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返回宗门,秦冲就被雷岩叫了过去,说是为五宗大会做动员。

  “召集大家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火剑宗的荣誉。以往每一次大会,我火剑宗都是第一,所以,此次会武,只能赢,不能输!”

  看着下面一群黑压压的火剑宗精英,雷岩的脸色显得很是严肃,连说话,也夹杂着内劲,震得人耳膜生疼。

  火剑宗第一内宗的地位由来已久,雷岩绝不允许失败。他所谓的失败,就是丢掉第一,哪怕是拿第二,也算是输!

  这是骄傲,也是地位!

  “秦冲,你出来。”

  见秦冲在人群中躲躲闪闪的,雷岩面色不愉,把他点到了前面。“现在你是火剑宗的大师兄,这一次大会,就由你来带头。胜,我有奖励,要是输了,后果你自己清楚!”

  “弟子明白。”被雷老头那凌厉的眼神盯着,秦冲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连忙点头。

  明天,就是五宗大会开始的日子,整个宗门气氛空前凝重。

  既然是盛会,那就不可能仅仅是比武那么简单。第一关夺旗,是团体作战,考验每个内宗的团体实力。

  地点,放在百花峰。

  百花峰乃是种植灵草的地方,有许多灵田药园,平日里宗门所发放的丹药,就是从里面取灵草炼制。

  一些炼丹长老的弟子,也会在里面照看药园。

  不过,百花峰的灵田药园只开垦了土地的四分之一。除此之外,植被地形非常复杂,里面魔兽横行,毒草丛生,对一般的武者威胁很大。

  当然,各种各样的灵花灵树,也经常见到。让人忌惮的是,这些灵花灵树,有的对人有益,有的则是会产生致命的危险。

  总之,里面的任何一种东西,都可能是宝贝,但也有可能会要人命。

  夺旗这一关,五大内宗都要参加,旗帜,已被放置在百花峰深处一颗树王的顶部,就等优胜者来取。

  夺得了旗帜,并不意味着就完事,还需要把它插在一个指定的地方。不用想,为了以防万一,那个地方必然会有其他内宗的高手进行阻击。

  谁都不敢轻言胜利,所以,各种手段会层出不穷。

  胜利的办法还有一种,那就是持有旗帜两天的时间。

  夺旗,顾名思义就是争夺。

  抢到旗帜,其他内宗的弟子必定不会甘心,所以,拿到它时候,必须要保证在两天的时间内不被抢走。

  枪打出头鸟,无论哪个内宗率先得到旗帜,都会受到其他四个内宗的攻击,想想都头皮发麻。

  不管哪种办法,都不是轻易就可以完成,否则,也无法达到宗门的目的。

  “第一种办法,说罢了就是躲,我火剑宗不屑那一套!”

  秦冲还在思付如何在两天时间内躲开敌人的攻击呢,雷岩就给了他一瓢冷水:“剑修,最重要的是傲气,是一往无前!躲,那是弱者的行为,我们要做的,就是夺旗,插旗!”

  “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你们也得把旗帜给我插上去了!”

  说完,雷岩面色冷峻的扫了眼人群,整个人散发出强大气势。

  郜山走了,他原本还担心火剑宗会群龙无首,没想秦冲横空而出,让他颇为惊喜。

  与驭兽宗战斗的时候,他已见识过秦冲的领导能力,所以对这小子很有信心。

  而且,火剑宗一直都是宗门第一大内宗,底蕴绝非其他内宗可比。

  “这下玩大咯,居然只能夺旗插旗,这是何苦来哉。”

  “也不知道雷长老怎么想的,赢了不就玩事了么,何必自讨苦吃?就算得到旗帜,可插旗怎么办?那里绝对有诸多的危险。”

  “唉,我看过了,这一届,其他内宗的实力都很强,比我们弱不到哪里去,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雷岩在上面说话,下面已经议论开了。多数人,都流露出悲观的情绪。

  这仅仅是第一关,雷岩就如此折腾人,第二关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离谱的规定呢。

  还好,为了公正,第二关还不能提前公布,算是让火剑宗的弟子稍微好过点。

  “雷长老,我可否带魔宠。”秦冲小心翼翼的问道。

  只有一条路可走,他必须要提前谋划,否则,要是失败,责任绝对是在他这个大师兄的头上。

  “可以。”雷岩点了点头道:“不过魔宠必须要先找专门鉴定的长老鉴定过,评估它的战斗力,看它能替换掉几个人。使用它,那同等实力的那几人就不能参加夺旗。”

  “……”

  秦冲别了别嘴,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他这是多嘴啊!

  要是他不说,直接让悲鸣虫上,谁都不会在意,可如今,就必须要遵守规矩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要将悲鸣虫带上。在丛林中,它绝对是获得胜利不可或缺的一环,在鹰山地域时,其作用就已表露无疑。

  替换就替换吧,少几个人,对整理的战斗力影响倒是不大。

  “都明白了?那就开始选人吧。”雷岩再一次询问秦冲,见后者没有摇头,把位置留给了他。

  既然是团体作战,人数就必须要多,准许的最大限额为两百人。

  这个数目,比与驭兽宗战斗时还要庞大,更加考验指挥能力。

  人数的增加,代表着保护旗帜就更加困难,想到此,秦冲不禁有些头疼。

  作为大师兄,自然有选人的权利。秦冲也不避嫌,直接把罗辰、韦盛、程敏、张明通、宋庆等先选进来。

  可惜何心瑶不在,他即便是想选也选不到。

  夺旗战,考验的是团体作战能力,各方面都要兼顾,不能单纯的都是实力高强之辈。其他诸如防御强的,会疗伤的,侦查能力出众的,也必须要齐全。

  这些职业,秦冲都选了几个拔尖的,以备不时之需。他这样的选法,完全没有按照常理出牌。

  一些平时实力不错,很有名气的,没有被他挑中。而实力不行,但喜欢歪门邪道的家伙,反而在他的名单之内。

  }g更r◎新最ut快9上}@酷`J匠网:

  人数不够,他干脆直接去了中下层,想看看能否找到特殊的人才。

  这个举动,很多弟子自然都有怨言,一个个阴沉着脸,表情不悦。

  但无奈,秦冲是大师兄,虽然才上来不久,可威望在那里,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