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的独特之处是能够吸收能量中的精华,经过自身二次转化,流入夜姬体内的能量已经过滤过,剔除掉了烙印在灵魂里属性之力。

  没有突破到圣域武宗之前,人体内的力量属性还没有完全成型,基本上可以承受任何属性,融合性堪称完美。

  但什么都可以融合的结果,便导致平均,此消彼长。

  然而武者要朝着更强大的力量迈进,从变种魔兽的身上找到了方法,变种魔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属性之力不单单流淌在经脉之中,更是影响着身体的每一项机能。后来被发掘出了魂力,五行生万物,人的体制很难兼容多元,也有罕见的天才可以五行并存,当真力升华到魂力,体内多杂的属性厮杀、吞并,最终合而为一的时候,丹田会孕育出一颗种子,通俗的叫做魂种,也有的叫做内核。

  丹田就如同鸡蛋的外壳一样,只是起到保护和孵化作用,最终还是要把壳内的‘生命’慢慢地凝聚成型。

  夜姬痛苦的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着,同时她的意识却无比的清醒,她是人造生物,虽然进化一直在朝着正常的人类女性发展,但作为武者体内并没有丹田这么一个东西。

  小黑吸食的已经到极限了,也出现了异常情况,它同样痛苦不堪地在地上滚来滚去,从口器中喷出酸液,表皮上流淌着汁液,恐怖的热量将它的身体都融化了。

  它发出惨叫,想要和主人的手掌切断,但粘的紧紧的根本做不到。

  夜姬看到小黑遍体鳞伤,已经露出了骨头,表皮上冒着沸腾的水泡。不顾一切地把力量输送过去,自己的力量对它而言就如同清泉一般能够降温疗伤。

  吸食的力量是热的、暴躁的,夜姬的力量冷的、安静的,一静一动两股力量在它体内拉扯不断,形态再次出现奇异的变化。

  嗡的一声!

  夜姬啊的大叫,被对冲的力量撞得斜飞出去,在陷入昏迷之前,她看到手上的小黑已经变了另外一番模样,口器不见了,浑似人的脊椎骨,一端是一根很长的刺,握柄上多了一个眼睛,眼睛十分灵动,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小黑的生命形态。

  它本身就是一件武器,这次进化从武器上来看是越来越趋近了,完完全全可以看做是一柄骨刺短刃。

  她松了口气,全身一阵冷一阵热,吸食的力量还有很大的残余在体内流淌、对冲着,她感觉自己被撕裂了,已经叫不出声音来,双腿一蹬昏死了过去。

  小敏看到秦冲几个聚在一起之后,便不再恋战几个腾挪已经到了数丈开外。

  萧姚在死亡训练营荒废了近乎十年的光景,实力跌落的并不算很厉害,但和当年他成为金盟卫统领的那时比起来,还要差出不少。

  苏燊把他打得连连后退,没有一丝一毫的藏着掖着,基本上已经稳稳地占据了上风。

  十年的虚度不是一点点时间就能够找回来的,现在和当年如日中天时期的状态都不一样,萧姚体会到了无力感,他退不了,而对手却比当时还要强上一分,这一幕有点重演当时两人的决斗战场。

  不过胜利者和失败者缓过来了,萧姚自然还藏着底牌,只不过一旦用了,宿敌苏燊八成会死,而自己也得落得重伤甚至残疾的下场。

  不到万一得已决不能使用。

  他目前的任务不是打败他,而是拖住这个劲敌。

  “我来帮你!”一声大吼,萧姚忽觉压力小了很多。

  再一看,是一个生面孔,穿着破旧不堪的囚服,手上拿着的武器他认得,是同伴刑豪的那把红莲刀!

  这个人不必猜肯定就是自己人了,这个人的实力只比自己弱一点点,当然这要排除萧姚没有亮出底牌的这个前提。

  苏燊飞退开几米,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怒气,插上一脚的家伙对于他而言,也不算是生人了。

  “蓬轩!你这是助纣为虐,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但要认清楚事实,我会帮你在家族上层那边申诉洗清冤屈,恢复你队长的职务如何?”

  “苏大人,现在说这些话未免太迟了点吧?”

  “在我看来还不迟。我不想卷入家族内部之间的争夺,所以没有出现为你辩护甚至求情,这是我的错。现在你只要浪子回头,帮助我抓住这些余孽,家族上层不但会赦免你的过失,还会大大地奖励你!十三太保如今还有空缺的位置,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举荐你加入到我们这一层的序列中来。”

  蓬轩嘿嘿笑道:“挺起来确实蛮诱人的。为家族做出巨大贡献的才可以荣升太保吧?”

  “没错,抓住杀死太叔琼、太叔羽兄弟的杀手,这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苏燊继续游说道,“我会说这是你的功劳,反正我来这边只是本分之事,城主也不会跟你抢。你难道忘记了老主人是怎么栽培你的了吗?怎么把你从一个不起眼的流浪人训练成第一大队的队长……如果这些好处还不够的话,你尽管提!”

  蓬轩摇了摇手,“太迟了,苏大人是我一向很钦佩的人。我其实不想对你出手,但我已经决心和太叔家决裂,我会用杀戮来告诉坐在高堂之上的太叔横,失去我,他将会多么的追悔莫及!”

  蓬轩和萧姚几乎同时动了,两人素未谋面,但战斗起来却出其的有默契。

  苏燊以一敌二很快就败下阵来,被一枪刺中了后背,鲜血飞溅,他随后被蓬轩一拳就砸飞出去。

  }T酷…匠;网“首$;发

  两人没有选择追杀,而是掉头冲向了闸门,秦冲带着一众身手不凡的囚徒已经和城主的人战斗在了一起。

  小敏被萧姚逼退,无奈之下撤出了战局。

  闸门被轰碎了,秦冲一干人等纷纷脱出,不过缺口很快便被堵住。

  最难对付的一帮人走了,囚徒们看到出口通了,都急着逃跑一口气随即泄了下来,你推我挡,也不再互相照应,变得一片散沙。

  城主忙着组织人堵住缺口,战斗依旧在继续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