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那紧闭着的红色眼瞳,竟也是睁开了。

  “嗤——”

  一道碗口粗的实质化红芒,从那眼瞳中射出,瞬间将妖异小剑整个包裹在内。

  令人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看似不可一世的妖异小剑,竟是发出一声颤抖的轻鸣。周围环绕的戾气,居然也是在急剧的减弱之中。

  小剑竟被压制了!

  “怎么回事?”

  亲眼目睹这突然变化的一幕,秦冲又惊又喜,但灵魂深处犹如烈焰灼烧般的疼痛,令他双眼一翻直接晕厥过去。

  待得醒来之时,秦冲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而那柄红色小剑,也不知去向。

  “我还活着……”秦冲站起身来,而后身子突然怔住了,脸上露出一抹惊诧:“我的脚?”

  只见他踢了踢右脚,脸上还是有些不信,直到他用手狠狠的掐了一把,感受到皮肤上传来的疼痛,才是惊喜出声:“好了?居然好了?”

  丹田内一阵温热,让秦冲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武脉上,他的眼中随之出现了一抹狂喜。

  “难道我的脚能恢复,是因为武脉修复了?”

  秦冲试探着运转自己的丹田,一道若隐若现的玄气,竟是隐隐飘出。

  “玄气!我的武脉真的恢复了!”秦冲一脸惊讶,狂喜喊道。

  与此同时,在第一缕玄气出现之后,丹田之内,被压抑三年的玄气开始疯狂的攒动。

  “哗啦啦——”

  随着玄气的充盈,秦冲身上也是散发出强猛的罡风,将其脚下的杂草和碎石,以及那燃烧了一半的线香刮得环绕飞舞。

  “轰!”一圈肉眼难见的波动,自秦冲身躯扩散而出,将周遭的石子震得四散滚落。

  玄气的充盈,顿时让秦冲踏入剑修的初级状态。然而,不断涌出的玄气没有任何停息的模样。短短一刻钟后,秦冲周边猛地又是荡起一圈能量波。

  “武徒二重!”

  三个时辰后,疯狂的玄气,在产生第三圈能量波动后,终于是停了下来。

  “三、三重了?!”

  气喘吁吁的秦冲,不敢相信的看着龟裂开来的地面,心内的震撼难以描述。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还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废物,瘸子。

  而现在,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了三年前武脉被废除前的水平,还拔高了一级!

  短暂的兴奋过后,秦冲顿时冷静下来,他知道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跟那眼瞳有关?”秦冲不由得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幕。

  秦冲细细一想,既紧张又期待,赶忙将红色眼瞳召唤出来。

  只不过,那依然紧闭的瞳孔并无异样,还是没有丝毫的力量波动。

  “这就奇怪了,那柄红色的小剑,哪去了?”

  正当秦冲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柄猩红的妖异小剑,缓缓的浮现在自己的意识中。

  “双、双生武魂!”秦冲的双眼,一片惊愕一般情况下,每个修炼者体内只能存在一种武魂,而最符合大陆修炼体系的武魂,则是剑武魂。修炼剑武魂者,称之为剑修。

  而有一种天赋远超剑修的存在,便是拥有除了剑武魂外的另一种武魂,双生武魂。

  酷O匠=M网_唯$一s正版},“其8他'》都"是)盗`(版;

  双生武魂者,凤毛麟角般稀少,通常都是那些修炼的天才。

  秦冲聚精会神的欣赏着脑海中的妖异小剑,看着那红芒如水流般,缓缓流动于剑柄之上,不由啧啧称奇道:“剑有两种,一是摸得着的剑体,一是武魂中的剑魂。没想到这柄小剑,会是一道剑魂……怪了,这道剑魂竟然能被我所用,莫非是那只眼瞳吞噬了它?”

  想到这,秦冲表情呆了呆。

  吞噬武魂,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想了半晌,秦冲也没想出个结果来:“算了,管它是什么武魂,不至于害我便好。”

  言罢,秦冲的拳头渐渐握紧,想起刘振等人临走前的嚣张模样,嘴角抿起了一抹冷笑。

  “刘振,我来了……”

  青云山,云凌峰,十峰之一。

  山峰高则入云,低则成谷,水流冲刷在巨石上激起层层浪,引得凶狠的大型魔兽引喉长啸,惊鸟四飞。

  这群受惊的飞鸟不约而同的朝着云凌峰的另一处地方飞去,尽皆落在一根横生而出的粗大枝干上,屋前站着一位长裙少女,长相极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少女清纯可人的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和自责,轻轻呢喃道:“哥哥为了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前日又偷上剑崖被发现,该如何是好呢?”

  “那就是秦冲的妹妹了。”

  树林之内,有四个少年躲在几颗大树之后,看着秦霜而流露出的目光,非常猥琐。

  “嘿嘿,秦冲十七岁,她我看也才十五岁吧。十五岁就有这等美貌,若是等她长大了,那还得了。”一人搓着双手,嘿嘿笑着。

  “只可惜,长得这么漂亮的人,却是个病秧子。”另一人惋惜道。

  刘振抬手撑在古树上,目光紧紧盯着那回到屋前的秦霜,嘿嘿笑道:“待会我会温柔点,保证让她舒服的上天。”

  “你真要上她,那万一沈师姐追究下来怎么办?”

  提到沈南燕,刘振眉头皱了皱。

  沈南燕,万剑宗人尽皆知的冷美人。天赋不凡,姿色又是上等又有背景,可谓是万剑宗每个男弟子的梦中情人。

  这样一个冷艳的妙人,对秦冲兄妹俩照顾有加,关系不可说不密。

  “也不知秦冲那小贱种用了什么办法,竟会让沈师姐答应替他炼制丹药。这等待遇,万剑宗内可是没几个人享受的到。”一人叹息道。

  “呵呵,所以,那小子才会被人废了武脉。”刘振听罢,脸上的妒意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森然冷意:“人要有自知之明,像他那种废物,不是死在我手上,也是死在别人手上。废话少说,这小妮子长得这么水灵,又重病在身,我先下手为强,今晚就爽一爽。”

  刘振四人也不藏着掖着着,直接朝着少女飞奔而来。

  想不到蓦然间会窜出四个人,秦霜吓的连连后退,叫道:“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说,大晚上我找上门想干啥,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刘振手臂一张,朝着秦霜抓来。

  秦霜“啊”的一声退到屋中就要关门,门板被刘振一脚踢裂了。

  刘振邪笑着一抓,“呲啦”一声,秦霜淡黄色的长裙,刹那间便是被撕裂开来。

  “不要过来!哥哥……哥哥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