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程敏一直都和秦冲有说有笑,最后还给了个祝福,让夏剑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

  他什么时候享受过这个待遇了?

  秦冲今天不但让他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而且他最引以为傲的魔纹之术也被爆得体无完肤,假如不能让秦冲吃点苦头,他有何颜面在宗门中待下去。

  尤其是秦冲的魔纹炼器之术,简直让夏剑心惊。

  他的高级魔纹炼器学徒可是实打实的,但却被秦冲给羞辱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秦冲在这方面的天赋远在他之上。

  看起来,秦冲肯定会在他的前面晋升一星魔纹炼器师,这意味着秦冲将从宗门获得宝贵的修炼资源。

  可这一切,原本是属于他夏剑的,只是现在被秦冲生生的抢走了。

  这意味着,以后宗门有什么修炼资源,优先考虑的,绝对是秦冲。

  如此场景,夏剑是越想越觉得可怕,恨不得立即就干掉秦冲,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什么?夏师兄,你说你想要对付他?”跟随夏剑而来的同伴有些惊慌的道。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如果真等他成长起来,宗门将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必须将他除掉!”夏剑面色不愉的望了眼说话之人,狠吝的道。

  “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听说雷剑宗新人第一高手公孙浩,就是因为和秦冲有冲突,直接被他废掉了武脉。而且在火剑宗内宗选拔上,他在最难的登天梯这一关一口气就上了九十九阶,还临场领悟突破,十分恐怖!”

  这些自然都是夏剑的同伴听来的,不过这些事情早就传开了,也不是什么秘密。

  “越是如此,我越不能让他继续得意下去,否则宗门虽大,将无我的立足之地!”这些消息,夏剑自然隐约间听过,可这只能让他下定除掉秦冲的决心。

  “秦冲是很强,但终究是个新人。天水城中有一些专门搞暗杀的高手,只要我出钱,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万剑宗弟子。他们的收价虽然那高,最少也要三万金币,但我不在乎。只要能杀了秦冲,别说三万,就是五万我也认了!”

  说到这里,夏剑眼神中的凶光暴露无遗,连面皮也是狰狞到了极点。

  这副模样,颇有种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味道。

  “嘿嘿,秦冲,我要是你,就会蛰伏起来,等有足够的能量再嚣张。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要破坏我的好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望着秦冲消失的方向,夏剑在墙上狠狠一抓,顿时出现五个深深的爪印。

  十峰之巅,绝情之顶。

  以前秦冲还不怎么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可现在,他才从绝情峰的雄伟高傲理解到了。

  哪怕是下峰,他也费了好大的劲才通过。到了上峰的脚下,他发现根本就无法通过人力上去,只好施展御剑术。

  这时候他才知道,为何沈南燕会让他学会御剑术再来绝情峰。原来这是为上云上峰准备的。

  好在他现在经过和尹贵生官峻等人的大战,御剑术已经掌握的极为熟练,否则根本就上不去。

  因为在飞行过程中,从绝情峰顶下压的气流太过强大,一般人根本就扛不住。

  即便如此,当他到达峰上森林的时候,也差点就窒息。

  虽然是上峰,可上面这片森林却是有些平坦。要不然,哪会有人在这上面生活。

  可让秦冲纳闷的是,他走了好久,这里看起来也很是荒废,连人影都不见一个。

  要命的是,秦冲正准备深入一些,没想到却是被一个凶暴的魔兽变异鼠给盯上了。

  那庞大而灰白的身躯,简直是颠覆了秦冲对于老鼠的认知。

  不过还好,变异鼠虽然看起来吓人,但只是一阶魔兽,实力只相当于人类武士一重。以秦冲目前的实力,解决它很轻松。

  一路上遇到许多魔兽,即便实力不是很强,也秦冲费了老大的劲,才到达了一个小小的峰顶下面。

  峰顶之上,有一栋古老的建筑静静的矗立,给人以神圣之感。

  “那里,应该就是我的目标了。”秦冲抬头望了望那显得有些神秘的建筑,面色欣喜。

  然而,他还未走出多远,却感觉到一股足以威胁到他的强大气息扑面而来,连忙戒备。

  危险的来源,是一头水缸粗细,长约十丈的独角怪莽。

  望着那不停吞吐的巨大蛇信,秦冲不禁头皮发麻。

  怪不得沈南燕说有些人根本就无法见到青藤老人。

  像这种强大的魔兽,一般人别说战斗,看到都吓尿了。

  跑!

  这是秦冲心中唯一的想法。

  可他脚步刚刚启动,却看到怪蟒直立起来,咝咝的张开恐怖的大嘴,猛然吸气。

  起先秦冲还纳闷这怪蟒是在搞什么名堂,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原来这是怪蟒的手段。

  从怪蟒出声开始,秦冲就发现他这一片区域的空气变得十分难闻,而且犹如粘胶似得,让他速度骤降。

  “靠!还要不要人活了,随便一个魔兽都这样强悍。”发觉自己如同陷入了沼泽,秦冲喋喋的抱怨了句。

  他被限制了速度,但怪蟒可没有,它那张足以吸食掉任何东西的血盆大嘴眨眼就到了秦冲的不远处,秦冲已经能闻到它口中那恶心的毒牙腥臭。

  千钧一发,秦冲立即发动了护靴的特殊能力——风行,堪堪从蛇口脱险,蹭的一下就离开了原地。

  可怪蟒眼看自己到嘴的食物居然逃走了,怪吼一声,直直的向着秦冲扑来。

  看样子,他是盯上秦冲了。

  无奈之下,秦冲只有再次踏上逃亡之路。

  不过秦冲并未看到,在怪蟒身后的一颗巨树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独眼老头。

  老头并不起眼,蓬头垢面,衣衫破烂,都快和自然融为一体了。

  《¤酷7匠d网永久P免G费看f小'说

  这头怪蟒,自然就是老头的杰作了。当他发现秦冲闯进来的时候,就耍了点手段,直接把怪蟒引了过去,想让秦冲吃点苦头。

  许多前来这里拜访的弟子,只要是实力还未到师级,几乎都是这样被吓跑的,甚至运气不好之时,连命也会丢在这里。

  老头的目的,自然也是想将秦冲赶走,但秦冲脚下的护靴刚一施展,他却是咦了一声,直愣愣的盯着那对护靴。

  他看得出来,云纹护靴上面加持了魔纹,而且属性还不差,顿时来了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