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胁迫

  “你等着!”

  何心瑶此时直想杀了秦冲。

  但很显然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只能气呼呼的拿出一堆灵草,猛地扔在了地上。

  她倒要看看,秦冲如何会拉得下脸,到地上去捡起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那个穿着寒酸的少年,似乎没有脸面一说,含着微笑蹲了下去,一边数着,一边将灵草全部收入囊中。

  这样的动作,让何心瑶更加心闷,愤怒得转过了头,不再看他。

  秦冲对于何心瑶的小动作倒是没有理会。

  被人趁火打劫,换做谁也不会好过。

  想必此时,何心瑶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就没必要再去添点堵了。

  “怎么?难到几位是没听到我的话么?”

  将何心瑶的灵草全部捡起,秦冲冰冷的目光,触到了另外四人身上。

  几人刚才还在暗暗为何心瑶鸣不平,说秦冲不是男人,连这样的大美女都舍得下手,没想到下一刻,秦冲就已经把目标转向了他们。

  “额……秦师兄,我们的话,就算了吧。”

  其中一人那不屑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这时却是被呛得十分难受,面皮使劲的抽了抽,悻悻一笑,连师兄都喊出来了。

  不过他这笑容,却夹带着些许的哭腔。

  “是啊,秦师弟,我们和心瑶师姐不一样,心瑶师姐被内定为内门弟子了,我们可没有啊。要是没有了灵草,我们就不可能通过此次考核了。”

  宋庆也是面带笑容,陪笑着道。

  原以为逃出了狼群的围杀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比狼群更加可怕的家伙。

  此时秦冲的表情,更像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债主。

  “是么?我可记得当初有人说过,湿地之类的危险,他根本就不在乎,还等着我给何心瑶道歉认输呢。”

  w-酷B匠网永D久免费看$小◇$说@{

  秦冲懒散的靠在了冰息树上,感受着冰息树那刺骨的寒意,懒洋洋的道。

  “哦?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宋庆内心咯噔一下,脸上霎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他最怕的,就是秦冲提起这件事。

  因为这一次,秦冲赢了。

  那么,道歉的人,并非秦冲,而是何心瑶。

  当着几人的面,要何心瑶当众道歉,恐怕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可恶的是,秦冲这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宋庆骑虎难下。

  “不知道心瑶师姐是否还承认当初的赌约。”秦冲好像是揪住了这件事情不放,对着何心瑶说道。

  “秦冲,你不要太过分!”何心瑶咬着香舌,柳眉都快竖起来了。

  想她堂堂一个天才,已经被内定了的内门弟子,却是成了这番狼狈模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少年羞辱。

  要不是那么多人在,她真想嚎啕大哭一场。

  “过分?真是笑话!当初你步步紧逼时是如何做的?我自问没有惹过你吧?你却屡次三番想要让我低头,让我道歉!”秦冲语气渐冷,极不客气的说道:“假如你真不道歉,也可以,但是这几位身上的灵草,我却是要定了。”

  想不到说来说去,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等人身上,宋庆略显尴尬。

  当初可是他信口开河,说要让秦冲认输。

  可如今,需要认输道歉之人,变成了何心瑶。

  先不说秦冲救了他们趁火打劫一事,就算是为了何心瑶,他们也必须将灵草拿出来。

  否则,在美女面前丢了分,以后想接近,可就难了。

  但是,如果没了灵草,进入不了内门,却也没有意义。

  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想必其他的弟子已经采集到了不少的灵草,剩下的时间,他们可没有信心赶超。

  “秦师兄,同时宗门之人,你又何苦为难自己人呢。”

  宋庆眼珠子一转,堆着笑容道。

  不经意间,他已经改了口,秦师弟已经变成了秦师兄,而且语气极为的客气。

  “宗门之人?抱歉,我对于宗门之人,并没有任何好感,你还是老实的把灵草交出来吧。如果我亲自动手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意外。”

  “意外”两字,秦冲咬得特别重,同时目光盯住了宋庆被青头狼咬伤的地方。

  “秦师兄,就不能通融通融么,我在内门之中,还算有几个朋友。只要秦师兄这一次放过我们,进入内门之后,我定会让他们多加照顾,如何。”

  感受到秦冲那幽冷的目光,宋庆的身体莫名的一颤。

  这一刻,他有一种错觉,这个看似瘦弱的小子,恐怕比青头狼更加凶残。

  “那是以后的事。我只问一句,交或者不交?”秦冲不为所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冰冷的道。

  “可是,如果把灵草给了你,我们这次考核就算作废了,就得重新来过。”另外三人中,有一人弱弱的说道。

  “哼,难道你真以为我救了你们的命,就白救了不成?说罢了,要不是因为灵草,我大可等你们都被狼王干掉之后再出手!”

  以秦冲的性格,可不是肯吃亏的主,并不会因为几人的讨好就放松了他们。

  他敢肯定,这些人现在落难,那也只是为形势所迫。

  只要一出去,他们立即就会翻脸,此时不敲诈他们,何时敲诈他们。

  不过转念一想,真要逼迫,他们未必肯把灵草交出来。

  剩下的,只有将他们除掉一途,但是秦冲并非嗜杀之人,他与这些人并无太大的仇怨,真要击杀,秦冲还下不了手。

  “看在同门的情谊上,我就不为难你们了,但我也不能空手而归。”

  顿了顿,秦冲目光从几人脸上扫过,道:“你们只要拿出我满意的东西,我也认了。”

  “满意的东西?”

  宋庆等人心颤的打了个激灵,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却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问道:“秦师兄,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绝不含糊。”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告诫你们,别想拿些破烂玩意儿来糊弄我,如果有谁想要蒙混过关,那么,恐怕那下场,谁也不愿意见到!”秦冲皱了皱眉,道。

  四人一个个苦逼着脸,面面相觑。

  有心再问,却又害怕说多了惹怒了秦冲,到时候要求更过分。

  一时间,他们像是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几人略一商量,不情不愿的,纷纷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哦?看来你们的身家都不错嘛。”

  秦冲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看到几人随便就拿出了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东西,惊讶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