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平山取出随身带着的解毒药服下,面上黑气稍微褪去了一些,却无法彻底解毒。

  江飞龙眉头紧皱,道:“平山师兄,你这样不是办法,一定要尽快解毒才行!你见多识广,知不知道那巨型蜈蚣的毒要怎么才能彻底解掉?”

  赵平山强笑道:“不用担心,我休息一晚,等我明天好些了我就去寻找能解这蜈蚣毒的药草。”

  赵玲珑道:“师兄你别硬撑了,你告诉我们解毒的药草长什么样子,我们这就去给你采回来!”

  “不行,已经是傍晚,山林之中猛兽横行,你们又都受了伤,出去采药太危险了。”赵平山摇头道。

  江飞龙面色冷峻,道:“我受伤不重,我去采药!”

  然而从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不,我去。”

  秦风上前一步,目光坚定,道:“这里只有我没有受伤,我去采药!”他看着赵平山道:“平山师兄,还请你告诉我解毒药的样子,我去帮你采药。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赵平山犹豫一阵,想到了之前与巨型蜈蚣战斗时秦风的杰出表现,他咬咬牙,道:“好,我相信你。能解我身上蜈蚣毒的药名叫紫云草。这草高有半尺,紫叶红花,叶片生有血色纹路,特征十分明显。你出去在附近寻找一番,如果能找到就带回来,如果找不到也绝不要勉强!”

  秦风点头答应,让众人在山洞好好养伤,独自一人提剑而出。

  秦风走后,众人都盘坐疗伤,过了一阵,江飞龙忽然站起身来,道:“你们疗伤,我出去巡逻,顺便准备接应秦风师弟。”

  赵平山点头道:“那你小心。”

  江飞龙点头,离开山洞,在附近的山林中巡逻警示。

  没一会儿,洞外忽然传来江飞龙的冷声厉喝。

  “什么人?!站住!”

  而后便听得江飞龙施展身法向一个方向狂追而去。

  山洞里的三人都是一惊,赶忙来到洞外,却已不见了江飞龙的身影。

  赵平山面色难看,怒道:“江飞龙太鲁莽了,他都没弄清敌人是谁,怎么能一个人追过去。他如今身上有伤,如果遇到危险,自保都是问题!”

  赵玲珑满脸焦急,道:“师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赵平山阴沉着脸,沉默一阵,道:“回山洞,好好疗伤,等他们回来。我们三人如今的状态太差,不宜离开这山洞。若真有什么人杀到这里来,那就让我来对付!”

  赵玲珑与欧阳梁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只能是退回山洞里养伤。

  赵平山目光阴沉地四下扫视了一周,而后也缓缓退回了山洞。

  秦风在山林中一路奔行,他的目光锐利,不断扫视着附近地面上的各种野草,寻找着紫云草的踪影。

  秦风记得曾听张碧月说过,但凡毒物活动的区域,通常都会生长着解毒的药草。因此,他此时是在前往下午时众人与那巨型蜈蚣战斗的地方。

  秦风到达目的地时,夕阳已经快要完全坠落。

  暗淡的阳光经过树林上方茂密的枝叶遮挡,洒下大片的昏暗。

  昏暗的林间,几只猛兽正在痛快啃食着巨型蜈蚣的尸体。

  这几只猛兽实力都不算高,秦风目光冰冷,仗剑杀过,将它们全部斩杀。

  秦风剥取了几只猛兽的血丹,而后左手一挥,地面上还有大半的巨型蜈蚣的尸体凭空消失。

  储物袋装不下这巨型蜈蚣的尸体,但秦风的储物戒指空间巨大,装这点东西绰绰有余。

  秦风前来这里,便打定了主意顺便收取巨型蜈蚣的尸体。

  收取了巨型蜈蚣之后,秦风在这片区域迅速穿行,寻找着紫云草。

  此时天色昏暗,地上则是杂草丛生,要寻找一株紫色药草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秦风找的很仔细,却一直寻找不到。

  M}更新*g最Z快P上酷`匠K网

  天空之中,月亮升起,月光透过林间枝叶洒下银色的光斑。

  树林间蓦然想起奇异的声响,一抹黑影在树林枝杈间闪烁穿行。

  秦风目光一冷,按剑而立,身上冰冷的剑意弥散开来,令这林间平添一股冷意。

  有尖锐诡异的笑声传来,一道人影迅速逼近。

  那人影一身黑衣,头上黑发披散,脸上却带着一个狰狞的银色面具,看起来十分邪异恐怖。

  他身影飘忽宛如鬼魅,身躯飘摇,在一棵棵大树上轻轻借力便可飞出数十米,一路足不沾地,轻功之高,骇人听闻。

  银面人在秦风身前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停下,月光洒下,映照在他的面具之上,更添几分恐怖。

  他桀桀冷笑,面具后的一双眼睛带着杀意与戏谑,盯着地上的秦风。宛如猫看向老鼠。

  秦风眉头微皱,冷声道:“你不是李宏。”

  银面人缓缓拔出背上银白如雪的长刀,冷笑道:“我自然不是李宏,不过我却是为李宏而来杀你。你可以称呼我为:刀··魔!”

  他的声音飘忽不定,如同从九幽地府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秦风目光闪烁,身上冷意更甚。

  他看不出这刀魔的实力,但此刻容不得他恐惧。

  此时他的身边没有任何同伴,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刀魔身上散开恐怖寒意,他的眼中冷意凝结,冷冷开口:“死吧!”

  他纵身而下,冰冷长刀纵斩而下,冰冷的狂风四下席卷,掀起茫茫碎枝落叶。

  秦风身上剑意冲霄,长剑锵然出鞘,带着刺目银光向上迎去。

  飞龙出渊!

  轰!轰!轰!

  寂静的山林之中接连炸响,两人对拼数招,刀风剑风四下激荡,斩碎不知多少灌木枝叶。

  刀魔的刀法凌厉万分,凶残而诡异,一招一式都极其的刁钻恐怖。秦风以飞龙剑法与他交战,丝毫占不到便宜,反而因修为的差距而被打的落入下风。

  两人身影闪烁,不断交手,秦风的手臂已经赤红如血玉,一身实力全部施展。剑光挥舞,剑吟阵阵。

  而那刀魔有面具遮掩,看不出表情。但他的眼中目光却是逐渐收起了原来的戏虐和轻视,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段时间来,他看出了秦风实力不弱,比寻常练肉三重弟子强出太多,但直到此刻真正与之交手,他才切身体会到发挥全力的秦风的恐怖。

  秦风剑意惊人,手中长剑如臂指使,而且秦风的各种剑法都练到了大成,寻常人难以学会的高深剑招在他这里全都信手拈来,层出不穷。

  只要秦风手中有剑,那他的真正实力就不可以轻易计算。

  “然而有什么用,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刀魔冷笑出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