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说话?我听人说你操持无影门内大小各种事务,是你帮他把鬼城抢下来的,你们一起出生入死。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一切都豁的出去,等混出点人模样就开始胆小怕死了,我都放话说了,只要他敢来这里,我留着他一条命。”

  这时候夜姬快步走过来说道:“主人,那个齿虎从东门逃走了,已经跑的没影。”

  秦冲点了点头,啧啧道:“这就是你尊敬百般效力的好大哥,你们结拜的时候一起许下的誓言呢?兄弟,在他眼里连狗屁都不是。”

  “姓秦的,你赢了,要杀要剐随便,不必这般羞辱人!”

  “别急,再杀你之前我先问几个问题,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能不能如实回答我?”

  青狼终究是叹了口气道:“我确实看错了人,就凭你让我不得不接受这一点的份上,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幕后主谋是太叔家什么人?”

  “是太叔琼,他和弟弟之间有个很大的赌注,所以不惜一切代价铤而走险。我曾经力劝过二哥不要干预,他鬼迷心窍收了太叔琼的贿赂,根本不听我的。”

  秦冲对阎刹使了个眼色。

  阎刹把脚拿开,不咸不淡地说道:“你可以起来说话了。”

  “我很感兴趣,你为何要力劝你二哥?”

  青狼活动了一下脖子,浑身上下伤势不轻,威胁还是有的,只是周围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即便他想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也是绝无半分可能的。

  “首先,你们是受炎王的护送,领队的是炎王的孙子,往远了说是未来炎王的继承人。炎王毕竟是老牌豪门,比太叔家还要稳固得多,炎王的脸可不是谁都能随便打一巴掌的。其次,是你们自身就不太好对付,这一路做过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我很早就看出来你们是一股与众不同的队伍,进入天启圣殿非常有希望成功。如果失手了,就要承受千百倍的怒火,就如同现在所发生的……”

  “不得不说你很识时务也有远见,知道我要来报复已经做足了准备来敷衍我,只可惜这城内的人错综复杂,同样也有我的眼线。你因为一个胆小怕死的大哥和一个没脑子见利就上的莽夫二哥丢了命,真是不值,无影门若是你离开了,估计你们这帮人在这儿鬼城别说控制一年之久的时间,一个月都够呛。”

  “我二哥被你杀了,我不恨你,是他咎由自取非要去拿本就不该拿的东西,当时不听我的劝说。但站在我的角度看,他是个重情重义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的人,救过我两次,还请保留一份尊重给死者。”

  祁洪咂了咂嘴,“没看出来,这小子还真是挺重义气的。”

  毒娘站在一侧接话道:“据说青狼以前是王室一位重臣手底下的人,后来这位大人倒台他靠着八面玲珑的关系逃出来,一路被人追杀逃到北域,身受重伤在一座山上被同样跑路的一队人马给救了,齿虎和魏豹只有匹夫之雄,有了青狼的加入,他们从无影山重新奋起,把队伍的名字改为无影门,筹备了很久杀进了这座城,干掉了当时的城主取而代之。无影门强大之处便在于凝聚力上,都是青狼立下的规矩,义字当头。”

  最~新◎章py节`/上?酷匠`网√

  申公弑沉默了片刻说道:“他死的确实有点冤枉,不过各为其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真是可惜啦。”

  铁男就是个重义的人,听了毒娘那番话,不由得想起跟着狮王一起打拼的岁月,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狮王,这个人我想留下他,要不你就出面劝劝老大怎么样?”

  鳌亥笑笑,随即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行?”铁男大急。

  “你真是笨啊,秦兄弟为什么迟迟不杀他,别担心,他看人的眼光可比你准多了,自有安排,你就耐心点等着看吧。”

  铁男挠了挠头,大喜道:“这么说,老大是打算收了他?”

  “这得看青狼的意思。”

  秦冲从椅子上站起来,“当时太叔琼为了换来无影门的相助,有什么东西交给了你二哥对吧,把这个东西拿给我!”

  青狼如实地说道:“这是个能够跟太叔家谈价码的东西,所以非常宝贵,被我藏在家中的一个地方。”

  “现在就去你家。”秦冲扫了一圈周围各方势力的首领,想了想说道,“扫平无影门各位都出了力,无影门的钱财货物我分文不取全部分给诸位,等下到毒娘那里签下自己的名字,谁拿的多谁拿得少我自有定夺。现在还请诸位管好自己的人,回到各自的地方去,城内刚刚经历一场血斗,现在需要稳定,都散了吧!”

  众首领贪恋的就是无影门的钱和物,听到这句话也算是放心了,一个个和颜悦色,规规矩矩地去毒娘那里签下名字,各自带着队伍离开。

  秦冲只带了几个人一同过去,青狼的家普普通通,不比二哥和大哥都是城内的豪宅,一走到大门口就奢华气派,标榜身份,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样。

  他从院子里的一口枯井下面,泥土里向下挖了一米多深,取出来一个铁盒子,把此物交给了秦冲。

  交还东西的时候,秦冲问道:“为什么不用这件东西来跟我谈谈筹码?”

  “没必要了,这东西到头来也不是我费力气得到的,他是我二哥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他已经死了。我大哥……已经逃了,无影门死了这么多兄弟,总该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一切的责任,我们三兄弟就只剩下我,那就这样吧。”

  秦冲在心里说一句‘够胆’,待人义薄云天,生死置之度外,这才叫真男人。

  秦冲没有立刻打开盒子,他相信这东西绝不会有假,转手交给了旁边的夜姬。

  “你自由了,有人已经对无影门众兄弟做交代了,那就是已死的魏豹,当日伏击我们的人虽说有无影门的人,但你自始至终都没有插手分毫,我只对人不对事。”

  “你……”青狼呆住了。

  “离开这里天高任鸟飞,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跟着我,我不敢保证你会富贵荣华,但可以保证我秦冲今生绝不会背叛,把兄弟弃之如履,你信与不信?”

  “我信!这一路你的事迹我已经听说了,敢问一句,你收到盟主的赏识,可是要西进对付庞靖?”

  秦冲走近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不,我将南下,听说你跟王室有仇?”

  一听到南下两个字,青狼眼睛顿时一亮,狠狠地咬了咬牙,“好,我跟着你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