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之后,秦风一行人来到卧牛山脉。

  卧牛山脉古木遮天,危机四伏,生活在这里的猛兽皆是十分强大难缠。

  他们遭遇的拦路猛兽实力越来越强,单靠秦风欧阳梁等人已经难以应付,赵平山不得不亲自出手了打退了几波野兽。

  众人在崎岖的山中行进,小心的警惕着。

  自从黑线蛇的事件之后,躲在暗处的人再没有出过手,但几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轰!

  众人侧面的地上,大团落叶碎土忽然炸开,一条巨大的蜈蚣窜出来半个身子,嘶鸣一声,带着滚滚腥风向秦风悍然咬来!

  秦风头皮发麻,抬手握剑。

  他眼中的那丝惊慌霎时褪去,目光一片冰冷。

  秦风的长剑正要出鞘,身体却忽然被人狠狠一撞,被撞到了一旁。

  秦风微微一惊,竟是江飞龙将他撞开!

  江飞龙撞开秦风之后,双手持枪,一声怒吼,手中银蛇枪带着恐怖力量抡开,狠狠扫在了那巨型蜈蚣的头上,将它的攻击扫偏。

  然而那巨型武功乃是练肉七重的猛兽,虽然猝不及防吃了江飞龙一记闷亏,但它宛如长矛利刃般的腿足挥斩而过,直接将江飞龙扫飞出去。

  饶是江飞龙以长枪格挡了这一击,仍是受了内伤,落地后喷出一口鲜血,面色发白。

  赵平山双目圆睁,冲那巨型蜈蚣当头狂冲过去,同时厉声大吼:“你们散开,伺机偷袭骚扰。不要跟这畜生硬拼!这巨型蜈蚣是山中异种,不好对付!”

  欧阳梁眼中战意熊熊,拖着双手重剑向那巨型蜈蚣的埋在土里的下半身冲去。然而巨型蜈蚣一声嘶吼,疯狂攻击赵平山的同时,它的下半身猛然掀起大片土浪从地下拔了出来,悍然横扫。

  全身都露出地面的这巨型蜈蚣足有二十米长,周身披着黑色硬壳,密密麻麻的腿足根根如同钢矛长刀,锋利无比。

  它下身横扫,在地面掀起碎土与腐叶的大浪,所过之处,一颗颗大树都被生生斩断。

  欧阳梁大惊,他轻功不高,此刻已经是躲闪不及。欧阳梁来不及后悔,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与疯狂,他怒吼一声,周身血气奔腾,血肉皮膜赤红如火,恐怖的热量轰然爆散开来。

  欧阳梁速度猛增,持剑狂冲而去,他身躯旋转,双手大剑在身外疯狂轮转,竟生生掀起一道恐怖的剑刃龙卷!

  双手剑技:狂龙怒卷!

  轰!轰!轰!

  赵平山与巨型蜈蚣悍然对轰,恐怖的战斗令大地都在震颤。

  欧阳梁的剑招与巨型蜈蚣的甩尾狠狠相撞,巨型蜈蚣痛吼一声,数根腿足被斩断,一侧身躯被大剑撕裂,喷洒出绿色的鲜血。

  而欧阳梁则是直接被扫飞出去,他双手炸裂,长剑脱手。人在空中,鲜血便已狂喷而出。

  一道娇小的身影纵身跃起将欧阳梁接住,落地之后连退十数步,在地上踏出十数个深坑,最后以后背撞在一棵古树树干上,这才停下。

  赵玲珑口角溢血,咳嗽着将欧阳梁放下。

  欧阳梁艰难地道了声谢谢。

  赵玲珑笑道:“没事,这样我们都是轻伤而已,要是我不管你,你就是受重伤了。”

  欧阳梁正要说话,却蓦然一惊。

  秦风目光冰冷,从两人身侧狂冲而过,竟是冲那巨型蜈蚣的尾部杀去!

  欧阳梁惊道:“秦风,你疯了吗,别过去!”

