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不错不错,要说这死亡训练营最不该关的人那就是你啦,我来试试你的拳脚还是不是和过去一样。”黑教官说着一个闪身,出现在了萧姚的身后,一拳轰向他的脑袋。

  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道,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点都没留手。

  砰的一声,萧姚转身对了一拳,周围的空气都震荡了一下。

  黑教官借力跳起,双脚如同一柄钻头一般插下来,萧姚见招拆招,长枪出现在手上,用力地向上一挑。黑教官没有敢用双脚去和枪尖碰撞,整个身体如同失重一般,猛地拔高一个燕子翻身落在地上。

  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萧姚收回枪说道:“我的身手可有退步太多?”

  “还行还行,自然是比你的巅峰时期还差一截,但你待在这里十余年,能保持成这样也算实属不易了。三挡的实力在这儿就算是顶尖,在当今的金盟卫里也算是超一流的,作为老朋友,我对于你能走出这一步而感到开心。”

  “谢谢了,你确定凯皇会放我走吗?”

  寿昆耸了耸肩,“如果你跟着的不是这个臭小子,那八成我是没办法放你离开的,这小子虽然实力不咋地,不过倒也是一条好汉。运气也不错,有时候在魄力和胆量上倒是值得让人称赞一番。”

  祁洪问道:“黑教官,以后咱们就再也不见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黑教官不耐烦地一摆手,“滚吧。”

  萧姚只是简单地跟寿昆寒暄了几句,看得出来两人过去的交情不错。黑教官在前面带路,穿过光秃秃的缓冲区域,外面的城楼上很多巨大的机械对着每个走出来的人,幽婵、祁洪这些曾试图越狱的人都清楚这些机械的可怕,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几次被血洗过。

  祁洪嗷嗷地叫了两声,实在是激动,暗暗在心里发誓,今后即便是自杀也绝对不要再进到这里来了。

  “你们眼睛都瞎啦,是老子亲自提的人,都有谁离开了自然会有记录者把这件事禀报给那个臭老头的!”黑教官对着外墙城楼上的人嘶吼。

  多部机械纷纷转移了目标,一种被锁定的压力也随之消失了,黑教官把他们送到了死亡训练营的外墙之外,抱着肩膀骂道:“你们几个好运气的小兔崽子,被秦小子拉出去可要记得人家的好,多卖力气。行啦,时候不早了,这个点出去天黑之后能够下山。”

  “不管怎么说……黑教官,我祁洪这辈子都记得你的好!”祁洪行了一个大大的礼。

  “滚滚,别说话酸溜溜的,老子这辈子都折在这里啦,没办法再出去闹腾闹腾,你们把我那一份也完成了吧。行了,我回去了,咱们以后还是别见面的好。”

  寿昆说完,背着手转身走了。除了萧姚,秦冲这几个人都对着他的背影躬身。

  秦冲来这里由他负责接待,虽然总是黑着一副脸说话也有些难听,但凭良心说对秦冲确实不错。

  v1更#新最=M快F:上酷!¤匠)网@●

  幽婵、祁洪更不必说了,都曾受到过他的特殊照顾。

  申公弑对任何效忠凯皇的人都抱有敌意,秦冲算是例外,他心里憎恨黑教官,但同时又尊敬他。

  许良则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以为秦冲跟这个黑大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跟着躬身表示感谢。

  走到黄泉洞,大飞上前和秦冲勾肩搭背,一副好哥们的模样。

  “哎哟哟,真是让哥哥好等,数着天数呢正想着你也该出来了,这不,说人人就到了。”大飞跟秦冲拥抱完后,打量着同行的五个人,不管怎么说他也曾经是死亡训练营出来的,算是老人啦,一些名气来头大的人物多少都知道。

  这五个人里头,除了许良,他都认得,竟然还跟着一只大猩猩,脸皮都不禁抖了几抖。心说这秦兄弟眼睛可真够毒的,抓在手里的牌没有一张废牌。

  “大飞?莫非你是齐坤飞?”萧姚上下打量着对方,随口问道。

  “枪帝萧姚,久仰大名!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的真名,连我自己都快忘记了。”大飞哈哈大笑。

  祁洪、幽婵都不知此人是谁,交换了一个眼神,纷纷摇头。

  “曾经的黑王,也是公认的最强的黑王。”萧姚说道。

  秦冲再看大飞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红王的实力他亲眼见识过,历代里自强的黑王,那大概是什么实力?

  “黄泉洞对你们畅通无阻,一直朝前面走吧,我就不送了,再过几天就到我轮班的日期了,去找老黄好好地去潇洒潇洒。”

  “那飞哥,再会!今后如果有机会,你我二人一醉方休!”秦冲拱了拱手,跟这个人虽然相识时间不长,却非常的投脾气。

  秦冲发现凯皇从死亡训练营里提出来重新启用的人,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看起来都非常的普通,很容易就被忽略或者轻视掉,具有很强的欺诈性。

  带着这五个人,秦冲一想到接下来要干的一番事情,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期待已久!

  天启圣殿内。

  夜色渐深,凯皇一只手倚着头正在看一份名单,上面有很多人名已经被画上了圈,被画圈的则表示这个人已经死了,或者失去了联络,在王室那边安插的那些人,不断地被挖出来利用各种手段除掉,没死掉一个人都让他有点心疼。

  不过名单上最上面的人名被画圈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他的双眼盯着这几个名字,这几个人可都是他精心培养的,损失了卒子不要紧。

  这几个重要的人继续隐藏不了多久,好在他已经选出了破局者。

  这时候,有人缓步走入了大殿内,孤身只有一人,人进来之后大门便被关系了。

  “有结果了?说说看,他究竟都挑选了什么人。”凯皇头也没抬,似乎不太在意一样。

  黄海其收起往日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整个人非常的严肃,走近了说道:“禀报盟主大人,这份名单你听了,可能会感到吃惊。”

  “吃惊是好事,这个姓秦的小子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

  “那我就先招募的先后顺利开始说,第一个人是祁洪,天生守卫,他的家族也是几代给豪门做守卫的。第二个人是幽婵,幽王的孙女,术法超凡,曾经是您的死敌。第三个人是申公家最后的后裔——申公弑,之前默默无名,近几年蹿升的厉害,领悟了家族的传承奥义。第四个叫许良,身份未知,圣域武宗等级的御兽师,而最后一个……是曾经的金盟卫统领——萧姚!”

  凯皇抬头,一双眼睛顿时盯死了黄海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