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姚出来了?”凯皇神色复杂,既高兴又有一丝的担忧。

  “难道这样不好吗?”黄海其反问道:“让秦冲去对抗王室,需要足够强的帮手才行,萧姚是不二人选,他的动机也和秦冲一致,必然会倾尽全力!”

  “是你把他的幼时背景遭遇告诉秦冲的吧,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凯皇眼睛一下子变成了碧色,那头花斑豹也感受到了主人的不快,对着大殿站着的男人呲着牙低吼。

  黄海其一动不动,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属下自作主张,但并非草率而为。首先,自我封闭十余年之后的萧姚已经不是当时的金盟卫统领,那个可以威胁到盟主大人的人。他的实力跌落的厉害,寿昆亲自试过了手,实力在圣域武宗三挡的层次,威胁已经减弱了很多。其次,他将会在南下的战争中充当重要的角色,秦冲需要一个支柱型的帮手,凯皇大人的统一霸业不能有丝毫的差池,属下倒是希望秦冲身边能过几个像萧姚这样的人。”

  凯皇的一双碧瞳回复了正常,花斑豹阖上了眼睛小憩,呵呵地笑了一声,“站起来说话。在你看来,秦冲这个人如何?我听说你们的私交不错。”

  “算是挺投缘,他年轻敢拼敢赌,重情重义,挑不出什么太大的毛病来,对天盟的依赖度差一点,但不管怎么样,比太叔衍、庞靖这些人好掌控得多。”

  “你认为他没有造反之心?”老人问的很直接。

  黄海其想了一下,“属下认为他不敢,如果他成功地灭掉了王室,要控制住他那就得给更多的好处,他和太叔家的矛盾日渐加深,当他实力积蓄的足够强大,可以用他来抹除天盟里那些别有二心的人。”

  老人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黄海其,“你处处为他说好说,看起来不止是各方面都很投机这么简单。”

  “当然不止。”黄海其笑道,“私下我了解了一些有关于秦冲过去的事儿,他的心思根本不在雾国这片土地上,他有一个妹妹远在他乡一直都想着去寻找。他是一个外来户不像是天盟里那些老人们,把根基扎的那么深,总是梦寐以求着能够光宗耀祖,成就一番伟业。”

  “你怎么知道这些话不是编造出来的?”

  “凯皇大人可以派人去遮云国,打听打听已经别灭宗的一个宗门叫做万剑宗的,这些事情都有根可循。”

  “好吧,我姑且相信。”凯皇说道,“即便他别有二心,我也无所畏惧,难道你会认为我放他去死亡训练营里挑选帮手,就一点后手都不准备吗?”

  黄海其微微一惊,“难不成您——”

  凯皇眯起眼睛,有意岔开了话题,“好啦,你刚才说还有一个来历位置,是一个圣域武宗的御兽师对吧?”

  “没错,此人名叫许良。”

  “他有没有带着灵兽出来?”

  “有的,是一只长臂猿,会使用棍技,灵智不凡。”

  “你应该还记得陆柏这个人吧?会使用棍技的御兽之术是他独有的,这个叫许良的十之八九是他的徒弟。

  “秦冲等人已经回到金城,凯皇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老人捉摸了一下,提笔写了一份文书扔给了黄海其,“你去准备一下,良将已经选好,那良兵也要备足才是,最近有几批人想上山投诚的?”

  “从混乱之地来了不少人,野路上也有,能看得上眼的有六七支队伍吧,最少都有百人。”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把我手下的人交给秦冲,他必然会想多不太会用这些人,所以还是让他自己挑选看得顺眼的吧。”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回去吧,见到萧姚,记得跟他带句话,就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打消掉他的所有顾虑。”

  黄海其点点头,退出了大殿。

  还在秦冲身边的人并不多,以田翼、铁男、刑豪为主,一下子增添了多位同伴,第一次见面相处的还算不错。

  这五个,每个人都拥有圣域武宗的实力,铁男一下被搞得很有压力。

  当晚,秦冲便收到了黄海其送来的信函,说是明后两天,是给他招募兵源的时间,这些队伍有的来自混乱之地,有的来自野路,有的来自其他地域。

  有刚刚组建不久的,也有曾经对抗天盟转而投诚的,秦冲是新一任的豪门巨头,凯皇亲自下达了手令,归附于秦冲的队伍,会享受和秦冲一样的荣光。

  这些队伍跑来天盟总部不过是为了获得认可,甚至寻找一个靠山,凯皇把秦冲这个新豪门推出去,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这些队伍的首领自然会趋之若鹜。

  曾经踏上过金光大道,进入天启圣殿获得盟主给与荣光的人,都会获得这样一个好处。庞靖就曾招募到如今的四大护法中的二位,西门朽木也挑中了几支不错的队伍,自此一路腾达。

  为了加深友情,秦冲把大伙聚在一起大吃了一顿,祁洪大着胆子征求想去找个姑娘放松放松,不答应也不合适。

  祁洪和屠夫营的几个人聊得不错,吃饱喝足一起出去的。

  狮王则是跟萧姚把酒相谈,狮王自然听说过对方的大名,其实他和萧姚年纪相当,但抵不过对方成年太早,二十岁就已经功成名就,倒显得自己在人家面前矮了一辈。

  萧姚也并非是高冷的人,铁男则完完全全成了小辈,时不时地敬酒,按照狮王的打算,是希望萧姚接管狮营的队伍。

  申公弑个性有点孤僻,跟谁的话都不太多,却意外地看上了夜姬。有意无意地跟她聊几句话,夜姬不怎么会聊天,所以两人经常出现尴尬冷场的情况。

  酷匠网!首z发《

  许良是融入集体最快的,他天性纯真毫不做作,也很健谈,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可能是都喜欢驭兽的缘故,叶寻跟他很快就熟络起来,聊得十分开心。

  金燕儿则是提防地嘌着幽婵,醋坛子又快要打翻了,一看到这个女人跟秦冲说话就生闷气。

  这个晚上,难得的轻松欢乐,谁都知道这样的机会今后可能不多了,所以都格外珍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