来很大的非议。好在有太保苏燊把责任拦到了头上,让他能够轻松很多。

  苏燊和小敏看了几眼行刑的现场,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巨塔城。

  巨大的落地窗前,太叔横正垂着手有意无意地模仿者父亲的模样,看着落入的余晖一点点坠入地平线。

  管家悄无声息地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带着玩味的笑容:“少主,结果出来了,苏燊那边失手了。”

  太叔横转身,还是被小小地震惊了一下,这回出动的可是惩戒所的人,可谓了亮出了大杀器,结果还是没有完成任务。

  但另外一方面他又狠欢喜,叔伯们长时间把他折磨的不轻,这回也够听他们疼上一阵子的了。

  酷“匠{,网6‘唯一j正H¤版w》,其{I他/1都…是盗Wi版

  “邵伯,苏先生何时入城?”

  “天彻底黑下来之后,不过我相信一两个小时后,上层的人都会陆续得知这个消息。”

  “很好。”太叔横沉声说,“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来拔掉这根肉中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