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假的?”掌柜勃然色变,那期冀的目光开始阴沉起来。

  其实他也不懂魔纹,但此时看秦冲在那里涂画了许久,却没有一张是完整的,已经有些猜测,却不敢确定。

  此时由懂得魔纹知识的魔纹学徒开口,让他笃定,秦冲果真不会魔纹之术。

  “我呸!害得老子兴奋了半天,以为见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魔纹炼器师,岂料是骗人的。”

  “我就说嘛,一个连好位置都买不起的小子,怎么会是魔纹炼器师。”

  “吓死老娘了,刚才我还想以身相许呢,幸好我忍了一步。”

  ……

  见秦冲被人戳穿,那些刚才改变了态度的人,一个个又变回了原来的脸色,纷纷脱口大骂。

  尤其是一些吱腰扭臀的浪蹄子,更是脸红耳赤的吐着口水,像是踩到了什么垃圾一般。

  “我就知道我的判断是对的,差点栽了跟头!魔纹?哈哈哈哈……”

  提心吊胆了半天,裘大师几乎都想悄悄溜走了。

  没想到,那让他丢尽脸面的小子,竟然是个西贝货。

  愤怒之下,本就已布着皱纹的额头之上,青筋暴跳。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因怒火而凸出了眼眶,快要掉落下去。

  一身长衫,在他强大的气息吹拂之下,活脱脱的成为了一个大气包,霎是滑稽。

  还好,他没有走,挽回了面子。

  但,内心中的愤懑,却是更加的浓烈,让他忍不住振声长笑。

  “我宣布,从现在起,你已经成为我天龙拍卖行最不受欢迎的人物!”

  掌柜感觉自己像是个小丑般,被这个小子戏耍了一番,所以立即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滚吧!”牛大师怒喝道。

  不用他说,随着掌柜一声令下,几个魁梧的武者漠然站了过来,围着秦冲。

  看样子,就算秦冲想死皮赖脸的呆下去,也是不可能了。

  无奈的,秦冲拍拍屁股,扫了这些家伙一眼,在记下他们的相貌之后,带着他绘制的几张失败的魔纹图纸,离开了天龙拍卖行。

  原本去拍卖行,是想鉴定断剑的品质,以找到办法修复它。

  酷bN匠网唯r“一/正Y版$,2H其他都v是h/盗。版rT

  但阴差阳错之下,却成为了第一个被拍卖行轰出来的人,秦冲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想必要不了多久,一个落魄少年在天龙拍卖行招摇撞骗,被列入黑名单一事,恐怕就会传遍整个大街小巷,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再过一段时间,以天龙拍卖行的影响力,也许秦冲就算去下一家拍卖行,只怕也会被人赶出。

  “在万剑宗被人欺负,在拍卖行也被人唾弃,自己还真是万磁铁啊。”

  苦笑着将图纸收起来,秦冲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略显得有些潦倒。

  他敢肯定,那石珠上的纹路,绝对是魔纹。

  但是没有人相信,更没有魔纹炼器师会到拍卖行来,所以,他只能悲剧的背上骗子的行头,跌跌撞撞的回客栈睡觉了。

  等明天,再想其他的办法吧。

  ……

  已是深夜,但天水城仍旧繁华,从东门到西门,一条红色的长龙贯穿全城,显得极为震撼。

  只是么,这种时候还在大街上晃荡的人,不是下三滥,就是夜歌女。

  天龙拍卖行中,白天驱逐秦冲的掌柜并未睡觉,而是站在房间里,脸色凝重的快要滴出水来。

  两颗巨大的夜明珠挂在房顶之上,在这黑夜间显得极为的耀眼。

  一前一后两道人影在掌柜的双脚间交叉,随着他的脚步而齐整整的移动着。

  在这样寂静的深宵中,他那踏踏的脚步声显得有些突兀而诡异。

  还算高大的身影,透过窗户看进去,显得有些佝偻。

  窗台一侧的一盆春兰,那盛开的花朵正散发着醉人的幽香,就连掌柜在走动间,时不时的也要停下来呼吸数刻,让自己烦乱的内心变得宁静些。

  哐……

  就在这时,院子的大门猛地被人打开了,随即一个有些焦急的声音响起。

  “掌柜,有人找。”

  深夜了还有人找?

  如果换做别人,恐怕直接就将下人轰了出去。

  例外的,掌柜紧皱的眉头却是一下舒展而开,忙不迭的打开了房门,脚步凌乱的奔了出去。

  “石珠的鉴定结果如何了?”这是一个身着黑袍的中年人,只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掌柜面前,漠然问道。

  “实在抱歉,我已经在拍卖会上把石珠拿出来了,尽管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出证明来,所以,我依旧拿不定主意。”

  身为拍卖行的掌柜,按说地位应该很高,虽然谈不上天不怕地不怕,但在天水城中,不应该有他畏惧的存在。

  但掌柜此时的表现,却和他白天的威风凛凛毫不相称,在黑袍人的面前,显得毕恭毕敬。

  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黑袍人身上有着极为浓烈的杀气。

  如果是一般人倒也罢了,但此人的实力,掌柜探测了半天也看不出深浅,于是变得极为慎重。

  慎重之下,掌柜不敢怠慢,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对了,倒是有一个少年,说这石珠上的是什么魔纹,但画了半天,却是个骗子,被我轰了出去。”

  不知为何,掌柜一下子就想起了秦冲,本来不想把此事说出来,但鬼使神差的,还是开了口。

  末了,他还把秦冲画的图纸拿了出来。

  本来秦冲想全部带走,可他为了交差,还是留下了一张。

  “什么?魔纹!”

  黑袍人面色巨变,一把抢过图纸,只看了顷刻,便是猛地抬头,冷冷的道:“这少年现在在哪里?”

  “嗯?我也不知道,他被我们轰出去之后,就消失了,谁也没有见过他。”

  掌柜内心猛烈的一震,有些颤颤的说道。

  看黑袍人那紧张的模样,这图纸恐怕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那么,那穷酸少年,当真是魔纹炼器师不成!

  老天爷,如果少年真的是魔纹炼器师,那就意味着,他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得罪了魔纹炼器师,那后果,掌柜比谁都清楚。

  “哎,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你也不是魔纹炼器师,判断错误很正常。”

  震惊之下,黑袍人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唉声叹气。

  随后,他给了掌柜一张传音符,道:“从现在开始,麻烦你帮忙我留意着这个少年,如果见到他,立即传讯给我,到时候定有重谢!”

  说完,黑袍人将石珠收起,急匆匆的离开了拍卖行。

  那本就神秘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