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哥哥已经死了,你喊他他也听不见,哈哈哈哈。”刘振把少女按到床上,急不可耐地解开缠在腰间的布带。

  跟随而来的三位少年本是守在门外,此时却忍不住朝里面张望。

  然而,就在这危急时刻,树林内一道身影猛地飞奔而出。

  “砰砰砰!”

  三声尖锐的响声过后,站在屋外的三人闷哼一声直接被踢飞出去。

  刘振急忙转头一看,看到屋外站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有点眼熟。

  一瞬之间,踢晕三人。此人的实力比自己不知高出多少!

  刘振脸色一变,赶紧将裤子重新提上,声音都是有些颤抖:“你、你什么人?”

  那道黑影并未出声,唯独阵阵寒冷的杀意弥漫而出。紧接着,便是听得秦霜的声音传出。

  “哥哥!”

  “哥哥?”刘振脑子轰得一声懵了。

  秦冲不是已经死了吗?他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

  “刘振,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U酷J匠《网:正}%版首:发●

  来者走到屋中,月光下,那浑身血污,双眼通红,青筋暴起犹如魔兽的少年,不是秦冲还能是谁。

  “你、你……”指着秦冲,刘振脸庞满是惊骇,惊道:“武徒三重!”

  “此生,我唯有霜儿一个亲人。杀我是旧恨,辱她是新仇。刘振,为何你不放我兄妹一条生路!霜儿,把眼睛闭上!”

  秦霜的话音刚落,右脚之下的地面,便是被一股力量崩裂。秦冲的身影,犹如离弦之箭般,狠狠的撞向刘振。

  “噗!”武徒三重的全力撞击之下,刘振顿觉胸腹一阵绞痛,数口脓血直接喷出。

  “门派规矩,我不杀你,但我要让你也尝尝变成废物的滋味!”秦冲对着丹田部位一拳轰出。

  “你敢!”刘振想要拼命,可他的动作太慢了,秦冲的拳头,已经将其丹田,瞬间击碎。

  “啊啊啊!秦冲……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刘振痛呼着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瘸子很好笑是吧?那你今后就慢慢笑吧。”秦冲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他的手臂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手少阴心经的位置,就是这儿吧。”

  秦冲的话,让刘振几乎绝望。

  “别,别,秦哥,秦爷,我错了我错了!别别——啊!”

  秦冲的脚,没有任何迟疑的碾了下去。

  龙昂峰,万剑宗十大主峰之一。同秦冲兄妹二人所在的云凌峰不同,龙昂峰山清水秀,青烟袅袅,颇似人间仙境。

  遥看云雾之中,九根巨大的青竹悚然而起,犹如九大天柱一般,令人望而生畏。而在九根巨大的青竹之前,横着一副十来米长的青色牌匾,上书“九竹宫”三个大字。

  九竹宫内,不少身穿白色劲装的年轻男女,正专心致志的习练着剑术。只不过,这些看似专注的少男少女们,则是会在习练的间隙,偷偷瞄一眼竹林内的一道靓影,眼中的目光,满是爱慕。

  那道一身紫色劲装的身影,在一片碧绿的竹林内,就像是一个美丽的仙子一般,手持长剑凌空而舞。只不过那张清纯可人的俏脸,却是寒霜满布。

  此女便是沈南燕,以冷艳闻名万剑宗的天才少女。

  “沈师姐,那小子来了。”

  趁沈南燕练完一整套剑术,一个容貌俊俏的少女忙是走上前去,对着沈南燕低声耳语。

  “恩,我知道了。”

  淡淡的点了点头,沈南燕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卷有着淡淡花香的手帕,抹掉额角落下的香汗后,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才是抬起头来望着那九根巨大的青竹,说道:“下一次的宗门试炼快开始了,这几天我准备闭关。让他把仙灵草先收着吧,炼丹一事,等我出关后再说吧。”

  闻言,那名少女点了点头,脸上却是露出为难之色。

  “你还有什么事?”将长剑收入背后的剑鞘中,沈南燕黛眉微微蹙起。

  少女脸色一慌,忙是摇头:“没事,沈师姐,我没事……只是秦冲那小子,这次非要见你。”

  少女的话,令沈南燕那绝美的冰颜浮起一抹疑惑之色。

  “见我?”

  要知道,秦冲并非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以他在万剑宗落魄的模样,不会不知道这种要求,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踌躇了一会,沈南燕才是点头,淡淡的说道:“罢了,带他进来吧。”

  “带他进来?沈师姐,这里可是我们内门子弟修炼的地方,外门子弟是没资格进来的,况且秦冲那小贼,连外门子弟都算不上。我们这样做不好吧?”

  少女的言语中,有些不满。显然,在她眼中的秦冲,连踏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沈南燕说道。

  少女怔了一下,脸色有些惊慌,忙是点头离去。

  未过多时,秦冲那穿着宽大长衫的瘦削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九竹宫口。

  果不其然,秦冲的到来,顿时将那些修炼中的少男少女们引了过来,像是打量着一个丑恶的生物一般,打量着他。人群中,时不时的传来几句戏谑之声。

  “哟,这不是那个偷学剑术的废物吗?听说没偷成,反而被人废去武脉了。”

  “哈哈,这都不是关键,关键他是个外地人。根本不明白万剑宗,不是他这种人能呆的。”

  “秦冲,这里可是我们内门子弟修炼的地方,你也敢来?还不快滚!”

  一个长相算是英俊的少年,邪笑着走上前来,挡在了秦冲的面前。

  “九竹宫……”

  自始至终,脸色一直平静的秦冲,抬起眼来瞄了下那巨大的青色牌匾,而后冷冷的目光,落在那名少年的脸上:“内门子弟,很了不起吗?”

  听罢,那少年的脸色瞬间凝固了下,才是怒道:“秦冲,你一个外门子弟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断你一条狗腿!

  “打他?这小贼可是要见沈师姐的人,都别围着了。不然惹得沈师姐发怒,后果的话,哼。”少女的语气,颇有一番狐假虎威的味道。

  “他要见沈师姐?没搞错吧?”那少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沈师姐不会答应了吧?哦,我的天啊!”

  “肯定是他用了什么阴谋手段来要挟沈师姐,一个连剑术都敢偷的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不少人望着秦冲的目光,变得更加鄙夷和愤怒。

  “呵呵……”被人接二连三的扣下黑帽子,秦冲心中只能是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