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前进的五个火剑宗弟子赶得非常急,并未看到有人跟在他们的身后。

  “冲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经历了之前的一幕,何心瑶学乖了,凡事都先问下秦冲。

  “当然要去,我看那几个家伙似乎有些焦急,也许是其他人遇到了麻烦。”秦冲点了点头,催促悲鸣虫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很快,秦冲两人就追上了火剑宗弟子,而此时,前方也是传来了凄厉的打斗声。

  听声音,绝不是三两个人在殴斗。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可见驭兽宗和火剑宗双方数十人绞杀在一起,场面极度混乱。火剑宗这边有十多个剑修,但对方的人数更多,足足有他们的一倍。

  在地上,还躺着许多痛苦哀嚎的武者,不过多数都是身穿着火剑宗的服饰。

  很显然,火剑宗的弟子遭遇了埋伏,被驭兽宗坑了一把。

  剑修本来就是冲动孤傲之辈,再加上他们平日里都在鹰山地域历练,总认为有优势。岂料驭兽宗虽然不熟悉地形,可魔宠却是天然的引路者,想要阴火剑宗的人极为容易。

  就在秦冲观察这一会儿,又有几个火剑宗弟子增援了过来,加入战团,但驭兽宗那边的增援似乎更快,始终保持着人数上的优势。

  “怎么办?”何心瑶有些紧张的握紧了灵剑。

  数十人的大混战,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把希望放在了秦冲身上。

  “冲!冲过去把他们救出来就是胜利。”秦冲深吸口气,森然的道。

  虽然不喜欢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可他们毕竟是同门,要是被淘汰了,也意味着火剑宗败北,这可不是秦冲想要看到的局面。

  “血气狂暴!”

  有了计划,秦冲直接猛冲而出,宛如破水而出的蛟龙,带着凄厉的呼啸砸在人群中。随他落下的,还有数十道充斥着杀意的剑气。

  不仅仅是他,何心瑶也是展开剑诀,保护着秦冲的侧翼。

  生力军突然加入,火剑宗这边压力大减,顿时怒吼着释放出各种剑气,就像是群魔乱舞一般,把局面搅得更加凌乱。

  “走!快走!”

  尽管凭借着出其不意的剑招缓了缓驭兽宗的攻势,可秦冲明白,这样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要是不利用对方尚未缓过气的时机逃跑,等人家的魔宠全部围拢过来,连自己也要交待在这里。

  “怒龙啸天!”

  ●&最新`章节Al上t酷☆匠+网$

  眼见驭兽宗的包围圈有合拢的趋势,秦冲大急,断剑连挥,刺出道道寒芒,宛如烈龙咆哮,生生打开了一个豁口。

  血气狂暴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再加上三阶剑诀,这一剑,惊天动地,雷鸣电闪,恍若末日诅咒,让人心生畏惧。

  不用他提醒,早就有了退意的火剑宗弟子边打边撤,从秦冲劈开的缺口中冲了出来。

  “他们想跑,快追!”

  驭兽宗的人也不是猪脑子,一眼就看出了秦冲的企图,急忙召唤着魔宠疯狂追击。

  然而,让他们郁闷的是,追击的路上,竟然有一只虫型魔兽在喷吐着不知名的粘液。

  起初,他们还不怎么在意,认为这只是口水一般的恶心玩意。可当他们的脚步变得迟缓,身体也有些僵硬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些粘液有些不对劲。

  不过这个时候,火剑宗的弟子已经跑出了老远,再想追,显然已不可能。

  不仅仅是驭兽宗的弟子,还有他们魔宠,也是着了道,动作十分迟钝。

  “是它,是这只虫型魔宠!”

  明明已经快要剿灭刚才那只火剑宗小队,没想到煮熟的鸭子却是飞得不见踪影,人们立即把怒气撒到了悲鸣虫身上。

  数十人被一只魔宠纠缠住,说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笑话,领头的驭兽宗弟子立刻像疯狗一般杀上。

  “弄死它!”驭兽宗这边个个怒意横生,双眼一片血红。

  被一只小虫子戏耍,这些人早就不耐,恨不得立刻将悲鸣虫踩成一滩肉泥。

  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确实踩到了,可那臭虫子却是滑不溜秋,如同泥鳅一般钻来滚去,搞得大家鸡飞狗跳。

  有时候明明已经踩到它了,它却直接从脚下滑出,丝毫无损。好几次,它也被魔宠给一掌拍飞,可它的壳就如同岩石一般,屁事没有。

  数十人合力搞不死一只魔宠,驭兽宗这边变得绝望起来。

  我的老天爷,这到底是他娘的什么怪物,就算是岩石,也禁不住那么强力的摧残啊!

  渐渐的,一些驭兽宗弟子再没有精力去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鸣虫的屁股晃悠而去。

  “我服了,真的,这到底是哪个极品搞出来的魔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谁不是呢,它看起来就只是一只恶心的虫型魔兽,但攻击手段实在太多了,而且皮糙肉厚,怎么也打不死。”

  “唉,别说了,我的魔宠还被它刺了下呢,现在正躺在地上抽蓄。娘的,要让我抓到它,我非把它炖了吃不可!”

  苦逼的看着悲鸣虫潇洒而去,驭兽宗弟子无奈的嚷嚷起来。

  最让他们奇怪的,是火剑宗这帮剑修竟然有魔宠,魔宠不是他们驭兽宗的专利么?

  要是一般的魔宠就算了,这家伙简直就是怪胎,水火不侵,五毒免疫。

  猜测了许多,可驭兽宗这边还是没人能说清楚那是什么玩意,只能摇头叹息。

  “既然这样,大家可要小心了,以后遇到它,一定要直接置于死地,不能让它有丝毫喘息的机会。”为首的一个弟子一脸凝重的道。

  既然是魔兽,那肯定都有弱点,而且有其特性。

  他们都自诩是驭兽宗的天才,却无法看出悲鸣虫到底是什么来路,一个个有些心塞,甚至是生出恐惧。

  未知的东西,往往伴随着灾难。

  商讨了半天没有结果,他们只能把此事向薛林汇报,让长老的传承弟子来判断。

  驭兽宗懑懑不平,可火剑宗这边也是一片哀鸿。

  虽然秦冲与何心瑶配合打开了通道,可真正逃出来的弟子,也只有区区五人。

  一下子损失如此多的战力,每个人心中都有些沮丧和颓废。

  不过,让他们心安的是,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主心骨。

  这个人,就是秦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