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气入体,秦冲直接喷出一口血箭,脸色惨白,同样倒了下去。

  向泰虽死,可他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倒在地上嘴皮发青,只剩下悲鸣虫在四周打转呜咽。

  当沈南燕何心瑶等人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秦冲七窍流血,浑身冰冷,宛如一个死人。

  要不是他还睁着眼睛,鼻孔中还有呼吸出入,众人还真以为他是死了。

  即便如此,他的状况也不容乐观,面如死灰,脸庞苍白。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冲哥!”

  “秦师弟!”

  两女见到秦冲这副模样,顿时一阵晕眩,差点站立不住。恢复过来,两人皆是凄惨叫了声,将秦冲扶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将秦冲抱在怀中,沈南燕的眼眶有泪珠打转,表情焦急无比。

  “我杀了向泰,但他……他打出一道毒气,我就中……中招了。”躺在师姐温暖的怀中,秦冲却只觉浑身冰冷,张着青紫的嘴唇断断续续的道。

  “你们谁会医术?”

  师弟瑟瑟发抖躺在自己怀中,沈南燕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冰冷和痛苦,心中一疼,强忍住泪水,转过身问道。

  “我!”

  一个武师站了过来,给秦冲喂了几颗丹药,又是掐又是捏。

  然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疗武师,对这种莫名的毒毫无办法,救治了片刻,无奈起身。

  “抱歉,这种毒我从没有见过,我也无能为力。”医疗武师颓然的摇了摇头。

  医者,最害怕的就是有病人在眼前却束手无策。

  “不!不!”

  医疗武师的声音,如同地狱的审判,让何心瑶心中慌乱,啪的跪了下来,拉着武师道:“不会的,一定有办法,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

  家族已灭,宗门也亡,对她来说,秦冲就是她的支撑和全部。倘若爱人出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堂堂一个家族大小姐,在这一刻竟忘记了身份,跪了下去!

  “啊?你快起来,快起来!”

  医疗武师刚才可是见过何心瑶恐怖剑招的,她的跪拜,他如何承受得起,惊慌的将其拉了起来,道:“我也想救他,可本人医术不够,实在难以为继啊!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即回城。”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沈南燕坐在地上,将秦冲抱在怀中,心疼的为他擦拭着脸庞。

  “真的对不起。”医疗武师低下了头,长叹一口气。

  他人的宣判,秦冲并不意外,他的状态,自己最为清楚,出声道:“心瑶……沈师姐,不要浪费时间了,趁着我还有口气,让我说说话好……好么?”

  说出这句话,他仿佛是用了全身的力气,脸上渗出无数汗珠,额头滚烫无比。

  “不!我不允许你说!”何心瑶泪雨如注,小手握着秦冲的手掌,哭泣着道:“我要等你好了跟我说。”

  “吉人自有天相,秦师弟,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节省力气,其他的,交给我们来做。”沈南燕也是道。

  她们都明白,所谓的说话,其实就是遗言。

  只要秦冲话一出口,就意味着一切都走到了终点,她们怎么会同意。

  “还等什么,赶紧回城啊!”人群中,一个武师忧虑的吼出声。

  “不行,他的气息太虚弱了,现在回城,只怕……”副城主话到这里,不再说下去。

  秦冲现在基本没救了,要是真的起身,只会加快死气和毒素的流转,恐怕在半路就会死去。

  “嘶嘶!”

  就在此时,悲鸣虫发出悲泣的鸣叫,竟一下将何心瑶给拱开了。

  随后,它趴在秦冲身边,虫壳之上,射出很多细小的管子,插入秦冲的手臂、大腿、腹部。

  “这是?”

  何心瑶大怒,正想将悲鸣虫踢开,但看到这一幕,目光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期冀。

  但见那些细小的管子之中,无数的液体在快速流动。这些液体,全都是从秦冲身上吸出,然后流入悲鸣虫体内。

  “他在吸毒,用自己的生命救主!”副城主精光闪烁,欣赏的道。

  一个魔宠,居然懂得在危机关头为主人吸毒,这样的魔宠,简直就是武者的最佳伙伴。

  不一会儿,吸毒结束,秦冲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看起来不再那么死气沉沉。

  这次吸毒算是在关键时候救了秦冲的命,不过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只能延缓秦冲的死亡时间。唯一的办法,还是立即回城,再做他想。

  悲鸣虫这样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感动。

  它尽管可以稀释毒素,可面对此等恐怖的东西,在为秦冲续命之后也彻底伤了,蜷缩成一团,浑身颤抖。

  健康的它,也近乎于死亡。

  暂时将秦冲强行从鬼门关拉回,众人飞一般回城,将他带到了城主府。

  “万煞尸毒!”

  秦冲刚一放下,万圭就瞳孔紧缩,艰难的吐出四个字。

  “万煞尸毒?那是什么?”一个城主府武师问道。

  √!酷*/匠网o@永久;免3j费(看wp小VG说KH

  “是莫枯骨特有的尸毒!”万圭沉着声音解释道。

  此毒,为莫枯骨独有,万圭有幸在其他地方见过。这种尸毒,无论是在风驹公国还是遮云国,皆是谈虎色变。

  中毒者,除非有武宗级别的实力和体质,否则必死无疑。

  而它最让人恐惧的,是发作时间极短,哪怕有救治的办法,也根本来不及。

  秦冲很幸运,有悲鸣虫给它吸毒。否则,抬回来的,必定是一具尸体。

  “这……那不是说,他的尸毒除了莫枯骨本人,无人可解了?”沈南燕咬了咬红唇,刚刚升起的希望又坠落下去。

  “一般情况来说,确实无药可解。”万圭点头道。

  “一般情况?”何心瑶又燃起希望,抓住了万圭话中的关键。

  那么多双目光刹那就投向自己,哪怕万圭见多识广,却也是哆嗦了下,道:“我这里有一个疗养池,是上一代城主留下来的。以前我曾受过多次重伤,都靠着疗养池活了下来,我想要救秦冲,只有在疗养池中才有一线希望了。”

  不过也只是一线希望。

  疗养池毕竟不是清毒用的,效果如何,他也不敢保证。

  如万煞尸毒这种东西,除了莫枯骨,遮云国几乎无人能解。

  假如秦冲能够在疗养池中挺过两天,就可以活下来,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