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击杀狼王,何心瑶几乎是把仅剩的力气都用了出来,面容惨白得呼吸急促,连正常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力竭之后,她只感觉一股昏厥的气息袭来,顿时娇躯一颤,就要倒下去。

  还好,她拼命的努力着将剑拄在地上,免力的支撑着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身体。

  其他人,则是比何心瑶更加不堪,狼狈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嚎呜……”

  就在何心瑶等人以为度过了危机的时候,那熟悉却又令人心悸的狼嚎再一次回荡在湿地的上空。

  “它竟然没死!天哪,我看到狼群又重新聚集起来了。”

  “心瑶师姐那么强的实力,再加上剑技,居然没能杀死它,我们该怎么办。”

  “我不参加考核了,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做自己的外门弟子。”

  劫后余生,本是兴奋之事,但这一声带着震天愤怒的嚎叫,让他们瞬间从天堂又回到了地狱。

  而且,之前他们是凭着一股气血在拼杀。

  现在那股气血已经消失无踪,每个人几无站立的力气,哪怕是随便几头青头狼,就能要了他们的性命,更不要说是嗜血狂暴状态下的狼王。

  每一头魔兽,只要处在狂暴的状态下,战力都会大为提升,只会更加恐怖。

  &最'/新&章z节☆n上●酷匠,网

  本来就不逊于武徒四重的狼王,在此刻几乎是达到了巅峰。

  那已经屹然站起的庞大身影,让所有人绝望的停止了呼吸。

  这一切,就像是降入地狱前的审判一般。

  “师姐,我不想死!”

  宋庆几乎连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可以选择重来,他绝不会踏足这个地方,甚至不会参加考核。

  “我也不想……”

  何心瑶带着些微的哭腔,无力的咬着那薄薄的下唇,连嘴皮咬破,血迹渗了下来,也未曾发现。

  “分头突围吧,能够跑出去一个是一个。”

  拼命的咽着唾沫,何心瑶只能想到逃跑一途,虽然,逃也不可能逃得出狼群的围杀。

  “对,分散逃跑,还有一线生机。”另外一人突然将长剑仍在了地上,风一般的跑了起来。

  “混蛋!这样跑,不是将我们置于死地吗?”

  宋庆大骂一声,脚下却没有停留,向着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速度之快,并不像是受了重伤之人。

  看到宋庆溜得如此之快,何心瑶的心里在滴血,却只有拖着像灌了铅的腿脚,选择了一个方向,想要逃跑。

  这种时候,几乎算得上是生死各安天命,就看谁的运气差,狼群追逐谁了。

  不幸的是,狼王选择追杀的对象,就是何心瑶。

  毕竟,对于刚才险些让它死亡的人类,它记得十分清楚。

  蹬蹬蹬……

  听到狼王那越来越近的声音,何心瑶感觉那是地狱使者的催命符,吓得哭了出来,却无法脱离狼王的锁定。

  “畜生敢尔!”

  就在这时,一道叱喝从天而降,似乎是破开了湿地那淡淡的障雾,直奔狼王而去。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听得何心瑶娇躯止不住猛烈的一颤,鼓起勇气,连忙转过头去。

  只见一个瘦削的少年从高大的树木上疾疾而下,犹如流星坠落一般。

  手中,握着一把流动着红芒的断剑,不偏不离的刺穿了狼王的头颅!

  那凶残得不可一世的狼王,根本就预料不到危险会从天而降,连一点反抗都未做出,就一命呜呼。

  它的眼中,流露着些许的不甘。

  “秦冲?呜呜……”

  何心瑶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冷然而立的少年,失声哭喊。

  她如何会想到,在自己将要身陨的关头,那出现在眼前救下她的人,不是宋庆,不是陈居彦,而是秦冲!

  “女人哪,真是胸大无脑,好好的剑技,让你练成了什么样子,真是糟蹋了。”

  秦冲并未理会那凄美眼眸中噙着泪花的何心瑶,反而是出声嘲讽道。

  “你……你……”

  何心瑶以为秦冲会说点好话来安慰下她,没想到,后者劈头盖脸的竟然是这样侮辱人的话,气得你了半天,却再也你不出半个字。

  本来略有惊喜的俏脸,此刻布满了愤怒的紫青色。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秦冲眉角一扬,戏谑的道。

  对于一直在针对自己的何心瑶,秦冲无半点好感。

  要不是刚才是击杀狼王的最佳时机,他会不会出手救她,还是两说。

  对于何心瑶,秦冲对她的评价就是:刁蛮、孤傲、任性。

  这样的女人,秦冲几乎不想接触。

  他以前从不认识何心瑶,却被后者三番两次的找麻烦,要是能有好脾气,那才怪了。

  此时,提前逃跑的几人,已经走了过来,一个个狼狈不堪的坐到了地上。

  面对着秦冲的质问,何心瑶根本就答不上话。

  在危急时刻被救,就算她平时再刁蛮任性,却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不再理会这几个家伙,秦冲屁颠屁颠的开始处理狼王。

  狼王一死,狼群已经四散奔逃,秦冲不必担心狼群会再杀回来。

  狼皮,狼牙都被秦冲收入囊中。

  这些东西,可都是值钱的玩意儿,只需要到大街上摆个摊,就能有不少的钱财入账。

  过惯了穷日子,秦冲对于任何一种能够赚钱的东西,都不会放过。

  将狼王身上有价值的东西都采集了个遍,秦冲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何心瑶的面前,将长满茧子的手伸了出来,轻咳了两声:“何大小姐,既然我救了你的性命,你应该有所表示吧。”

  “什么?”

  何心瑶惊愕的胸口一堵,痴傻在了当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她还未搞懂秦冲是什么意思。

  “还用我说吗?你以为我会好心的救你们?恐怕就算是换做何大小姐,也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吧,你还是把身上的灵草交出来吧。”

  秦冲轻摇着头,眼神斜斜的扫着几人,那模样,十分的欠扁。

  可惜,何心瑶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又如何是秦冲的对手,气得牙齿磨得咯咯直响,却毫无办法。

  狠狠地的瞪着秦冲,何心瑶那被救时的一点感动早已消失无踪,如果可以,她真想一剑杀了他。

  “快点,在这湿地之中可是危险重重,我的耐心有限,要是这思想一出岔子,不小心随便动一下,恐怕你何大小姐的脸上,怕是要留下点记忆了。”

  秦冲说着,手中的断剑却是重新耀起了红芒,那红色的光芒映衬在何心瑶的脸上,寒意渐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