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场就这样猛,来者的实力用脚指头都想得到。万剑宗这边,刚刚恢复的气势又变得低落起来。

  雷火漫天,空前的威压自远方传来,还未临场,便已将一些实力稍差者压得两脚发抖。

  唰!

  一声轻响,在众人的上空,不知何时已站立一个男子。但让人心塞的是,对方明明就站在面前,多数人却看不出他的年纪和长相。唯有那妖魅邪异的身形,置身于云雾之中。

  他看似是在凌空,但仔细一瞧,却又云烟飘渺,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不过,他切切实实的就在那里,只不过给人一种邪气凛然,难以触摸的感觉。

  拉风的出场,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宇文疾更是直接跪倒在地,高声大呼:“拜见圣君!”

  以他的实力和现在的地位,竟然会跪倒叫一人,要不亲眼所见,项鼎打死也不敢相信。

  “圣君?竟然是他!”

  不仅是宇文疾,百里渊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不敢与来者对视。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现在却被对方的实力所蛰伏,不得不说,实力为尊终究是永恒不变的定律。

  “呵呵,原来是这个宗门,看来我又能会会老朋友了。”圣君站在空中向下俯视,只是轻轻的看了宇文疾一眼便不再停留,而是把目光放到了白须老者身上。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他连都没有动一下,显然已是司空见惯。

  其实要不是他凌空而立,看上去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人,除了模样诡异之外,一无是处。

  但就是这个人,让宇文疾喜出望外,让三大护宗天师的表情都变得无比沉重。

  只有宇文疾清楚的知道,风暴公爵为了请他出来,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他身怀双生武魂,而且已进化过多次。之前天际间所显现的雷火,就是他的武魂导致。此人一手控制雷电,一手掌控火焰,旦夕之间,可灭一城,可屠一族。

  他的武器,没有任何隐藏的拿在手中,是一柄喷射火山熔岩气息的三叉戟。哪怕是隔着那么远,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其戟身所散发出恐怖热量。

  “我原本只是想卖风暴公爵一个面子,想不到还能看到熟人,真是意外至极啊。”圣君淡然一笑,身形微微动了动。

  “他到底是谁?”项鼎没有跪下,但他不敢轻举妄动,连呼吸都变得十分谨慎。

  堂堂一宗之主,竟然会有这种感觉,太让他恐惧了。

  “他叫圣君,具体名字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他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连公国都无发招揽他,只能花重金养着,而他只需要在公国有事时出手一下即可。”

  宇文疾看圣君时一脸炙热,只觉热血澎湃,心中如热浪翻滚。

  8.最iM新章Aq节\上y酷|匠U网

  以一已之力,震慑万千众生,这才是强者,这才是真正的武道!

  为了让圣君出马,风暴公爵花费不菲,而且还是人家卖公爵一个面子,才肯来亲自料理这边的事情。

  他的地位同样是公爵,而且我行我素,不受任何法律规则的约束。可以说在风驹公国,他就是横着走的强人,谁也不敢招惹他。

  “哼,可笑!”

  辛辛苦苦营造的气势被瞬间扑灭,白须老者一脸铁青,冷声道:“当年我和你师父也还算有些交情,但我万万想不到你今天居然会助纣为虐!”

  白须老者活了几百岁,认识一些强大的人物并不奇怪。对于圣君的来历,他勉强知道一些,尤其是他的师父,白须老者更加熟悉。

  然而,在武者的世界,所谓的亲情和友情比纸张还要淡薄。圣君敢来万剑宗,未必没有调查过,可他既然来了,说明早就不会理会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老头,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东西,我来,就是为了帮风暴公爵一次。怎么样,如果你们老实点,自己束手束脚,我可以考虑帮你们求求请。”圣君根本就不买白须老者的账,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意思。

  “放肆!对于你这种祸害,只要将你彻底打入地狱,才能让世界清静!”白须老者对圣君同样是不屑一顾。

  “这么说,今天真有一个大宗门会被我灭掉了?”圣君道。

  “少说大话,今天此地,就是你的埋骨之地!”白须老者大怒,拂尘向上一挥,一道醒目的剑气冲天而起,向着圣君劈斩而去。

  “好,那我就陪你玩玩。”

  剑气旦夕便至,圣君恍若没有看到,只是身体一晃,就躲过了杀招。看他的样子,似乎连脚步都未曾移动过,就将老者的剑气给让过。

  “一戟斩乾坤!”圣君轻喝,三叉戟如太阳一般耀眼,射出惊天雷电,引山河变得雷云呼啸。

  那如末日般的白色雷电,几乎在圣君喝声的同时,便已砸落到白须老者的头顶。

  “无剑荡尘埃!”

  灭世气息已至眼前,白须老者那双深邃的瞳孔中划过一抹寒芒,无数剑影似是江河百舸,围杀雷电。

  轰隆隆!

  震天的轰隆声传出,老者那弱不禁风的身躯狼狈倒退数百丈,脸色泛起一刹那的潮红。

  一击,老者竟然就受了不轻的伤!

  “好胆!”

  看到圣君趁着白须老者受伤的之际欺身而上,手持竹剑的秃头大汉一声暴喝,竹剑一点,漫天寒芒笼罩天空,遮云蔽日!

  “以多打少么?看来万剑宗还有点底气啊。”

  寒芒忽起,圣君皱了皱眉,微微移动了下,没有再追击。“剩下那个交给你们了,这两个老家伙我来会会。”

  说罢,圣君眼眸一寒,整个人沐浴在无尽的火焰中。

  这个时候,心情最是沉重的,莫过于孟兴。原以为请出护宗天师能够彻底逆转,没想宇文疾还留了那么一手。

  圣君力战两位护宗天师,而最后的那位,则是由百里渊、宇文疾、项鼎和莫枯骨对付。

  实力低微者,早就退得老远,以免被波及到。

  趁着众人混乱的空隙,秦冲和何心瑶御剑飞进,想看的更清楚。

  两大绝世强者战斗,对他来说,绝对是难得的经历。

  在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哪怕是最弱的那个,也足以将他瞬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