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驭兽宗入侵开始,万剑宗就是被迫应战,没有任何准备。

  邱机子雷岩邢虎等人,虽然是实力很强,可孟兴却傻乎乎的让他们单独出战,以至于现在护宗天师身边根本无人可以帮忙。

  反观敌人,除了项鼎,个个都是宗级强者,四人围攻一个天师,足以让其手忙脚乱。

  尤其是百里渊和莫枯骨,一个以前是万剑宗弟子,对天师的剑技非常熟悉。一个则是诡异莫测,每一次出招都阴风呼啸,让天师仿佛置身地狱。

  所谓的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大抵也就是这样了。

  孟兴有心帮忙,却被驭兽宗其他的强者挡住,同样是一场血腥大战。

  让他稍微心安的是,圣君虽然强大,可白须老者和秃头大汉却也不是省油的灯,暂时是挡住了对方。

  可另一位胖子天师就惨了,被四人围攻,还有一些驭兽宗长老前来,他只能且战且退。

  他的实力本来就比白须老者要差,现在落到这般境地,渐渐的有些不支了。在斩杀了数位驭兽宗的长老之后,他被百里渊一个偷袭一箭穿心,不甘倒下。

  “百里渊,你不得好死!”

  孟兴气啊!

  好不容易放下身段才将护宗天师请出,却被围殴致死。这就像是街头混混打架,你虽然很强,可人家人多,一人一记闷棍都将你敲死。

  胖子天师身死,但他的尸体并没有留下,而是化作一道魂影飞入了宝塔。

  那破旧奇怪的宝塔,竟然是天师的最终归宿。

  与此同时,圣君那边也有了动作。

  被两人纠缠了那么半天,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三叉戟猛地的一挥,气息大变。

  身怀双生武魂,圣君的手段变化多端,与两位天师打了那么久,他还显得游刃有余。

  “雷火断魂!”

  随着三叉戟的飞出,天空总雷电轰鸣,乌云密布。云层间,隐约有苍龙穿梭,怒吼阵阵。而地面之上,则是浮现无数的裂缝,有火山喷发,火焰冲天。

  一雷一火,引动天地异象,让所有人都心中一紧,忍不住颤抖。

  用出此招,并不是圣君想要的。在白须老者和秃头大汉的逼迫下,他也有些力不从心,如果再不下死手,恐怕最后失败的人,还真可能是他。

  断魂一出,圣君之上,浮现出一个图案虚影,就像修罗降世。此虚影,和百里渊的血修罗有点相似,但论凶吝程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是它!是它!就是它!”看到圣君虚影浮现,秦冲瞬间就失控,低喃自语。

  “冲哥,你怎么了?”感觉到秦冲浑身冰冷,何心瑶吓了一跳,连忙抱住他。

  “真的是它!就是它,让我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秦冲没有回答何心瑶的问题,只是身体不停的颤抖,血液变得极为冰冷,双眼血红,似有血泪流出。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遮云国的人,他有自己的家族,而且是一个大家族。

  不过那个家族和何家一样,已被灭掉。家族被灭的时候,他从敌人的尸体上看到过一个破碎的令牌。

  而那令牌,和圣君此时释放出的虚影完全一致!

  宇文疾的话,他并未听到,但他敢肯定,家族被灭,与这个叫圣君的人绝对有莫大的关联!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也和宋庆何心瑶一样,过着锦衣玉食的世家公子生活。经脉被废,被人诬陷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出现在他头上。

  与家族被灭有关的东西一出现,秦冲的大脑一片空白,竟然想冲过去问个明白。要不是何心瑶看出了他奇怪的举动,将他阻止,恐怕他已被周围的人发现了。

  圣君放大招,白须老者和秃头大汉也拼命了。

  白须老者佛尘飞起,释放出巨大的金色剑气,就算比之圣君的雷火,也不逞多让。

  秃头大汉的竹剑已变成闪闪发光的灵剑,剑影比雨滴还要密集,笼罩着一方天空。

  噗!噗!噗!

  令人山河色变,沧海沉浮的撞击后,两位护宗天师直接陨落,飘荡在空中。而圣君,则是受了伤,但到底伤得如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三人猛然轰击在一起,天空中闪出刺眼的白光,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次引动着所有人目光的碰撞,无论谁胜,都足以决定这一次大战的结果。

  与他人不同,在三人大战时,秦冲的瞳武魂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虽然这样让他的眼睛很是刺痛,但他却看见圣君手上的一枚戒指被生生打落!

  “唰!”

  e酷*¤匠:网永*久免‘费n看√小(d说K

  他动了,破空步发动,比平常的速度还要快,几乎是眨眼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现在掉落的戒指旁边,将其捡走,然后退缩到很远的地方。

  这一切,哪怕是圣君也没有发现。

  天师身死,他们的尸体和之前的胖子一样化成魂影,然后飞入石塔。

  “想走?没那么容易!”看到魂影飞进破旧的石塔,圣君大怒,举手间轰出雷电,向着石塔笼罩而下。

  要说孤傲,他比百里渊宇文疾有过之而无不及。想他耀眼临世,却被打成这副模样,不将两位天师挫骨扬灰哪能甘心。

  然而,当他失望的是,他那足以灭掉一城的攻击,轰在石塔之上,竟然毫无作为,只是打落了一点灰尘。

  石塔塔身,自动出现一个保护禁制,任他如何努力,也无法打破。

  这座石塔,乃是万剑宗的祖师悟道修建的,具体是谁建造,连孟兴也不知晓。关于石塔本身,万剑宗也研究过。

  有人说是天生宝塔,也有人说是武宗或者武王建立,最后因为难以确认,不了了之。

  “也罢,就让你们死得好看些。”想不到以自己的身份,竟拿一座塔没办法,圣君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但片刻之后,他就起身离开。

  答应帮风暴公爵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他不想多留,连声招呼都没打就不告而别。

  直到此刻,这一次由风驹公国和驭兽宗联手发起的大战,终于告一段落。

  万剑宗虽然展示了它比驭兽宗更强的底蕴,但由于宗主决策失误和应对不当,只能吞下被灭的苦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