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秦冲面目狰狞无比,胡乱的扭曲着,要有多破碎,就有多破碎。

  那双平日里深邃的瞳孔,已经变得一片血红,眼珠子瞪到最大,像是要凸出来一般。

  甚至他的嘴角,还溢出了一丝血迹。

  无数的迹象表明,他已经到了极限,如果还不出去,就会有生命危险。

  嗡——就在此时,一道轻微的嗡嗡声在洞府中回旋,不,是在秦冲的脑海中回旋!

  听到这道奇异的声音,秦冲意识到发声了什么,狠狠的一咬舌尖,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

  剑武魂!

  想不到居然是剑武魂在关键时候救了他,而且声音刚过,秦冲就感觉有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疯狂涌进身体,让他不过几个呼吸就恢复如初。

  大喜之下,他连忙进入识海之中,但奇怪的是,剑武魂根本就不像上次一样在舞动,而是静静的立在那里。

  “难道我猜错了?”秦冲犹如丈二和尚,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不对!

  神识刚想撤离,秦冲却蓦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竟然有什么东西突然间显现了出来,逐渐的,变得清晰无比。

  “剑涡淬体?”

  脑海中显现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段口诀!

  炼体功法!

  饶是秦冲对剑武魂有很高的期待,在这个时候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套功法等级虽低,却也算的上是极品了。

  酷X匠网正;g版#首(发I

  至少,秦冲在外门中就未见任何人施展过。

  炼体功法,不仅可以增强武者的体质,使武者在遭遇到其他危机时生存的几率更高,还有着类如筑基一般的功效。

  也就是说,如果学会了炼体功法,不但是对突破有益,而且也能迅速的将突破后的等级稳固下来。

  现在,剑武魂居然给秦冲“带来”了这等稀罕的功法,堪称是雪中送炭。

  虽然剑武魂没有人的意识,秦冲还是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激。

  当然,由于是强行运行着炼体功法,本就很是冰寒的灵气,犹如一柄柄细小的灵剑,不断吸入秦冲的体内。

  所以,秦冲在吸收灵气的时候,经脉好似刀绞一般刺疼,疼得他在这冷如寒霜的洞府之中,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只是相比起起初的煎熬,这点疼痛实在算不了什么。

  况且,这样吸入灵气,秦冲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本就比常人还要宽阔的经脉,竟然在慢慢的扩充着。

  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他断难相信会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

  慢慢的,拼命咬着牙斗争了许久,秦冲倒也勉强适应了这样的痛苦,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由于有炼体功法的帮助,他已经感觉不到太多的寒冷,取而代之的,是体内蒸腾出来的轻微灼热感。

  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是谁,都会好过的多。

  当秦冲在洞府中发生异变,状态越来越好之时,另一个洞府里面,和秦冲打赌的李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离李猛进入灵气洞府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说实话,能够在冰冷刺骨的洞府中坚持那么长时间,李猛也算是天赋异禀。

  但他并不满意,更不敢出来,因为,他还未听到秦冲这边的洞府有动静。

  也就是说,秦冲那小子竟是还在坚持!

  自始至终,李猛最关心的,就是秦冲那边的情况,只要秦冲一倒下,或者忍不住出来,他就可以轻松的废掉后者。

  少了一条手臂,他想杀秦冲,和吃饭一样简单。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废物,出人意料的熬到了现在。

  到了这个地步,李猛才回忆起,吴寒曾经说过,秦冲这家伙虽然只有武徒三重,但修习了一招威力很大的剑诀,哪怕是武徒四重的剑修,也不能挡住他的一剑。

  当时他只以为这是吴寒因为没有劫杀成功而找的借口,而今看来,吴寒并没有骗他。

  “我就不信这小子真的能超过我。”

  李猛自傲惯了,绝不可能接受秦冲超过他的事实,哪怕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却还是死咬着牙不出去。

  “噗通——”

  无论李猛如何强自保持清醒,与已经得到炼体功法的秦冲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最后喷出一口长长的血箭,痛呼着昏迷了过去。

  如果他知道秦冲现在的情况,只怕会气急攻心,走火入魔。

  看到李猛被抬着出来了,而秦冲还在洞府中不见动静,刚刚才出来的宋庆可就忍不住了,尽管他也是筋疲力尽,却开心的哈哈一笑,右手在鼻子前面一拉,粗声粗气的道:“嘿嘿,你个废物,还敢我老大打赌,傻逼了吧?你就等着自断一臂吧!”

  遗憾的是,李猛此时意识全无,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只能仍由他嚣张了。

  又过去了两个小时,哪怕是天赋最强的弟子,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或七窍流血,或昏迷倒地。

  但凡事都有例外。

  比如,秦冲所在的洞府,就静得吓人,连一点响动都听不到。

  “这家伙还是人吗?这可都过去大半天了啊。”见秦冲迟迟不出来,那些已经恢复了体力的弟子,纷纷惊叫出声。

  “大半天?啧啧,难不成这小子还想挑战记录不成!新人弟子在里面坚持最久的时间可是只有一天。”

  “谁知道,说不定他是装逼过头,直接死在里面了呢。”

  “肯定是了……”

  有人羡慕,自然就有人嫉妒,幸灾乐祸的声音并不少。

  只有负责看守此地的师兄,知道秦冲绝不是死在里面,因为这样的弟子,并非没有先例。

  已至黄昏,秦冲依然坚守,连哼都不曾哼一声。

  这样的情形,谁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惊动雷岩。

  “什么?你说他进入洞府一天了还没有动静?”

  雷岩才入口不久的茶水,被这个消息惊得一口喷了出来。

  得到了弟子的肯定,雷岩精光一闪,突然道:“不好,我要快点去,不能让那些老家伙抢了先。”

  说完,雷岩猛地的窜起来,眨眼便消失在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