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树叶,雷岩直接让人马上检验,不久就有消息传来,这片叶子上的血液,正是大师兄郜山的血液!

  “嘭!”

  雷岩震怒的一拳打在墙壁上,面皮极尽扭曲,双眼中射出让人心悸的寒芒。“肯定是驭兽宗的人干的,他们上绝情峰,一定有不可靠人的目的。要是我没猜错,应该是被郜山撞破了。”

  “雷长老,现在还不能下结论,或许是其他人偷进宗门也说不定。”一位长老虽然也很愤怒,可还算理智,纠正了雷岩的话。

  “也罢,既然郜山已陨落,那么接下来就有两件事要办,一是查清楚到底是谁害了他,第二,挑选第二个郜山。”

  雷岩脾气虽然暴躁,可并不是不顾全大局的人。

  他这番猜测虽然可能性很高,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想把脏水泼到驭兽宗身上,并不现实。

  一切,只有等眼线传来消息,才能验证了。

  当下最重要的,是选出火剑宗的大弟子。

  火剑宗作为万剑宗第一内宗,其影响力不言而喻,郜山身陨,对其他几个内宗都会产生巨大影响。

  堂堂第一大内宗,不能没有大师兄。

  那么问题就来了,谁,才有资格,也有实力成为火剑宗的大弟子?

  雷岩让人将郜山死亡的消息上报给宗主孟兴以及其他长老后,便开始着手准备挑选火剑宗大弟子。

  “他娘的,这还有什么选的?当然是韦盛师兄了,与驭兽宗战斗时,就是他发现了信息兽才反败为胜,舍他其谁?”

  “此言差矣!韦盛师兄虽然作用很大,可程敏师姐也不差啊。尤其是她穿上魔纹套装之后,实力直逼五重巅峰,而且她的贡献也不小。”

  “是么?那要不要让韦盛师兄和程敏师姐打一场?”

  “白痴!韦盛师兄都自认不如程师姐了,还打?”

  “我看你们才是傻子,我推荐黎明师兄,他的实力也不弱,而且平日里在宗门威望极高。”

  ……

  听说要竞选大师兄,火剑宗弟子立马兴奋起来,纷纷推出自己的人选。这些人,或是实力强悍,或是天资卓越,反正在宗门内都很有影响力。

  成为议论中心的弟子,此刻自然摩拳擦掌,觊觎着那个位置。

  但出人意料的是,哪怕是有长老推荐,雷岩都拒绝了他们的提议,因为他已经有人选。

  秦冲!

  多数人哪怕是撞破脑袋,也想不到雷岩所中意的人选,竟然是秦冲这个入内宗才数月的新人。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轰然炸锅。

  秦冲?新人?做火剑宗大弟子?不是做梦?

  出人意料的是,秦冲竟然有不少支持者在为他高呼呐喊。

  一时间,火剑宗分成了两个派系,吵成了一锅粥。

  固然,秦冲在与驭兽宗战斗时表现不错,但这还不够,不足以征服所有人。

  要想让大家都认可他,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秦冲,你是不是很纳闷,为何我会选择你?”秦冲正迷茫着呢,雷岩却是找到了他。

  秦冲苦笑,没有说话,只用表情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能被雷岩选中,说明了人家看重自己,按说,他应该满足了,可事实上他真有些忐忑。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突然间捡到无数金币,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一般。

  “的确,要真说实力,你比程敏韦盛都要差,但你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就如同还未完全绽放光芒的宝石一般。一旦真正的释放出来,我相信你会让宗门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看着眼前这个显得极为沉稳的弟子,雷岩十分欣慰,笑着道:“知道麒麟洞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这三天内你去那里磨练一下,能收获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麒麟洞里面,有三级魔兽墨麒麟,而且还不止一头。三天后你必须要砍下一头墨麒麟的角回来,才算合格。”

  麒麟洞这个地方,秦冲自然听过。

  那里算是磨练宗门天才的绝佳场所,许多师兄都去过。尤其是郜山,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一关,出来时实力才突飞猛进。

  里面不仅有暴躁强大的的墨麒麟,还有一种叫万灵果的灵果,有滋养经脉的奇效,是武者极为渴望的东西。

  不过么,灵果的成熟,一般都伴随着风险,墨麒麟就是麒麟洞里最大的威胁。

  通过了的人有,可失败者更多,而且哪怕是成功的通关,也会吃不小的苦头。

  秦冲抬头,目光中闪过一抹火热,没想程敏却是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焦急的道:“什么?麒麟洞,秦师弟,千万别去!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闯麒麟洞还有些差距,哪怕是强如郜山师兄,当初出来也是身受重伤,修养了半个月才勉强恢复。”

  看起来,程敏似乎是去过那个地方,了解其中的风险。

  秦冲成功或者失败,都会受到影响,因为五宗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假如他受伤,必定会错过。这样的后果,必须要考虑到。

  “危险?哪里没有危险?别说麒麟洞,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秦冲剑眉微扬,表情坚毅。

  大师兄这个称号,他倒不是很看重,但历练的机会,才是他最珍惜的。

  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在五宗大会打出成绩还很困难,唯一的途径,就是提升自身实力。

  “你……你别冲动好么?你不能……”想不到眼前这个榆木疙瘩如此顽固,程敏恼怒的跺了跺脚,还想再说。

  酷O{匠$o网KE唯一正版:,B|其s他g都M是盗√版

  “程师姐,请相信我。”秦冲扬起手,打断了她的话。

  他知道程敏是为他好,但他不能退缩,剑修一旦产生畏惧心理,武道之心必然会生出裂痕,从此寸步不前。

  “好!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弟子之间的男女感情,雷岩懒得理会,不过他看得出来,程敏和秦冲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连程敏的话秦冲都一口回绝,雷岩十分满意。

  人们慢慢散去,雷岩把秦冲单独留了下来。

  轻咬着红唇,幽怨的看了秦冲一眼,程敏真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老头给推开。但无奈,别人是长老,实在不是她能左右的。

  “秦冲,多的话我不说,我只希望你在里面能够破茧成蝶,有所突破,不辜负我对你的期望。郜山已经走了,能否挑起火剑宗的重任,就看你了。”

  沉着声音说了几句期冀的话,雷岩带着秦冲来到了麒麟洞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