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刻还在得意洋洋,对秦冲极尽挖苦的夏剑,此刻只剩下了狼狈。

  曾蓉尽管对他有意见,可还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说谎,两件套装融合出现副属性的事,绝对是真的。

  但夏剑如何能接受,他只想狡辩,把这件事情淡化。

  “哼,你是怀疑我的公正性了?”亲口念出来的东西被人质疑,曾蓉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也许论地位,她不如一个魔纹炼器师,但她长久以来都呆在程敏身边,眼界自然是很高,丝毫不惧夏剑。

  “曾师姐不要误会,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话一出口,夏剑就暗叫了声糟糕。

  眼前这个小姑奶奶虽然看起来古灵精怪,可不是好惹的货色。

  尤其他现在还是程敏的追求者,更加不能得罪她。

  如果这姑奶奶被他惹毛了,她只需要在程敏耳边吹点邪风,足以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

  “那你是什么意思?”曾蓉本来就对夏剑很不爽,此时踩到了他的尾巴,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往死里踩。

  “我是说……是说……”是说了半天,夏剑终究没能说出个子丑寅卯。

  能说什么,事实就摆在眼前,他怎么狡辩也是白费力气。

  事实就是他一个高级魔纹炼器师,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字,输给了一个愣头青。

  但越是如此,他越觉得难堪。

  他可是万剑宗年轻一倍最有希望成为一星魔纹炼器师的人物啊,没想到却栽在了一新人手中,情何以堪。

  自认天才,却是被口中的废材给比下去了,简直无地自容。

  “你不用说了,夏师弟,这一次我本来对你的东西很是期待。但遗憾的是,秦师弟的东西对我更加有用,所以,这一次竞争,你输了。”程敏打断了夏剑的话,直接宣布两人之间的竞争,以秦冲胜出结束。

  你输了。

  这三个字落在夏剑耳中,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从万剑宗打到了天边。

  连心仪的女人都把他抛弃了,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打击。

  夏剑一脸铁青,神情阴郁,可也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不敢说半个不字。

  “哈哈,程师姐万岁,秦师弟你真棒!”

  曾蓉提心吊胆了那么久,以为秦冲已经要被羞辱到自杀了,却想不到后者来了个绝地大翻盘,百分之百反弹伤害,心里甭提多兴奋了。

  她一直都讨厌这个夏剑,现在终于报仇了,开心溢于言表。

  “淡定。”对于曾蓉的调皮,秦冲也是笑了笑。

  理论上说,他和夏剑并没有什么仇恨,可后者从他一来就针对他,他心中也很不舒服。

  既然夏剑的方案被抛弃,那么他炼制的东西自然也不行了,程敏直接将它当成了垃圾,仍出老远。

  酷J匠`q网正$}版首发j

  这一幕落在夏剑眼里,自然是绝望加愤怒,但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抽蓄,舔舐着伤口。

  连跟他而来的两人,也保持了沉默,没办法反驳。

  不得不说,程敏这一做法,有些过河拆桥的嫌疑,让夏剑更加难受,心里面在滴血。

  她这样做,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夏剑太过猖狂,让她也有些反感。

  “秦师弟,你真是太棒了。”把夏剑的东西一丢,程敏几乎重复了曾蓉的话。

  此刻,程敏有些冷漠的表情瞬间就化了开来,简直如含苞待放的美少女,丝毫不见人们所熟知的骄冷孤傲。

  “呵呵,过奖。”

  火剑宗第一美女还是挺有杀伤力的,看到程敏的脸色犹如寒梅一般盛开,秦冲有些不敢直视,挠了挠头。

  “真的很棒。”程敏又细细的把玩了下秦冲炼制的魔纹部件,一脸惊叹的道:“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必须要花大价钱,请星级魔纹炼器师才能帮我完成这一件,没想到你居然做到了。”

  顿了顿,程敏继续道:“有了你这件,我只差一件就可以构成真正的魔纹套装了。不过可惜,剩下的这一件实在太难了,几乎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

  其实她还有更多的东西没有说出来,只能藏在心里。

  但这一件事,已经足以证明秦冲的潜力了。

  秦冲刚刚进来,她就感觉到前者的实力已经处在武士二重。要是她没记错的话,好像在宗会交流的时候,他才是一重吧。

  短短几天就突破,这个速度的确有些惊人。

  更恐怖的是,秦冲现在至少已经是高级魔纹炼器师,有实力的同时还能成为魔纹炼器师,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程敏相信,以后秦冲在万剑宗的前途,绝对不可估量!

  事情告一段落,但夏剑这家伙却有些不甘心,并未立即离开,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脸皮厚到了他这个地步,也可以说是难能可贵了。

  “秦师弟,此次失手败在你手上,我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但我想问下,你到底师从何人,孔唤喜那样的废物,肯定教不出你这样的水平。”

  虽然输了,可夏剑嘴上却不愿意承认,把一切归根于失手、大意。

  输给秦冲,他当然很不服气,只好试着探听下秦冲的虚实。

  “夏师兄误会了,秦冲并没有什么师傅,只是运气好而已。”

  夏剑说什么话来遮掩自己,与秦冲没有太大关系,他也没时间陪他玩,直接对程敏拱了拱手道:“程师姐,既然魔纹套装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那我就要去做我自己的事了,告辞。”

  “等等,你要去哪里?”

  秦冲帮自己完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程敏正要感谢他呢,没想到他却急急忙忙的要走,连忙叫住了他。

  “绝情峰。”秦冲抬头望了望那隐约矗立在云间的巍峨山峰。

  “绝情峰?”程敏闻言面色大变,有忧虑的道:“你去哪里做什么?”

  “找青藤老人。”秦冲倒没有隐瞒,直接把人名给说了出来。

  “青藤老人?你这家伙,怎么老是做些让我难以理解的事呢?”见多识广的程敏好像听过青藤老人,知道他是怎样的存在。

  “没办法,如果有的选择,我也不想去。”秦冲苦笑。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留你了,不过此去绝情峰千险万难,你可要当心了。”

  见秦冲去意已决,程敏只好提醒他千万小心,不再挽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