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巨大的脆响传出,骨剑士的手臂被生生斩下一只,气息顿时萎靡。它是不怕痛,可手臂被斩断,实力就会下降,近乎致命。

  更新-$最J快上8q酷匠,h网

  宗级的武器本就锋利无比,对等级较低的武器有压制作用。

  无相封魔剑配合封魔无相功,力量成倍增加。

  而且,封魔剑由于有封印能力,伤害奇高。

  骨剑士虽然堪比武师巅峰,但面对那么多人的围攻,还有何心瑶这种异数存在,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吗的,你个鬼东西,你再嚣张啊!”之前被压着打了那么久,这些武师早就憋坏了,一个个怒气爆发,痛打落水狗。

  可怜的骨剑士,面对众多强者围攻,只能步步后退。如果他有意识,定会在漫天的剑影气劲围困下绝望。

  嘭!

  终于,一个武师瞧准了时机,手中铁锤如战鼓般猛然敲下,不偏不倚的敲在骨剑士的头颅上,将其砸得骨屑纷飞,流出恶心的液体。

  骨剑士即死,剩下的,便是那最为难缠的老太婆。

  骨剑士强在力量,而尸鬼老太婆则是强在控场。她的防御力很差,只是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光圈,想要接近她几乎不可能。

  “咕噜噜。”

  尸鬼老太婆咿咿呀呀的叫了声,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见黑夜中冲起一团白烟,诡异莫名。

  为了突破光圈,众人不停的轰出气劲,在地上犁出一道道裂缝。白烟升起,大家还以为是障眼法之类的,并未在意。但不过片刻,实力稍差的武师就开始口吐白沫,皮肤溃烂。

  甚至有的还忍受不了奇痒无比的感觉,疯狂的抓挠着自己,连皮肉被抓烂也毫无知觉。

  “不好,这白烟是毒,大家快离开它的笼罩范围。”

  沈南燕离着白眼较远,看到这一幕,连忙出声提醒。

  退是退了,可尸鬼老太婆的目的却也达到,拖延住了他们。而且,看那恶心的模样,一时半会儿大家拿她也没办法。

  有光圈,有烟雾,老太婆已立于不败之地。那桀桀阴笑的声音,让平时眼高于顶的武师束手无策,只剩下几个中毒的同伴在地上打滚惨叫,有的连眼珠子都挖出来了。

  “剑啸云天!”

  沈南燕见大家都不敢动手,索性一咬皓齿,升空而起。她的灵剑之上,不时何时泛起了圣洁的白光,让人心中浑然一静。

  白光照耀之处,绿意浮动,生机无限。这一刻,那圣洁的白光竟将尸鬼气息给压制住了!

  就连让大家面色大变的白烟,也被驱散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出现。

  “咿呀呀!”

  大招被破,老太婆罕见愤怒,厉风环绕,毒爪裂空,向着沈南燕攻击而来。

  “杀!”

  其他武师可不是傻子,见老太婆发怒,知道她的招数已被破解的差不多,个个奋勇当先,招呼而上。

  而此时,沈南燕手中的长剑也是劈出凄厉的虹光,猛斩而下。

  呲啦!

  被众人围攻,老太婆左右不能兼顾,陷入困境,只能再次撑起防御光圈。可它忘记了,天上的杀气才是最致命的,被沈南燕一剑劈成两半,连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有人得手,其他人痛打落水狗,冲上去将其轰成碎片。

  “我靠,这鬼东西终于搞定了。”那么多武师对付两个怪物,还死了好几个,大家都觉得脸上无光。

  一些平时和死去的人是好友的,表情黯然,默不作声。

  “杀掉了就好,这两个尸鬼如果是在敌人攻城的时候用,绝对会造成大麻烦,他们的牺牲,并非没有意义。现在要紧的,是将秦冲找回来。”

  副城主看大家情绪不高,出言安慰。

  “走吧。”秦冲只是初入武师,和向泰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沈南燕心中焦急,率先飞了出去。

  此刻的秦冲,正和向泰打的不可开交。

  因为施展藏尸图卷,向泰的状态并不好,速度、力量都衰退的很厉害。他的实力,现在不过是武师二重的水平。

  秦冲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且还有悲鸣虫的帮助,一时间倒也打了个势均力敌。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万剑宗的剑诀?”之前在万剑宗战斗,向泰领教过万剑宗长老的剑术。

  平心而论,要不是有圣君出现,就算是百里渊莫枯骨在,也会狼狈而退。

  对于这些剑修,他极为忌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我会取你的性命,祭奠我宗门的亡灵!”秦冲冷声道。

  “那你就死吧!”

  果然是万剑宗余孽,向泰知道双方无化解的可能性,乍然拍出一掌,阴风阵阵,如地狱恶鬼,带着浓浓的尸气。

  他乃是莫枯骨的干儿子,可以说是心腹。有干爹的照顾,他的功法与莫枯骨很是类似。

  修炼炼尸术,掌控恶鬼是他最大的底牌。

  幽冷残暴的气息扑面而来,秦冲不敢大意,浑身一震,麒麟衣瞬间护体。下一刻,他轻轻一抖,一个血色影子在身后飘起,诡异莫测。

  面对穷凶极恶的对手,他不敢大意,血气狂暴后的血亡灵直接开启。

  吼!

  猛然间,血亡灵一阵咆哮,吹出一团血舞,似血雨喷向向泰。

  这是亡灵咆哮!

  血亡灵攻击,秦冲则是怪力加持,放弃了灵剑,由上到下打出一团极光,砸向敌人。

  轰嘭!

  拳掌交错,空气爆裂,天地变色。地面之上,草皮木屑被掀起很大一块。冷风呼然吹过,吹得干干净净。

  一重对二重,两人皆是感觉到恐怖的力量侵入经脉,冻结血液。

  然而,让向泰绝望的是,他刚刚想退,却发觉那个飘渺血红的虚影,竟咆哮之间张开血盆大嘴,想将他彻底吞噬!

  这一击,对方竟不是试探,而是需想一劳永逸的将他留下!

  呲噗!

  向泰想退,却被悲鸣虫的黏液粘住,很难动弹。明白的太晚,他被血亡灵血口直接咬上,血流如注。

  “是你逼我的!”

  难逃一死,向泰索性把心一横,张手打出一串绿色的恐怖毒气。

  由于距离隔着很近,秦冲也没想到向泰还有这等手段,躲避不及,被毒气上身,侵入体内。

  噗!

  麒麟衣此刻显得毫无作用,如纸张一般被轻易贯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