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孟宗主严重了。你我当年一别已有年,今日见到,孟宗主风采依旧,而且气息强大,看起来,这些年没有停下脚步啊!

  项鼎哈哈大笑,走过去与孟兴寒暄,看样子见到孟兴很是高兴。

  只有了解他们的人才知道,这两人都是当年两宗的天才,没少交手,现在客气,不过是虚以委蛇。

  “项宗主谬赞了这些年驭兽宗在你的带领下蒸蒸日上,说起来,孟某还极为惭愧。”孟兴淡淡的道。

  对于这个老家伙,他虽然不惧,但也有些忌惮,对项鼎的话,就当是放屁了。

  “我看两位宗主就不必过谦了,我们还是先进宗门可好。”项鼎正要回话,没想身后却站出一人,把他的话抢了过来。

  要是一般人,依项鼎兴格,恐怕会立即将其一掌拍死。

  不过奇怪的是,他的脸色非但没有变化,反而极为客气的退到了一旁。

  “原来是洛河大人!”

  来人刚一发话,孟兴一直淡然的表情却是微微一沉,眯着眼睛道:“想不到平日公务繁忙的洛河大人也光临本宗,真是幸会。

  此人,就是跟随驭兽宗而来的王室贵族,洛河。

  单以实力而论,洛河在孟兴面前其实算不了什么,可他的身份,却是万剑宗忌惮的。

  “哪里,万剑宗一直都是王国的顶梁柱,洛河前来,自然很有必要。”洛河虽然支持的是驭兽宗,可在众人面前,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

  “如此,孟某就代万剑宗欢迎洛河大人了。”孟兴道。

  说完,他即转身就要回山,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却是从驭兽宗那边传了出来。

  “孟宗主请慢,我驭兽宗,还要送孟宗主一份礼物。”一个驭兽宗的长老站了出来,提着一个包裹。

  但见他轻轻一抖,包裹直接飞开,从里面滚出一个头颅!

  “怎么是个头颅?你什么意思?”不待孟兴说话,万剑宗这边立即就有人咆哮而出,对驭兽宗怒目而视。

  此次被驭兽宗挑战,万剑宗上上下下都憋着一肚子火,现在对方居然拿出头颅,简直就是找死!

  “诸位不要着急,请听我道来。”

  被无数双杀人的目光盯上,驭兽宗长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而是不急不慢的道:“此人名叫施魁,原是我驭兽宗的叛徒,但却三番五次打着我宗门的旗号招摇撞骗。今天我将他的人头奉上,也算是给万剑宗陪个不是。”

  施魁也是有够凄惨的。

  为了给宗门取得坤吾宝藏,他不仅得罪了万剑宗,还得罪了天水城。而且,最后还被他寄予厚望的宗门干掉,用来作为交好万剑宗的投名状。

  酷匠}.网yC唯一w正版w:,《其;他都|…是&Q盗版h;

  要是他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借尸还魂。

  “哦?听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孟兴恍然大悟道。

  上次坤吾遗迹的探索,万剑宗损失了几个长老,孟兴自然知晓,现在经人提醒,一下就想起了施魁的身份。

  说起来,由于施魁的原因,万剑宗这段时间和驭兽宗的确闹得很僵。现在问题已经解开,之前的诸多不满,自然化解了大半。

  况且,有洛河在场斡旋,就是万剑宗再有异义,也只能暂时放下。

  “又是他!”

  驭兽宗这边,白子修面色难看的盯着万剑宗阵营中的弟子代表。那里,有一个人让他日夜憎恨的人,秦冲!

  在他身侧,车萱和另一个被秦冲羞辱过的驭兽宗弟子也是一脸铁青,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杀了那家伙。

  “咳咳,既然两大宗门的人已经到齐,那我就宣布下此次挑战的目的。”寒暄的差不多了,矛盾也得到了化解,洛克轻咳两声,站到了中间。

  其实驭兽宗还未到来,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一次两宗之间的交流,就是为了秘境试炼的名额。

  驭兽宗肯定是很不爽的。

  因为他们所分配到的名额很少,要想得到更多的机会,就必须要向万剑宗挑战。

  “此次驭兽宗到来,就是为了挑战我万剑宗的年轻一代。你们平时学到多少,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要是被人家挑战成功,那很遗憾,我万剑宗进入秘境的名额就会减少,所以,大家务必要全力以赴!赢了的,宗门会有奖励!”

  说完,孟兴有力的高举了下拳头,又猛地放下。

  “老子就知道这些家伙不怀好意,竟敢挑战我们。”

  “一群癞蛤蟆,也想分一份怀羹?那要看老子手中的剑答应与否。”

  “战吧!让他们知道第一宗门的名头,不是谁都可以觊觎的!”

  之前虽然模模糊糊知晓一切,可孟兴此时说出来,万剑宗弟子仍旧忍不住愤怒,战斗之声震耳欲聋,恨不得立即把驭兽宗杀个片甲不留。

  接下来,就是宣布挑战的规则了。

  驭兽宗是上门挑战,所以必须将其带来的弟子分散到五大内宗当中。也就是说,他们要分开挑战各个内宗。

  除了弟子之间的对抗,万剑宗也会派出三位长老和驭兽宗切磋。

  不过,最劲爆的,还是两宗年轻一代的碰撞。

  驭兽宗重新崛起,不甘第二,万剑宗老牌宗门,不容挑衅。

  挑战还未开始,两宗之间就开始了明嘲暗讽。

  作为万剑宗弟子,秦冲直接就随着雷岩等长老回到了火剑宗,他要在这里,等着驭兽宗的人。

  看到秦冲,白子修只觉怒气冲天,立即向长老请愿,他要去火剑宗砸场子。而且,他直言是奔着一个叫秦冲的弟子去的。

  他早就打听清楚了,秦冲此子就在火剑宗。

  可惜的是,驭兽宗早有安排,并未理会他的请求,而是把他派去了雷剑宗。

  在那里,有他的老仇人,徐荣!

  在驭兽宗眼里,徐荣才是最难对付的弟子,像白子修这样的天才,必须用在刀刃上。

  “白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将秦冲这小子给废掉,为你出口气!”薛林是白子修的师弟,平日里和白子修关系很好,早就知道秦冲与他的冲突。

  听说自家师兄的女人被秦冲生生抢走,薛林同样愤愤不平,只想将秦冲干掉。

  是日,驭兽宗带队的长老直接杀到了火剑宗,找到了雷岩。

  “我驭兽宗弟子一向团结,从来不逞个人之能,所以,我希望此次挑战,以群斗的方式进行。”

  驭兽宗高傲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