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练出剑耀,不能出去……谢谢秦冲大哥出手相救。”香琴慢慢镇静了下来,挤出一丝苍白的笑。

  秦冲点了点头叮嘱了几句,便转身离去。

  此刻,丛林外却并非只有胡长天一人。站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个年轻人。

  “长天师叔,你怎么还呆在这?”一个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女疑惑问道。

  要知道,掌握剑耀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胡长天没有必要呆在这里。

  闻言,胡长天那张严苛的脸上并未露出笑容,只是点了点头,低沉的说道:“我在等一个人。”

  “等人?”说话的乃是一个身穿白衫的儒雅青年。

  “恩,一个挺倔的孩子。只是不知,明日他能不能出得来。”

  胡长天回想起秦冲那双坚定的黑眸,心中难免多了几分期待。

  然而,胡长天的话,却是让身旁的少男少女有些不淡定了。

  “咳咳,长天师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剑崖苦修才开始九天时间吧……”儒雅青年笑道:“莫说九天,就是半个月,一个人也出不来。以我们如雪师妹的天资,当时也是花了十七天才出来。”

  被称作如雪的貌美少女,脸上随之扬起一丝自得。

  能在天才辈出的万剑宗脱颖而出,她有这个资本自得。

  胡长天转身看了眼何心瑶,点了点头:“恩,除了那个十五天修出剑耀的小子,接下来就是你了。不过,秦冲不像一个夸口的人。”

  “秦冲?”儒雅少年脸色一变。

  “恩?居彦师兄认识他?”何心瑶一脸诧异。

  “如雪师妹可曾记得,宗族大会上因偷盗剑术而被人挑断武脉的那个少年?”陈居彦说道。

  闻言,何心瑶想起当时少年那委屈和愤怒的震天怒吼,俏脸也是跟着一变。

  “长天师叔,若是说别人要十天出来,我倒还会信一些。只是既然是秦冲说的……”陈居彦笑了笑,看了眼何心瑶,说道:“怕是得半年才能出来。”

  “一个万剑宗最弱的子弟,怎会如此猖狂?”何心瑶摆出一副教训的模样,说道:“猖狂,也要有猖狂的资本。”

  “如今秦冲的武脉恢复了,而且武脉扩张了一倍。”胡长天说道。

  什么?”陈居彦脸色大变。

  不必猜,这个人一定获得了什么机缘。

  “长天师叔,明日,我也要参加灵草争夺。”何心瑶嘟着嘴说道。

  “为何?”胡长天有些吃惊,何心瑶乃是万剑宗年轻一代子弟中,天赋较高的人。凭此,早些时候便被内定成了内门子弟。

  所以,这些考核对于她而言,可有可无。

  “因为无聊呗,不过总算跳出来个像样的家伙。”何心瑶嗤一声笑了出来。

  “呵呵,如雪师妹可不要抢了第一名,总得给人留些机会……特别是秦冲。”陈居彦温和的笑道。

  何心瑶点了点头:“本姑娘不会欺负他们的,至于秦冲么?居彦师兄多虑了,大言不惭,十天练成剑耀,他以为他是谁。”

  何心瑶的话音刚落,绿色的丛林内,一道身影疾驰而出,片刻间站在三人面前。

  “长天师叔,我出来了。”对着胡长天微微一笑,秦冲抱了抱拳。

  “秦冲?!”胡长天一脸错愕。

  陈居彦和何心瑶二人,更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你练成了?”胡长天的声音里,又是震惊又是怀疑。

  看fM正&B版章%节K5上'酷X匠网ur

  “恩。”

  话音刚落,秦冲将断剑祭出,而后意念一动,便是见得阵阵红芒闪烁而起。

  这一幕,登时让何心瑶那张美貌的脸蛋,变得目瞪口呆起来。

  “竟然是真的!”胡长天脸上的惊讶变成了惊骇。

  九天时间,直接将剑崖苦修的记录破掉,而且超了第一名六天,更是超何心瑶整整八天!

  何心瑶的脸色,瞬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哼,秦冲,肯定是你提前修炼了。”何心瑶鄙夷的看了眼秦冲,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冷笑道:“能偷剑术的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我说了,我没偷剑术。”

  秦冲变得阴冷的目光,随之落在了何心瑶那张俊俏的脸上。

  “如雪!”胡长天提醒一声。

  何心瑶在年轻一代中的名气,虽不能跟沈南燕相比,但也是赫赫有名。

  让她出名的,除了卓越的天赋和美貌外,更多的还是背景。

  此刻见何心瑶出口伤人,胡长天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我说的是事实。”何心瑶撇撇嘴:“九天时间练出剑耀,秦冲,你以为本姑娘会信么?”

  淡淡的瞥了一眼何心瑶,秦冲耸了耸肩:“你信不信关我屁事?”

  “你!”何心瑶俏脸一怒。

  “秦冲,注意你的话。”陈居彦也是沉着一张脸。

  “呵呵,她污蔑我时你怎么不说?”

  “因为如雪师妹说的是事实。”陈居彦喝道,“秦冲,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作为师兄,我劝你还是自重一些。不然,太张扬是会惹麻烦的。”

  “你是在威胁我么?”

  为什么总有些人见不得自己好?为什么这些人看不到自己背后的付出?

  “都不要吵了!”见三人之间的矛盾越发尖锐,胡长天出声制止。

  闻言,何心瑶瞪了一眼秦冲,才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长天师叔,并非我们要惹事的,只是秦冲他——”陈居彦的话尚未说完,便是被胡长天打断。

  “他,只花了九天时间就练出剑耀,这是事实。”胡长天绷着脸,一字一顿的说道:“同门之内,不得互相妒忌,你们忘了吗?”

  “妒忌他?长天师叔,本姑娘天资卓越,用得着妒忌他!”何心瑶生气的说道。

  “明日便是灵草审核了,你们之间若是想分个高低,明日可见分晓。”胡长天道。

  闻言,何心瑶脸色才是稍稍好看了一些,冲着正在抚剑的秦冲道:“本姑娘决定了,明日的比赛,顺便拿个第一。秦冲,这是你自找的,惹怒了我,你会后悔的。秦冲?喂!你怎么不看我?”

  秦冲对着长天师叔一抱拳,“那弟子先告辞了。”

  “你……气死我了!竟敢无视我!明天有你好看!”对着秦冲瞪了一眼,何心瑶扭头就走。

  “哎,如雪师妹,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计较。如雪师妹,等等我啊!”陈居彦一改儒雅的淡定模样,急匆匆的跟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