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精神力的耗竭,让秦冲双眼发黑,疲惫不堪。

  所幸,就在这最后一刻,那灰色的断剑,终于是浮出了一个红色的光点。

  紧接着,第二个光点、第三个、第四个……

  眨眼间,红芒如水流般灌满整柄断剑,折断的部分,则是被红色的剑魂所取代,整柄断剑看起来,至少有了完整体的模样。

  “终于成功了!”

  顾不得身体的虚弱,秦冲一把将断剑高高扬起,放声大吼。

  ……

  丛林内,一个长着刀疤的少年,正是扛着那柄重剑,带着其余四人满丛林地搜寻着。

  “秦冲,最好不要让小爷找到,否则的话,我定将你斩成两半。”

  不耐烦的将重剑插在泥地上,刀疤少年恶狠狠的扫视周围。

  “大哥,你说秦冲会不会被三纹豹吃掉了。”一少年道:“都找这么久了,除了那些修炼的外门子弟,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沙师兄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尸体,找到个手啊,脚啊什么的带回去也行。”

  “那个臭婊子呢?”刀疤少年抽了下鼻子,抬头问道。

  “在这里,大哥。”一个少年,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香琴带了过来。

  刀疤少年走上去,便是啪啪甩了两巴掌,直打的香琴脸上刚愈合的伤口,又是流出血来。

  只不过,这个少女却是咬着牙不吭一声,她是在去找胡长天的路上被截住的。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秦冲的下落,我可饶你不死!”刀疤少年怒道:“小爷没耐心再陪你玩了。”

  香琴一如既往的抿着嘴,死死的盯着刀疤少年。

  刀疤少年被这种眼神盯着浑身不舒服,耐性也被彻底的磨光了。

  “软硬不吃的狗东西,你们这些孤儿,都是贱种,他妈的贱种!把她衣服都给我撕了,小爷我就在这里上了她!”

  言罢,那些少年,便是要伸手撕去香琴的衣服。

  “放开她!”

  一道香琴颇为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她伤痕累累的身躯,随之一颤。

  “秦、秦冲大哥?”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丛林内,一个手持灰色断剑的少年缓缓走出……

  酷匠@W网1x首{$发@*

  “秦冲?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这几天小爷可真是想死你了!”

  刀疤少年哐的一声,将肩膀上的重剑插入地面,便是听得咔擦数声,竟是爆出数道裂缝。

  其余四个少年见此,皆是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看到了么?这叫重剑术!小子,这次你可是插翅难飞了。”

  刀疤少年习惯性的抽了抽鼻子,犹如一头饿狼般盯着秦冲,露出了一抹冷笑。

  只是,秦冲连看都未看他们一眼,径直的朝着香琴走去。

  当那两道冷峻的目光,落在香琴脸上鲜红的掌印上时,秦冲的身上,阵阵寒意不可遏制的涌现而出。

  “对一个女孩下这么重的毒手,你们也配当男人?”秦冲怒视着刀疤少年吼道。

  “死到临头你还有闲心管别人,重剑术,斩!”

  刀疤少年一声长啸,那宽大的重剑竟是被他往上提起,由下而上斜着朝秦冲用力劈去!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狂猛的力道,若是稍有不慎,定会被生生劈成两半。

  秦冲一声大喝,右脚用力朝着地面狠狠一踏,整个人被一股力量往上推起。

  “哗!”

  那罡风掠过的巨响,令的秦冲背后也是生出一股寒意。

  “这小子,反应竟然变得这么快?!”

  见秦冲竟然躲过自己的重剑术,刀疤少年脸庞上难免有些惊讶。要知道,重剑术的施展之下,剑体将会变得极为轻盈,速度更是上升了一个层次。

  秦冲心中也是诧异,若是换做九天前的自己,是绝对躲不过这一招的。

  “死!”

  那刀疤少年不信邪,见秦冲身处半空中,眼角瞬间掠过一道冷光。

  “这一次,我看你如何借力脱逃!”

  青铜级灵剑,隐隐之间发出一声咆哮,极快的速度之下,带出了一道斑驳的剑影。

  “哈哈,老子的凌天剑配合重剑术,就是武徒四重的人也承受不住,更何况你一个三重的渣渣!”刀疤少年劈出一道剑影,嘴角带着高傲的冷笑,他似乎已经见到,秦冲那张清秀的脸,被狠狠劈碎的画面。

  对于一个没有掌握飞行功法的武者而言,半空中的对决,就是噩梦。

  然而,武者之中的王者,剑修,却是有其独特的破解之法。

  只见那道剑影距离秦冲的腹部,仅仅只有不到半米之时,突然一道妖异的红光,陡然浮现。

  “断剑,斩!”

  “嗤——”

  随着秦冲话音刚落,一道令人浑身不舒服的尖锐摩擦声传来。伴随其后的,乃是一团耀眼的火花,抛射而出。

  继而,在那抛洒而出的火花之中,可见的一柄灰色断剑,正发出妖异的红芒,同那青铜级灵剑所劈出的剑影,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

  轰隆巨响随之而来,秦冲一个翻身,便是在漫天飞舞的火花之中,轻灵的落在香琴身边,一脸淡然的望着跪倒在地的刀疤少年,冷笑一声:“凭你,也想杀我?”

  “剑、剑耀……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刀疤少年捂着血流不止的胸口,那张变得灰白的脸上,满是一片惊愕的神色。

  要知道,九天前的秦冲,可是被对方打的落花流水,他的实力怎么提升的这么快?

  秦冲竟然将剑耀都练出来了!

  一旁的香琴见此一幕,难以置信的捂着小嘴看着秦冲:“秦、秦冲大哥……”

  嘴角慢慢的浮起一抹冷笑,秦冲一步步的朝着刀疤少年走去:“看来该结束了。”

  “你、你要干什么?”

  秦冲身上的杀意,让刀疤少年如坠冰窖。

  “我们上!砍死他!”另外四个少年见状,齐声大喝,便是手持灵剑冲向秦冲。

  一刻钟,仅仅过去一刻钟,那四个武徒三重的少年成了死尸。

  随之而来的,是空气中突然弥漫而出的尿骚味。

  只见刀疤少年的裆部,竟是湿了一片。

  “大哥,饶命啊!我求求你……”

  “你的话太多了!”

  秦冲冷笑一声,身形猛地往前一冲,掠起断剑,一剑捅入刀疤少年胸口。

  “走吧。”

  “走……走去哪?”香琴半晌才是回过神来,只不过眼神中依旧有些惊慌。

  “找长天师叔。”

  秦冲耸了耸肩,瞥了眼地上的五具尸体。对于这种人,杀了便是杀了,他绝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毕竟,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