  然而秦风如同没有听到他的呼喊,直接狂冲而去。

  酷d匠/b网唯一yQ正版J*,其l他(都?G是。l盗l版A5

  巨型蜈蚣的尾部受伤之后已经停止了横扫,而是不断甩动翻腾,掀起层层落叶土浪,遮天蔽日。

  秦风狂冲而来,直接施展追风斩,杀尽了那混乱土浪之中。

  在赵玲珑等人惊骇担忧的目光中,那遮天土浪蓦然翻腾,有剑吟震响,恐怖的剑意直冲云霄。

  轰!轰!轰!

  土浪之中接连震响,有一道血光纵横闪烁,如狂龙肆虐,利剑冲杀。

  剑声若龙吟,响成一片。

  七龙破阵!

  巨型蜈蚣仰天痛吼,周身剧颤。

  秦风的身影冲天而起,土浪坠落,显露出巨型蜈蚣凄惨无比的尾部。

  此时巨型蜈蚣的尾部多出数道剑痕,多条腿足被废,尤其是被欧阳梁以大剑斩开的那处伤口被狠狠地扩大撕裂,鲜血喷涌而出,狼狈无比。

  巨型蜈蚣疯狂甩动尾部,将地面破坏的一片狼藉。而秦风踩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借力,整个人如利箭一般飞射而出,直冲巨型蜈蚣的头部而去。

  人在空中,秦风长剑出鞘,脱手飞出。剑吟震响,长剑化作一道银龙般的剑光狰狞飞舞,撕裂巨型蜈蚣的面孔,飞旋而回。

  本来跟赵平山打得十分激烈的巨型蜈蚣因秦风而大受干扰。

  赵平山顾不得惊叹秦风的冷静与强大,他抓住机会纵身跃起,一拳从巨型蜈蚣的下颌轰入,而后变掌为刀,悍然撕裂出一道恐怖伤口。巨型蜈蚣的鲜血不要钱一般泼洒而下,如同下了一场绿色的血雨。

  巨型蜈蚣痛吼嘶鸣,气息大降。

  赵平山抱着巨型蜈蚣的头颅落下地来,大吼一声:“第七节!”

  秦风目光璀璨,人在空中,持剑向着巨型蜈蚣第七节身体悍然斩下!

  降龙斩!

  巨型蜈蚣挣动嘶鸣,身上甲壳乌光闪烁,宛如钢铁一般。

  赵平山怒目大吼,双臂肌肉隆起,抱着巨型蜈蚣的头部愤然发力,竟将巨型蜈蚣的身体整个掀翻过来!

  秦风持剑斩下,斩开巨型蜈蚣并不坚固的灰色腹甲,将它的第七节肢体狠狠破开。

  鲜血喷涌,秦风长剑一搅,斩断其中血脉,从巨型蜈蚣的第七节身体里挑出一枚赤红带绿的血丹。

  巨型蜈蚣嘶鸣声越来越弱,挣扎也逐渐无力下去,最终彻底死绝一动不动。

  众人围拢过来,惊赞之后,迅速剥取着巨型蜈蚣的尸体。

  这巨型蜈蚣是山中异种,背甲比钢铁还要坚硬,是炼器的好材料。它的腿足、牙齿、毒腺也都颇有价值。这些东西就算自己用不上,拿去卖钱也能值不少银两。

  只不过,储物袋的空间太小,而这蜈蚣又太过巨大,因此众人只是采取了很小一部分素材,就无力再拿。

  秦风将蜈蚣的血丹递给赵平山,赵平山摆手示意自己不要,让秦风自己收下。

  赵平山催促众人迅速结束素材剥取,赶快离开。

  他们一行人多数受了伤,找到了一处山洞修养。

  到了山洞,众人才发现赵平山的面色十分之差,脸上透着一股黑气。

  众人吃了一惊,看到赵平山右臂上有一道漆黑如墨的伤口。

  之前赵平山抱着巨型蜈蚣的头角力,竟是被咬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