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鸣虫看似身体不甚庞大,但手段却极为致命。

  它的酸液,不禁能产生麻痹、眩晕等效果,而且黏粘性非常强。虽然驭兽宗弟子已经尽力躲闪,仍旧被酸液上身,行动变得迟缓起来。

  一个武士四重的剑修已经够他们受的了,现在还有魔宠帮忙,刚才还嚣张狂笑的几人,已有些力不从心。

  突然,悲鸣虫那小小的身躯再次暴起,直接将毒针刺进一个驭兽宗弟子的手臂!

  悲鸣虫的毒刺连幻月狼这样的魔兽都能直接毒死,更何况是人。这个驭兽宗弟子刚摆脱悲鸣虫,却是脚步几个踉跄,只觉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魔宠!”同伴才几个照面就被放倒,其他人吓得打了个寒颤,面露恐惧。

  “你们最好放弃抵抗,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会步他的后尘。”秦冲冷笑着收起灵剑,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

  “这……”

  驭兽宗弟子面面相觑,纷纷停了下来,不敢再有动作。

  从他们眼里,可以看到深深的不甘,可不甘之外,还有浓浓的忌惮。

  他们知道,就算那虫型魔宠不用毒刺,他们也在劫难逃,可就这样被淘汰,又觉得极为窝囊。

  “嘶嘶!”

  见这几个家伙还在犹豫,秦冲微一抬头,悲鸣虫又露出让人恐慌的嘶叫。

  “认输吧,我们没机会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师兄的家伙沮丧的抬起头,放下了武器。

  有人带头,其他几个自然不敢再有动作,颓然的丢掉了手里的家伙。

  至于他们的魔宠,此时已经被悲鸣虫的酸液给黏住了,简直就像是蜗牛一般在爬,造不成丝毫威胁。

  “混蛋,你居然想非礼本小姐!”

  几人都已认输,可调息完毕的何心瑶却是心中愤怒,找到了那个企图占她便宜的家伙,对着他的下身猛地的踢出一脚。

  “啊!”

  2看e$正q版-◇章d节B%上+酷x☆匠LN网◎O

  可怜的家伙,刚才被秦冲一剑劈中,本就身受重伤,此刻还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呢,没想连蛋蛋也保不住,被何心瑶一脚踢爆。

  眼见同门被那狠心的娘们把小丁丁都废掉了,其他几人忍不住一阵激灵,牙齿磨得咯咯直响,仓皇的捂住了下身。

  天哪!开始怎么不见这女人如此狠毒,这是要把他们全都变成太监么?

  对此,秦冲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撇撇嘴,同情的看了那哥们一眼。

  将剩下的几人一掌拍晕,秦冲直接取走他们身上的铃铛,正要转身,却见开始那两个高傲的师兄仍旧昏迷不醒。

  想了想,他又把两人的铃铛也取下来,才朝着深处进发。

  每个人身上佩戴的铃铛,是一件小法器,只有一被人取走,雷岩这边就可以通过它来分辨到底损失了几人。

  起初的时候,他还自信满满,不怎么在意,可渐渐的,他的额头很快就皱了一个拧紧的川字。

  因为他看到,进山的五十个火剑宗弟子,竟然一下子就少了七个!

  “莫非这些小家伙中了埋伏?”抬头望了望鹰山地域的深处,雷岩低喃自语。

  他很清楚,尽管驭兽宗这边有魔宠相助,但论整体实力,火剑宗仍然要强的多。眨眼就损失七人,必定是遇到了变故。

  “雷长老,看来贵宗的弟子形势不秒啊。”雷岩神情阴郁,驭兽宗长老却是心情大好,脸上露出微笑。

  “是么?比斗才刚刚开始,谁胜谁负还是未知之数,路名长老高兴得太早了。”雷岩纵横数十年,经历的世故数不胜数,早就变得古井无波,丝毫不为所动。

  “哦?看来雷长老很有自信啊。”路名心中冷笑,语气变得有些森然起来。

  “当然,我任何时候都对自己的弟子充满着信心。”雷岩目光凝视,淡淡的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各自弟子的情况都摆出来,如何?”见雷岩的表情依旧平静,丝毫看不出变化,路名有些不舒服。

  “好啊。”

  路名话音刚落,雷岩便立即附和。

  协商之后,两宗各自显示铃铛情况的道具,立即浮现在两人眼前。

  可以看见,雷岩显示铃铛的光影,是一柄灵剑,而路名的,则是一个兽首。

  不同的是,灵剑显现出来的铃铛光影,现在已经少了七个,而兽首上面的光影,还完全俱在。

  不仅仅是秦冲几人,其他的剑修,也遇到了和他们一样的情况,因为自己的鲁莽,栽了跟头,直接被淘汰出局。

  “哈哈哈,雷长老,想不到贵宗弟子竟然如此冲动,这才开始呢,就损失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战力。”

  路名最关心的,当然是火剑宗那边的动作。他看到上面的光影已经变少,顿时开怀大笑,连脸上的褶皱,都笑得舒展开来。

  噗!噗!噗!噗!噗!

  蓦然,兽首之上的光影,发出几声沉闷的响声,消失不见!

  “不可能!”刚才还在幸灾乐祸的路名,立即扑了上去,有些傻眼的看着那消失的光点。

  熄灭五个光点,代表着五个人直接被干掉,一时间,老家伙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与他不同的是,雷岩并未上来嘲笑,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这群小兔崽子,还是没有吃太多的亏。”雷岩心中稍微舒了口气。

  那五个光点之所以消失,自然是因为秦冲的缘故,不过此时,他正教训着何心瑶。

  刚才何心瑶不听他的劝告一意孤行,差点把自己都丢了进去,让他极为恼怒。

  试想一下,对方如果留下一人警戒,恐怕这妮子就真的会香消玉殒了。

  “冲哥,我错了,我今后一定听你的话。”被秦冲训斥了一顿,何心瑶一直是低着头,不敢还嘴。

  她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太过任性,索性就乖巧的跟在秦冲身后,不敢再有半句怨言。

  经历了埋伏,秦冲更加谨慎,都是让悲鸣虫在前面探路,他和何心瑶在后面隐匿随行。

  干掉了一个探路的驭兽宗弟子之后,两人已经进入了鹰山地域的深处。

  “冲哥你看。”何心瑶朝前指了指。

  不用他说,秦冲也发现了状况,但他并没有惊慌。因为这一次遇到的武者,全都是火剑宗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