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行的掌柜并未发现,在他转身进去的一刻,一道人影从暗处蓦然闪了出来,瞳孔中闪烁着精光。

  居然是神秘黑袍人!

  想不到他居然走了之后又折返了回来,但他并未再次走进拍卖行,而是站在原地。

  “少年?魔纹?嘿嘿,当真是有趣,想不到这天水城中,还有这种天才,看来,我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黑袍人丝毫不怕引起别人的注意,抬起头喃喃的道。

  他并未告诉掌柜,其实石珠上到底是何物,他早就清楚。

  不错,那是魔纹,但魔纹也有三六九等,石珠上的,可是很高等的魔纹。

  这道魔纹如果有魔纹师能够刻画出来,那价值,只怕谁都会眼红。

  只是么,知道是一回事,想要破解可就非常困难。

  他找过许多人试图将其刻录下来,但无一人能完成。

  万般无奈之下,他抱着侥幸的心理放到了拍卖行。

  原本不报什么希望,没想到还真就出了幺蛾子。

  从图纸上刻画出来的东西看,这石珠上的魔纹,似乎已经被破解得七七八八。

  假如这道魔纹被盗走,那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抢夺到的宝贝,就成了大街货,根本就不值钱了。

  “不是魔纹师?哼,想必这小子早就看出来了石珠的端倪,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但是只要你还在天水城,我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你挖出来。想要我的东西,你恐怕还差得远。”

  低沉的声音过后,那道神秘的黑影,便是倏地的消失了,似乎这里从未有人来过一般。

  oj酷匠SZ网唯一&}正版,q其V他s都U是o盗aS版^

  ……

  经此一事,秦冲在天水城逗留的兴致大减,恨不得立即回到宗门。

  但想到和沈南燕约定的时间,却也只能在城中瞎转悠,把定制的手镯取了回来。

  等到第三天,秦冲主动联系沈南燕,但她居然说有事不回去了。

  无奈之下,秦冲只好自己上路,一个人返回了万剑宗。

  回到宗门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看望独自在家的妹妹。

  还好,因为秦冲在外门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不少人知道他不好惹,倒也没来找妹妹秦霜的麻烦。

  秦霜那时起时落的烫人体温,在这期间也爆发过。

  不过这一切,在秦冲带回了树心制成的手镯之后,便是迎刃而解。

  观察了半天,秦霜似乎没有半点不适,秦冲才放心下来。

  心剑楼,万剑宗存放功法的地方。

  这里,可以算是万剑宗最核心的地方之一了。

  这里的功法,多到无法想像,多到每一个万剑宗的弟子都眼馋。

  其功法数量到底有多少,恐怕就是管理心剑楼的人员,也不甚清楚。

  因为在万剑宗悠长的历史中,许多前辈长老,或者是实力强大的弟子,每一次外出,都会带回一些功法。

  这些功法,多数都被他们仍到了里面,根本就没有记录。

  心剑楼常年有高手镇守,那些想要从中偷取功法的弟子,无不是吃尽了苦头,甚至因此被驱逐出宗门。

  秦冲身为灵草考核的第一名,得到的奖励就是到心剑楼挑选一门功法,所以,走在前往心剑楼的山路上,倒是显得意气风发。

  现在他最担心的秦霜的体温,已经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心中那沉重的加锁,略微放了下来。

  所以,无论是看到谁,他都一反往常的觉得十分顺眼。

  “秦冲?”

  就在秦冲刚刚到达心剑楼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其中夹杂莫名的惊喜。

  “何……何心瑶!”

  秦冲还纳闷着呢,他在万剑宗几无朋友,如果有的话,恐怕也只有沈南燕一个,谁会跟他打招呼呢。

  万万想不到,这主动跟他说话之人,并非什么朋友,而是曾经对他有着强烈敌意,声称要与他争夺灵草考核第一的何心瑶。

  看到俏生生站在眼前的绝色女子,呼吸着那散发在空气中的淡淡幽香,秦冲尴尬的翘着嘴角,露出一丝干涩的笑容,假乎乎的用手挠着头,极为的不自在。

  “怎么?不认识我么?”

  何心瑶微微垫了垫脚尖,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一般,娇俏的露出一抹香甜的笑容。

  “当然……认识。”

  感受到四周投来的嫉妒目光,秦冲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样的情景他太熟悉了,说不定又是何心瑶埋下的陷阱。

  像她这样长得漂亮,又有实力的少女,对男人的吸引力实在太强大了。

  “那你干嘛一副死了人的表情,我有那么的让你讨厌么。”何心瑶装作不满的嘟着红唇,将头微微一别,正好让其他弟子看到了眼角中噙着的泪花。

  这幅模样,不得不说,只要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都会心疼。

  不过,她隐藏在美眸深处的那一抹狡黠,却是无人发现。

  果然,秦冲一下就感受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浓烈杀意。

  我招谁惹谁了?

  秦冲表情一僵,苦闷的摇了摇头。

  这位大小姐,果然是个惹事精。

  每一次见到,她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无奈的,秦冲也顾不上许多了,猛地拉住了何心瑶的柔荑,将她拉到一旁,皱着眉头道:“何大小姐,你就说吧,你究竟想怎样。”

  对方是处处针对他不假,但他也将她的灵草抢劫一空,算是报仇了。

  到后来,宣布考核名次的时候,何心瑶又小小的摆了他一道,但都算不上什么大事。

  本来他都想,内门那么大,只要进入其中,两人便算是彻底两清。

  可谁能料到,他和她居然又相遇了,而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老是摆脱不了这个小姑娘,让秦冲有种崩溃的错觉。

  甚至,秦冲深深的怀疑,何心瑶是不是在跟踪他,故意让他难堪。

  “噗哧!你有那么怕我?”

  不着痕迹的将小手抽了回来,何心瑶噗哧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那红润的脸蛋之上,浮起一团淡淡的酡红,煞是好看。

  “怕?我秦冲还未怕过谁来,只是不愿意多招惹是非而已。”这是秦冲的心里话,可不小心瞄到了何心瑶那略显天真的笑容,话到嘴边,又忽地一转:“对对对,我怕了,我怕了你何大小姐了,请你饶了我,行吗?”这一刻,秦冲有种向长辈认错的感觉。

  “嘻嘻,怕了就好,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呢。”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何心瑶轻轻的拍了拍胸口,露出整齐雪白的扁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