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我不是让大师兄在这里等我吗?”悲鸣虫王消失不见,秦冲自然不想在绝情峰待下去,直接来找郜山。

  青藤老人想见下这个火剑宗的天才,所以也跟过来了。

  可在当初分开的地方找了好久,依旧未见郜山,秦冲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

  绝情峰危险重重,秦冲之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里面穿行,一是已经熟悉道路,二是那些强大的魔兽所居住的巢穴,他都十分熟悉。

  莫非,郜山出事了?

  “嘶嘶……”

  就在此时,悲鸣虫嘶叫着猛地窜了出去。

  “奇怪,这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林木被毁,而且……还有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

  悲鸣虫未跑多远就停了下来,鼻子不停的在地上嗅着。秦冲则是在周围搜索起来,片刻之后,发现一片染血的叶子。

  从血迹的颜色鲜艳程度来看,必定是不久之前留下的。

  “之前悲鸣虫反应过激,现在这里又留下了血腥气息,应该是发生过一场战斗。”青藤老人面色凝重的道。

  “会是大师兄吗?”秦冲表情有些担忧。

  虽说以郜山的实力,哪怕是一些普通的长老,也休想轻易的置他于死地,可就怕意外。

  “不知道。”

  青藤老人摇了摇头,道:“我感觉得出来,这里发生的战斗时间很短暂,估计不超过一分钟。”

  “那就再找找。”秦冲立即道。

  郜山是和他一起上来的,尽管实力不俗,可他依旧担心。

  不过可惜,他和师父分开找了半天,也未发现任何痕迹,只能放弃。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秦冲忧心忡忡的下了绝情峰,他带着青藤老人的嘱托。

  驭兽宗前来挑战,到底有没有人偷入内宗,谁也不清楚,青藤老人让他尽快赶回去,让宗门派出眼线留意驭兽宗的去向。

  最近宗门内诡异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空气中的气息已窒息到了极点。

  狠狠的教训了驭兽宗一次,万剑宗五大内宗的士气都空前高涨,个个喜气洋洋。

  之前宗门就说过,如果取得胜利,上面会有奖励,宗门弟子显得十分兴奋。

  当秦冲赶到的时候,火剑宗正在开表彰大会,目的自然是给表现突出的弟子一些必要的鼓励。

  “哈哈,秦冲,你小子终于来了。”秦冲的身影刚一出现,雷岩便是看到了他,大笑着把他拉了过来。

  “这次战斗,你干的不错,想要什么,你直接给我说。”

  想要什么?

  秦冲最想要的,莫过于功法和钱,可他能开口么?

  现在雷岩只是在兴头上,说的话万万不能当真。

  “宗门赏赐给我什么,我就要什么。”秦冲识趣的道。

  “嘿嘿,你倒是鬼精鬼精的。”雷岩拍了拍秦冲的肩膀,嘿嘿一笑。不过转瞬,他却是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你有没有看到郜山?怎么这家伙比斗刚一结束,就不见了踪影。”

  “大师兄还没回来?”

  秦冲面色大变,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

  他还以为郜山遇到了强敌,独自返回火剑宗了。

  “没有,怎么?你见过他?”雷岩双眼微眯,表情沉了下去。

  “嗯,他跟我一道去的绝情峰,可后来就消失了。”秦冲立即把和郜山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连绝情峰有武者战斗的事情也没有放过。

  “莫非是我忽视了什么东西?”雷岩喜悦的心情一下子被冲淡了不少,过了好久,才坐了下来。

  “算了,不管他,也许是去哪里疗伤历练了吧。”思付了稍许,雷岩自我安慰道。

  这个可能性最大。

  郜山天赋是高,可能到今天的地步,与他刻苦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如果不是遇到驭兽宗挑战这样的大事,他长年累月都会呆在森林中磨练自己。

  “哦,对了,五大内宗比武的时间就要到了,你好好准备下。”雷岩道。

  “请雷长老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秦冲点了点头,自信的道。

  五大内宗比武,是万剑宗历来最大的盛会。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比武的排名,不仅会影响今后所获取的宗门资源,还与秘境试炼的名额分配相关。

  秘境试炼,那可是王室独享的。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进去,想必这一次五宗大战,一定会比以往要激烈不少。

  与雷岩又聊了一会,秦冲走向了弟子席位,等着宗门的嘉奖。

  (5更mh新*◇最快c*上酷Xx匠网

  不过表彰才进行到一半,就有一位弟子跑了过来,在雷岩耳边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郜山的守护灵牌碎了?混账!怎么现在才说?”旦夕之后,雷岩突然暴怒,一掌拍在身旁名贵的木桌上。

  守护灵牌是宗门超一流的重要弟子才能拥有的东西,它的作用,就是宗门随时能够获知弟子的信息。

  这些人,肩负着万剑宗的未来,每一个,无不是宗门的超级天才,气运实力都是上上之选。

  执行外出任务的时候,守护灵牌能够判断弟子的生死。如果一旦发生意外,宗门就会及时重新培养新人。

  当然,宗门肯定不希望他们的守护灵牌碎裂,所以对这些天才的保护非常到位。

  现在,郜山的灵牌已碎,那意味着他已经身陨。

  堂堂火剑宗大师兄,不久前还在参与战斗,没想此刻却遭毒手,雷岩震怒,火剑宗震怒!

  “查!给我马上查,查出来谁干的,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郜山在雷岩眼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得知他遭遇不测,雷岩浑身都散发出恐怖的暴吝气息。

  雷长老发话,下面自然不敢怠慢,平时掌管情报的长老立马就把弟子散了下去。

  “什么?大师兄死了?”

  “我草你吗!谁害了大师兄,给老子站出来,我不活劈了他,算他走运!”

  “连我火剑宗的大师兄都敢害,我看是他是活腻味了!”

  ……

  郜山为人尽管暴躁狠毒,可人缘一点都不差,得知这一消息,师兄弟们嗡的一下炸锅了。

  秦冲也不例外,联想到绝情峰看到的一幕,他立即将那片从树林中带回来的染血叶子拿了出来,交给雷岩。

  现今唯一的线索,也只有这片叶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