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万全之策?你以为张龙师兄会相信你吗?真是废物一个,你就看好我如何对付他吧。”

  李猛冷哼一声,不理会吴寒那几乎铁青得泛紫的脸色,向着秦冲走了过去。

  “嗯?”

  秦冲见一个弟子挡在了面前,以为是巧合,连忙让开,但没想到让了几次,此人还是挡在面前,顿时表情一冷:“这位师兄,有何见教?”

  尽管此人一脸笑意,秦冲却隐隐间有些不快。

  “秦冲是吧?”李猛问道。

  “是又如何?”秦冲皱了皱眉。

  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多,但真正认识他的就少了,此人,可能来者不善。

  “你就是三年前偷剑术的小子?”李猛双眼一瞪,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看+正Y版《章$节…上酷e‘匠}*网/

  “我没偷!”

  这些天来,只要是听过秦冲名字的人,见面第一句,必定先强调他偷了剑术,被废除武脉。

  对于这些人,秦冲几乎已经麻木,每次也只回答三个字。

  愤恨又怎样?恼怒又怎样?没有实力,就只能忍!

  总有一天君临天下,他会让这些人跪下来道歉!

  “偷你妹啊!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老大偷剑术了?”有人侮辱自己新拜的老大,宋庆当时就不高兴了,跳起来喷了李猛一脸口水。

  “你什么人?”嘴角艰难的抽抽着,李猛阴狠的看着宋庆。

  要不是这里不能动手,李猛真想立即一剑杀了他。

  “你又是什么人?”

  宋庆被李猛的眼神吓了一跳,但转念才想到这里是灵气洞府,任何人都不能动手,胆气瞬间又肥实了起来,斜拉着眼反问道。

  “我叫李猛,火剑宗弟子。”李猛暗暗记下宋庆的模样,冷冷的道。

  “我是你爷爷,叫做宋庆!”宋庆大口一张,顺便就是一句。

  “噗——”

  想不到宋庆会这样回答,秦冲本来还有些阴沉的心情一下子消失无踪,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说你是谁的爷爷?”李猛双拳在裤缝间紧握在一起,周身的骨节劈哩啪啦的响成一片。

  “听不懂?我说我是你爷爷!”

  宋庆有些白痴的看着李猛,无辜的看了看自己的老大,好像在说:这小子怎么这么笨?

  “你!好好好!宋庆是吧,你也只能在这里嚣张了,出去之后,我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李猛从来未受到过这种侮辱,气得连嘴唇都咬破了,强忍着怒气道。

  “有些花儿不是红的,有些是白色的,有些是黄色的。”宋庆不满的打断了李猛的话,纠正道。

  “你!我记住你了。”

  以李猛的嘴才,实在斗不过宋庆,只能狠狠放些狠话。

  “连爷爷都记不住,你也算够笨的了。”宋庆得理不饶人,得意的耸了耸肩膀。

  “我听说秦师弟天赋异禀,在半个月前还是武脉被废的废材,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通过考核进入了火剑宗,所以生出了攀比之心,想和秦师弟比试一番,如何。”

  实在斗不过宋庆,李猛只能拼命的把火气往肚子里咽,任由他在那里冷嘲热讽,然后将话题转移到秦冲那里。

  “比试一番?”秦冲眉角一挑,淡淡的道:“怎么比?”

  只一眼,秦冲就看出了李猛的实力,武徒四重。

  “很简单,你不是要进洞府里面修炼么,我们就打赌,谁能在里面待得更久,谁就赢。”李猛正了正心神,提出了比试的方法。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料想秦冲一个才恢复武脉的废物,能够进入火剑宗,不过是运气罢了。

  灵气洞府里面,可是十分考验武者天赋的,像秦冲这样蒙混进来的小子,能待上两个小时就不错了。

  如果秦冲想要硬撑,只怕到时候连命都要搭在里面,李猛的目的就轻而易举的达到了。

  当然,这是李猛的设想,事实上在他看来,秦冲就算再笨,也不会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哦?如果你输了呢?”

  秦冲极有兴趣的反问,等于是已经答应这个赌约。

  “老大……”宋庆焦急的走了上来,想劝阻秦冲。

  虽然他很佩服秦冲,但李猛敢提出这样的方式,肯定是有恃无恐。

  “我如果输了,自断一臂,同样,你输了,也要这样做,你敢吗?”秦冲居然答应了,李猛有些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道。

  “有何不敢,不过如果你输了,你还要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秦冲森然的道。

  “什么?”

  李猛愣在当场,有种不妙的感觉。

  “哈哈哈……这下你傻了吧?我老大早就看出来你这个白痴来者不善了。”一旁的宋庆又狂笑起来,引得其他人纷纷注视。

  “一言为定!”

  接二连三被宋庆讥讽,李猛已经快要压制不住怒火,重重的说了句,转身进了一个灵气洞府。

  “老大加油,不要输给他了。”进入之前,宋庆还在给秦冲打气。

  这一刻,秦冲觉得,似乎有宋庆在身旁,也不是一件坏事。

  自嘲的笑了笑,秦冲也走进了一个洞府。

  洞府不大,但却寒冷如冰窟。

  四周光滑幽亮,甚至有些反光。看得出来,这是宗门刻意打磨过的,为的,就是给修炼的弟子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

  只是么,进来之人第一时间感受到的,都是彻骨的寒意,对于周遭是什么环境,根本就没有心思细察。

  随着时间进行,不断有弟子受不了里面的寒气侵蚀而被迫离开,还有不少,因为实力太低,直接是被抬出了洞府。

  洞府之内,秦冲盘坐在地,努力的吸收着灵气。

  这里的灵气的确浓郁无比,仅仅过了一个小时,秦冲就感觉到处在武徒三重巅峰的壁障,有了一丝松动。

  可不妙的是,四周的寒气疯狂的向他袭来,犹如尖锐的利刃一般,让他十分难受。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不得不分出部分力量去抵挡寒气的入侵,以至于体力消耗的非常快。

  仅仅过了两个小时,他就有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勉强又坚持了半个小时,秦冲只觉得自己的脏腑在受到疯狂的挤压,四周的寒气,已经变成了呼烈的狂风,不停的吹打在身上,摧残着他的身躯。

  “就这样完了吗?”秦冲心底在不甘的咆哮着,连面庞,也变得狰狞无比。

  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就要这样放弃?

  不!

  秦冲疯狂的大吼着,竭尽全力抵挡着无情的寒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