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天才,不过可惜很快就要灰飞烟灭。”

  对于师兄口中的小家伙,宇文疾也关注了很久,对他的天赋倒很是认同。

  他们所说的,自然就是秦冲了。

  “唉,看吧。到时候只要他识时务,说不定我会因为同门的身份,给他一条活路。”百里渊淡淡的道。

  接下来,宇文疾向百里渊汇报了他的一些布置。

  只是,百里渊虽然未死,可实力,却只有颠峰时期的十分之一,虚弱不堪。最重要的是,他的武魂还未归位,无法真正的恢复实力。

  而他的武魂,就在秦冲手中的断剑之中。

  以前,完好的灵剑乃是他的佩剑,对他来说无比重要,自从它断掉,他也就失去了信心。灵剑一断,他仍未已失去了修复的可能,所以将其埋葬在了剑崖的土地之中。

  可万万想不到的是,断剑竟然感应到了奇异的能量,破土而出,出现在了秦冲面前。

  一柄本会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湮灭的断剑,就此恢复了新生。

  谁能想到,一个新人弟子,竟能用断剑完成控剑术中的契剑,将它唤醒。更让百里渊吃惊的是,秦冲居然把断剑的武魂和他自身的武魂给融合到了一起。

  几乎已放弃的武魂竟能得以生还,对百里渊来说简直是天意!并且,他的武魂与秦冲的武魂融合之后,还通过剑武魂不断的得到了滋养,好像更加强大了。

  这样的事情,以百里渊的经历,闻所未闻。

  现在,他的口味更大,不但想要自己的武魂归位,连秦冲的剑武魂,他也不会放过!

  双生武魂的诱惑,即便是他,也无法抵挡。

  一个武士级别的师弟,对他来说几无威胁。

  虽然他和秦冲相隔很远,但他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断剑。某一次,他就做了个实验,企图让断剑不受秦冲的控制。

  实验获得了成功,那一次,秦冲的确对断剑有些失控。

  当然,那柄断剑,百里渊必须要亲自去取,顺便报多年前的血仇。想必,那些个老家伙看到他,一定会恐惧得惊慌失措。

  “你知道,我现在必须依靠这些生命经脉管维持生命,否则就会真正的身陨。一旦脱离了生命经脉管,我必须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回来。”

  百里渊看了看插在他身上的管子,声音低沉的道。

  “师兄放心,有十二个小时,万剑宗定然已不存在。”宇文疾看出了百里渊的担忧,立即表态。

  此次,风驹公国派出了不少高手,而且计划十分周详,要在十二个小时内解决万剑宗,并不是太困难。

  对百里渊,宇文疾有着深深的敬畏,只要师兄需要,他都会竭力去完成。

  不过,让他颇为不喜的是,对驭兽宗的招揽,进行的不是很顺利。

  “项鼎那个家伙一向多疑,虽然我已经给他许诺了无数的好处,可他仍旧没有松口。想要他们妥协的话,可能要多等几天。”提到项鼎,宇文疾就有些愤怒。

  明明已经是最后关头,可项鼎就是很警惕,让他很不爽。

  如果没有驭兽宗的帮助,在进攻万剑宗的时候,就会造成人手不足。万剑宗这样庞大的宗门,底蕴深厚得可怕,可不是好对付的势力。

  他也没有办法,驭兽宗到底最后会做什么决定,就看项鼎是否识抬举了。

  “驭兽宗项鼎?哼,一个废物而已!”提到项鼎,百里渊一脸不屑。

  当初他叛宗的时候,项鼎就和他交过手,在他眼里,此人比蝼蚁强不到哪里去。

  “话虽如此,可目前的人手的确有些不足,如果没有他的协助,想要将万剑宗一网打尽,实在太过困难。”宇文疾知道百里渊看不起项鼎,可他必须要提醒这位师兄,驭兽宗,绝对是攻击万剑宗大计中最重要的一环。

  百里渊没有答话,但他脸上流露出的冷漠,说明他确实不在乎项鼎的力量。

  对此,宇文疾只有苦笑。

  看来,他师兄的思想还停留在以前。

  项鼎以前是不行,但现在贵为一宗之主,所得到的修炼资源几乎无尽,实力不说赶上师兄,但也不是弱者。

  更何况,驭兽宗可都是有魔宠相助的。

  “现在,五宗大会马上就要展开了,这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不想因为项鼎而引起师兄的反感,宇文疾叉开了话题。

  “五宗大会?嘿嘿,好熟悉的名字。但愿这个盛大的节日,不会变成忌日!”百里渊眉头一挑,随即森笑起来。

  两人曾经都是万剑宗的弟子,对于万剑宗的各种会武都熟悉无比。五宗大会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他们,也都算是在五宗大会上才崭露头角的人物。

  宇文疾正要附和,没想却听到外面的山洞通道响起一声豹吼。

  “怎么回事?”百里渊双眼微眯,本就冷漠的气息变得寒意四射。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原来是那只三眼凶豹走了进来,不过在它的嘴边,还叼着一只鹰兽!

  “你被人追踪了?”百里渊看向宇文疾,疑惑的道。

  “项鼎!一定是他!”自己已经格外小心了,没想还是被盯上,宇文疾大怒,咬牙切齿的道。

  离开驭兽宗后,他就直接到了这里,能够清楚他去向的,只有项鼎。

  以他的身分,居然被驭兽宗给追踪了,其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哦?这小家伙很有胆色嘛,连你也不放过。不过既然他和以前一样没有长进,摇摆不定,那我就帮帮他。”百里渊望着鹰兽,不慌不忙,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酷w匠网**首发}

  只见他虚空一抓,那只鹰兽就直接到了手里。随后,他拿出一串很漂亮的手珠,取下一颗珠子,挂在了鹰兽的脚上。

  “项鼎这个白痴,要是还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了。”将鹰兽放飞,百里渊的声音变得森然起来。

  那串手珠,一看就是女性之物,极为漂亮,也不知道百里渊这样做,到底有何含义。

  另一边,百里渊并未注意到,当宇文疾看到那串手珠之后,神情瞬间就变得惆怅起来,但转眼,那抹惆怅就转变成了深深的仇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