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长老,我认为,既然是宗门之间的切磋,就不该是几个人小打小闹。挑几个人出来分输赢,这种做法很不公平。只有精英弟子都参与挑战,才能分出高低,你认为呢?”

  驭兽宗长老不着痕迹的扫了眼火剑宗的弟子,说话不急不缓,看不出喜怒哀乐。

  他提议,驭兽宗和火剑宗各出五十个弟子作为代表,每个人身上系一个铃铛,最后以双方的铃铛数量为准。

  哪一方先团灭,另外一放就获得胜利。

  “什么?打群架?这老家伙还要不要脸?老子是剑修,讲究的是独来独往,谁跟他群战!”

  “这老家伙太阴毒了,明知道我们配合不行,平日都是分开修炼,这不等于是戳我们的短处吗?”

  “原以为他们大摇大摆的来会有什么了不起,没想到却是一群怂包蛋,丢人现眼!”

  驭兽宗的建议一说出来,火剑宗这边登时就炸开了锅,一个个愤愤不平的嚷嚷。

  剑修讲究的就是快意恩仇,直来直去,平时除了一些小小的阵法,从不会与人合作。对方的提议,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孤傲、冷酷,这一直都是剑修所要修习的目标,没想驭兽宗压根就不理会。

  要说一对一,火剑宗绝对是碾压对方,可群战的话,就难说了。

  雷岩也是皱了皱眉,苦苦思索着对策。

  之前他已经选出了三个弟子作为代表,却未想到驭兽宗根本就没想过单挑,确实有些棘手。

  自家弟子,他当然清楚。

  这些小子平日里都自大惯了,不屑与他人配合,所以毫无经验。

  要是突然间把他们聚集起来,别说战胜对手,不内讧就不错了。

  “雷长老,战吧!既然别人敢上门闹事,我们就把他们打回去,让他们长长记性!”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狠吝的火剑宗弟子站了出来,语露不屑。

  此人名叫郜山,是火剑宗的大师兄,实力已至武士五重巅峰,乃是火剑宗的最强战力。

  原来分三档各选一人出战,他就是高档里面的人选,他见雷岩有些犹豫,顿时不满,声若洪钟的怒吼而出。

  郜山平时就脾气暴躁,出手狠辣,稍一不对,就算是宗门弟子,都会遭到他的毒手。

  “对!战吧,雷长老,我们有信心!”

  “谁怕谁啊,我就不信在我们的地盘上还会输!”

  有郜山带头,一些桀骜不驯的弟子也是嗷嗷的叫了起来,表情坚毅,毫无惧意。

  “既然如此,那就依照驭兽宗长老的意见,各选五十人进行群战。地点,就选在内宗范围内的鹰山地域吧!”

  雷岩本来还有些踌躇,生怕弟子们吃亏,可看到这些家伙一个个如此悍勇,像是荷尔蒙分泌过剩一般,立即拍板答应。

  作为第一内宗,要是他都退缩了,那万剑宗颜面何存!

  既然是群战,那之前选择的高中低三档弟子就不作数了,需要重新选人。

  秦冲,何心瑶,程敏等,现在都是火剑宗有数的高手,自然在列。

  遗憾的是,罗辰那小子因为和秦冲硬拼,现在伤势未愈,无法参战。

  鹰山地域,位于万剑宗内宗的管辖范围,极为广阔。其山林之内,山川河流交错纵横,各种魔兽吼声震天,乃是弟子们平日的历练场所。

  选择在这里,也算是利用了主场优势。

  火剑宗与驭兽宗参加群战的弟子,被分在东西两侧,向着鹰山地域的中部进发。

  “大家千万要小心,虽然我们对鹰山地域很是熟悉,可驭兽宗个个都带有魔宠,等于是双人作战,所以,实力不容小视。”

  战斗还未开始,郜山就站到了人前,以大师兄的身份,提醒大家一些注意事项。

  “最要命的,是魔宠对山林峭壁,各种气息都有天然的优势,我们必须要小心他们的埋伏。”把目光放向了人群中几个实力较强的师兄弟,郜山对他们点了点头。

  他平时虽然为人凶吝,但并不是傻帽。

  鹰山地域那么大,不可能一起走,只能分开,可分开的话,又容易被驭兽宗暗算。人家有魔宠同行,聚集容易,散开也快。要是冷不丁的来一下,火剑宗这边肯定吃不消。

  E酷7匠/+网F首c发

  郜山的策略是,大家直接分开走,几个人成一组,碰到人少就打,人多就跑。

  剑修可以御剑飞行,逃跑总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大师兄说的对,我们就分开来干。他驭兽宗虽然带有魔宠,但在剑修面前绝对不堪一击!”秦冲身边,一个武士五重的高手附和道。

  “分开?那不是死得更惨?”秦冲目瞪口呆,有些无语的抖了抖嘴角。

  现在是处于一对二的不利局面,还想要分散解决对方,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算是看出来了,郜山虽然个人实力强悍,但对群体战斗根本就没有什么经验,完全是在瞎搞。

  简单的说,他根本就不适合当领袖。

  当然,尽管感觉到了不安,可这些话秦冲一句都没说出来,没看到周围的师兄弟已经自信心爆棚了么?

  火剑宗弟子个个都是爱出风头的家伙,他们只想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好表现,哪管什么阴谋阳谋,一剑击杀就行。

  最终,大家商议决定,两人一对,分开前进。

  如此,就算有损失,也不会影响大局,而且相互支援也会很快。

  让秦冲极为苦恼的是,何心瑶和程敏这两个与他关系极为亲密的女人,现在终于是掐在了一起。

  “秦师兄,我跟你一起!”郜山刚刚宣布决定,何心瑶就跟上了秦冲,不容置疑的道。

  “呵呵,别闹了行不?就你?实力那么差,只会成为累赘!”何心瑶话音刚落,另一侧却是传出讥讽的声音。

  “你!程敏,你凭什么说我实力差?就算我实力差,秦师兄也会保护我,用不着你操心!”听这声音,何心瑶就知道是程敏,顿时语气一塞,随即得意的抱着秦冲的手臂。

  “原来你是想做花瓶啊?真是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程敏当然不能去抱秦冲,不过她依旧言辞犀利。

  “你……你给我说清楚,谁是花瓶!”何心瑶大怒。

  “明知故问。”程敏冷笑。

  “好好好!我是不是花瓶,让秦师兄来说。”何心瑶把目光放向秦冲。

  “这……”

  两女见面就争吵,秦冲本就头疼,此时更是傻眼到了极点,不知道怎么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再次感谢小许同志的挖掘机打赏,太给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