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劲!老子在山上憋屈了这么多年,那就把怒气都撒在你们无影门头上吧。”祁洪直接便朝着一侧的敌人冲去。

  申公弑双掌开合,一牵一引已经有两个人横死当场,他如虎入羊群,,黑白两道劲气围着身体流动。

  这是家族传承的绝学秘技,两道劲气可以离体,脱离身体后会迅速化作一黑一白两个小球,两极的天赋能力正好可以驾驭它,黑白球可以弹射出去当做暗器使用,也可以射出类似剑气的能量条,武宗的铠甲轻而易举便会被洞穿。

  阎刹的战力介于二挡和三挡之间,他的攻击朴实无华,靠着高超的速度和持久能力不断地压缩敌人的空间,带来很强的压迫感。

  青狼的个人战力不弱,直接对上了阎刹,两人以快打快,几乎战成平手。

  秦冲带着人朝里面冲,见到人就杀,看见值钱的东西就砸!

  无影堂内部并没有多少人,再加上双方的人员实力相差悬殊,几乎一交手秦冲这边便是呈现出碾压之势!

  许良对这种残酷的杀戮还不太适应,没有教唆长臂猿动手,只是负责保护着金燕儿和秦紫萱两个姑娘。

  真正的战场是在外面,无影门毕竟是鬼城最大的实力,人手数千,在通向这里的三条街道上满都是人,屠夫营、狮营和豹营分别抵挡一处。

  毒娘宰杀了一个想趁机逃跑的人,从门口不疾不徐走出来,走到幽婵的身侧,“姐姐,咱们姐妹有好多年没见啦,你这个老大是今年天盟的超级新星,果然是名不虚传。”

  “阿凤,你成长了很多啊,如今已经能够在这个混乱之城站稳脚跟,甚至拥有自己的一块地盘,真是让姐姐我刮目相看。”

  “嘿嘿,还不是姐姐调教的好,当年您如何拿下这儿混乱地带,如何周旋在那些老狐狸和老色鬼之间的手段,足够让妹妹学一辈子的。和姐姐比起来,妹妹还差得很远。”

  “还是先聊点正事吧,无影门从此除名,愿意上位的就得豁出命去干,说谁是鬼城的主人谁不是,还不是我们首领的一句话。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不希望在返回中域的半途就折损太大。”

  毒娘自信满满地笑道:“这个事儿是我从中牵桥搭线,妹妹的这点信誉姐姐放一百个心,想踩着无影门上位的势力实在是太多啦,墙倒众人推,谁让这三个大傻瓜为了贪图太叔家的一点小便宜非要去截杀盟主都赏识重用的人呢。”

  她从怀里取出三颗小球,用力地甩到天上,砰砰砰地炸开,迸射出三团耀眼的火花。

  信号一出,城中蛰伏等待着的众势力齐齐杀出,空中到处飞着人影,喊杀声不断,正在不断地朝着这里涌来。

  毒娘一脸得意道:“姐姐如何?妹妹的办事效率还算不差吧?”

  “这里流传着一句老话,叫做人人都有一颗造反的心。阿凤,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们一起出去闯一闯?”

  毒娘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姐姐,妹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处处要你护着的小丫头了。可能是见惯了杀戮和兴衰,妹妹只想守着我的小酒吧,保护着那么一小撮人,夜晚来临,能够有一个可以睡得安稳的居所就已经很知足了。”

  “好,阿凤的意思姐姐明白了。”幽婵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看开了就好,如果我能一早就放下仇恨,可能就能够和你一起守着这个小酒吧过日子了。找个疼爱你的男人就嫁了吧,女人一天天老去,青春年华也不过这十年。”

  毒娘自我调侃道:“姐姐又不是不知道,这鬼城里的男人哪有一个好东西。不是我了,姐姐怎么不找个人嫁了呀?我觉得你们头领就不错。”

  “胡说什么呢?!”幽婵脸颊一红,“他身边已经有女人了,再说,我和他之间——”

  “有女人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不是妹妹心机深,心眼多,姐姐一心想要报仇,你的对手实在太强,你需要依仗他,紧紧抓住他,让你们成为一体,这样你的仇恨便是他的仇恨了!”

  毒娘又跟了一句,“女人在大事情上还是得依靠男人的,之前姐姐那些年的辛苦打拼我都看在眼里,失败过、屈辱过、拼命过、惊慌过,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直觉告诉我,他是个干大事的人,如果你不讨厌他,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欣赏,嫁给他又怎么样呢?姐姐为了报家族血仇,死都不怕,还怕嫁给一个你并不讨厌还有些欣赏的人吗?只因为他身边有女人了,你就退缩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蜘蛛女王!”

  hM酷匠,^网永久免Y费)F看小=说

  幽婵一时语塞住了,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但听阿凤这么一说一鼓动,不得不说旁观者清,她看的比自己要远要更实际。

  只是这样好吗?她的心思不受控制地活泛起来,脑子顿时感到有一点乱。

  叫不出名字的势力纷纷跳出来,无影门真真正正成了落水狗,在各处被追打,已经完全崩溃,原本拧成一股绳的众门徒纷纷逃走,还有的为了保命背叛、投降者不计其数。

  三兄弟的老巢纷纷被攻陷,无影门的老大齿虎仓皇逃走,这场战斗一直打到下午,局势渐渐平息。扫平了无影堂周围的敌人,各大势力的首领只带着一两个人,如同朝圣的臣子纷纷来到无影堂拜见秦冲。

  无影堂门口摆着一把太师椅,秦冲正独自坐在那儿,身后两侧全都是人,堂内的过道走廊几乎是被鲜血清洗过一样,血气呛鼻,画面极具冲击力。

  青狼披头散发,被阎刹脚踩着后背跪在秦冲面前,过来拜见的各方势力首领一个个表情震惊,众所周知无影门最核心最难对付的人便是这个青狼,论手段论论战力在这里都是顶尖的,可现在却像一条狗一样跪着,秦冲这帮人的恐怖远远超乎预期。

  “都说你们虎豹狼三兄弟情同手足,可为何你的大哥却弃你而去呢?”秦冲冷声说道,“抬起头来,告诉我,他敢不敢来?”

  青狼表情变了两变,都等半个多时辰了,秦冲也已经发了话,见到齿虎不要阻拦让他过来一趟,可这么久了一点踪迹都找不见了。

  无影门已经倒台了?做老大的还过来干什么?一起死吗?

  他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不愿意承认,这种现实对他的打击比死还要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